子心固然

【盾冬】侧耳倾听 06(AU/连载)

#新人歌手纯情盾✖酒吧浪子老板冬

#本章微量NC-17  

#时间美'国1950s左右

#场景背景可参考《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私设严重

#闺蜜组、副cp锤基,微量幻红

#无特殊预警,ooc请注意

#HE,日常,或许会撒狗血

——————————————————

前文链接 :

01 02 03 04 05

——————————————————

侧耳倾听 06

 

I came inlike a wrecking ball

I never hitso hard in love

All I wantedwas to break your walls

All you everdid was break me

——————🎵Wrecking Ball



1

 

SteveRogers是个极为老派而正直的绅士,这是Brooklyn的女孩儿们都知道的事情。他像一个被时光抛弃在过去的老古董,在这个开放的时代显得保守、顽固、甚至可以说是无趣。

 

“我的天,那简直是灾难!跟他接吻像在亲吻一块冰冷的石像!”他的一位前女友曾经在酒馆里当众这样嘲笑过他,“他可能是性冷淡,我就算摸他,他都不会有什么反应。跟他在一起感受不到任何热情……我不是说他那么糟糕,他是很贴心,但跟他相处就像和我的爷爷在一起一样。”

 

作为一个长相英俊标致、身材好得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的男人,他的情感经历却干净得令人难以置信,他清楚原因,但他并没有反省的打算。他一向认为真爱是限于灵魂之间的,那需要时间的累积后的了解。而当体现在肉体,他总是克制而珍惜,每一个拥抱与亲吻都需要去审慎考虑,性行为更是难以逾越的界限。Steve常在朋友嘲笑他“没有激情的恋爱不算恋爱”时告诉他们,所谓的激情不过是屈从于性欲与野蛮本能的虚伪借口。

 

本小节图链

 

2

 

Bucky走进那栋东汉普顿的庄园豪宅时,已经是晚餐时间。从曼哈顿到这个自然风光优美的顶级富人区,要开近两小时的车。他的父母周末和假期一般都会住在这边,重大的节日和社交场合也会在这边举办。毕竟这边的庄园较之曼哈顿的公寓面积更大,设施也更为奢侈,左邻右舍无不权贵,在这里居住才能更符合Barnes大法官的身份。

 

他将风衣外套递给照看庄园的老先生,微微颔首表示感谢,轻手轻脚地走上楼去。与人数明显不符的巨大餐桌旁,头发灰白的男人和妆容精致的中年妇女正在安静地喝汤。Bucky拘谨地点了点头,“父亲,母亲,晚上好。”

 

Earl Barnes把手上的汤匙搁下,慢条斯理地用胸前掖着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抬眼看向Bucky。他已经苍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很明显,但那双像鹰隼一样锐利的眼睛却依旧有神。

 

“你迟了。”他微微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站着的儿子。

 

“抱歉,父亲。”Bucky微低着头,尽量不直视他,“我那边还有些事情,处理耽误了时间。”

 

男人发出了一声冷哼,“有事情?又是你那个愚蠢的酒吧吗?”他的目光落在Bucky松开的衬衫领口露出的脖颈处,不屑又厌烦地说,“还是又去乱搞的事情?”

 

Bucky握紧了拳,耐着性子冷声道,“我有自己的工作。”

 

“工作?”Earl Barnes冷笑道,“一个没有天赋还想成名,最后彻底失败的音乐家?JamesBarnes,如果不是我给你找关系,你现在就是一个无耻的无业游民,一个吃着福利的社会国家的蛀虫……你现在也是个蛀虫,靠着家庭的力量生存…….”

 

Bucky抬起头,眼神冰凉地看着他,“我从来没求着您给我找工作,就算没成名,没有你,我自己也能活下去。”

 

“你这会儿倒是会放大话。”男人漠然地瞥了他一眼,“当时自不量力地去做什么愚蠢的音乐,最后差点自杀的人,靠着家庭活过来一转眼就想甩开一切吗?”

 

Bucky站在原地,肌肉僵硬,眼神像冰刀一般刺去,对方却明显也没有被这样的眼神吓到,冷漠地与他对视着。父子两人无声地对峙着,空气里仿佛弥漫着一点火星就会点燃的硝烟味。

 

“好了,两个人都好好吃饭。”母亲放下汤匙,柔声道,“别一回家就跟仇人相见似的。”

 

Bucky看向母亲,微微点点头,坐了下来。面前的芦笋虾仁奶油汤还在冒着白气,他拿起汤勺,舀起一匙放入口中,他一天没吃饭,此刻却觉得面前的一切都索然无味。他搁下汤勺,端起一旁的香槟。母亲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

 

“Bucky,明天Warren议员家的二女儿开生日宴会,他们寄了邀请函来。”

 

又是相亲。Bucky不动声色地搁下酒杯,“我明天还有安排,我得回曼哈顿,母亲。”

 

“Warren议员家的二女儿我见过,是个很聪明又能干的姑娘,而且长得美极了,像她们的妈妈。”母亲装作没听见一般继续说道,“而且她是女子学院毕业的,绝对是个优雅的淑女。总之,不能错过的好女孩儿,你必须去见见她。”

 

说到这里,Bucky知道他是逃不了的。但是他又想起下午与Steve的约定,他并不想失约,并且他走得匆忙,又一次忘记问Steve要他的联系方式了。他微微皱着眉,“可是,妈妈,我明天真的有约…….”

 

“有约就推掉。”父亲不耐烦地抬起头看着他,“反正肯定又是你哪个玩的情人。你以为你还能浪荡多久?”

 

Bucky不再回答,他知道继续的辩解也不会有用,只是低下头用叉子戳起沙拉碗里的一块熏三文鱼。

 

“看来跟以前的那些不太一样?”父亲敏锐地发现他的情绪不对,一挑眉,“看来我需要找人好好查一下?”

 

母亲忙使了个眼色给Earl Barnes,转头对Bucky说道,“Bucky,你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你应该不会把自己放进去吧?”

 

她说到这里,仔细观察了一下Bucky,继续说道,“别动真心,Bucky,你有你需要的人生。不然我们也不知道会做什么了。”

 

他抿了一下唇,抬起头来对母亲笑了一下,眼神却凉如十二月的纽约东河。

 

“您多虑了。我根本没有真心。”

 

真心是种奢侈品,对他们这种位置而言。不是伤了对方,就是杀了自己。

 

“我明天会去参加Warren小姐的生日宴的。”


————————————


军训两周已成为焦炭心,这章还是在军歌比赛的时候悄咪咪码的

半个月没码字手感极差,后面写个pwp复健恢复一下手感

悄悄给这个坑撒把土

在这里征集这篇文开头的歌呀,如果各位有很喜欢的英文歌阔以推给我,有合适后面剧情的歌我会在后面的章节节选在最前面der!


评论(1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