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8(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本章预警:无预警 剧情章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8

 

 

Let life be short, else shame will be toolong.

让生命短暂,以免耻辱深长。

——Shakespeare《亨利五世》

 

 

 

1

 

平静安宁的时间不能治疗伤口,却能麻痹痛感。

 

他带着那满身血肉模糊的伤口,像是搁浅在海滩的鲸鱼。时间的海浪温柔而残忍,带着苦辣的盐分和粗糙的泥沙一遍遍冲刷过伤口,从刻骨钻心的刺痛,到最后的被腐蚀到只剩下没有血色的肌肉纹理,麻木到以为伤口根本不存在。

 

他开始习惯于、依赖于、甚至沉溺于那腐蚀着他一切痛楚与记忆的温柔浪潮。它同时在腐蚀他的灵魂,可他与死人无异,他要灵魂也没什么用。

 

这是Bucky Barnes已经习以为常的早晨,尽管Steve Rogers并非每天都是早晨出现,但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他坐在床边的生活好像已经成为惯例。对方悉心照顾,温和地聊天,手上做自己的事情;然后他被沉重的枷锁铐好,躺着一动不动地睁着眼,对Steve的一切行动不做任何反应,像女孩儿床上精致逼真却死气沉沉的人偶。

 

伦敦的夏天是全年最好的季节。这座城市常年多雨阴郁,乌云时常光顾,潮湿粘腻的空气捆绑在皮肤上,让人沉重疲倦。而伦敦的夏天却是轻盈可人的,蓊郁绿树与繁盛花簇,阳光灵动得如千万只精灵钻进各个角落。连一向缺失日照的伦敦塔里,现在都被这慷慨的温暖光线笼进了和煦的柔光中,冰凉的刑具和牢门都显得没有那么可怖了。

 

Bucky豪华的囚笼内此刻也不例外。阳光使得室内的一切都仿佛容光焕发起来,暗红丝绒床幔上金线刺绣和流苏折射出奢侈的光,木质家具上清漆透亮,银制花瓶里带着露水的波莱罗月季白中透粉,散发出浓郁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与这生动轻快的气氛相悖的,恐怕只有坐在床边的那个面色苍白的男人。Steve Rogers正专注地看着Bucky躺在床上的侧脸,手上的笔刷在画布上珍惜而谨慎地划过。他这一个月一直在给Bucky画肖像,仿佛想把他脸上每一丝纹路都保存下来一般。他在画这些画时异常地小心翼翼,每次画完一副,都会以那种宛如诀别的悲伤眼神看着那幅画,然后搁在一旁。

 

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这点即便是每天尽量不看着他的Bucky都能发觉。他的脸色日渐苍白,身上的肌肉都缩水了一小圈,那张英俊标致的脸庞现在瘦到颧骨微微突出,眼眶更深,显得那双蓝眼睛愈发忧心忡忡。他天天都会咳嗽反胃,并且一天严重过一天,甚至到了不服用药物难以控制的地步。Steve的服药量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小药剂瓶到如今由侍女送来的水壶,却仍然没有好转。

 

BuckyBarnes反而恢复了一些气血。他封锁自己情绪的举措看来卓有成效,不再感受、思考任何事情起码让他不会再被那纠缠不休的痛苦情绪纠缠,再加上Steve Rogers一个月耐着性子的喂养,他脸上的小软肉都长回来了,皮肤看起来光泽而有着健康的淡粉。

 

温柔的时光消磨了那些尖锐的情感,仇恨也好,痛苦也罢,除了手脚上沉重的镣铐,Bucky甚至都开始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他不过是个被欺骗背叛后的失败者,是个王权的囚徒。他开始像只被驯服的狼,在金丝笼中的珍馐和主人的温柔下,忘记了在原野上主宰一切的自由与尊严,活在了一个虚假的幻梦中,隔绝了真实的世界,甚至还能感到安宁。

 

Steve病发的时候,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不是一般的风寒。那声音如同是堵塞的壁炉烟囱发出的沉闷响声,将那具健壮的身体都震动得颤抖。隐约的忧虑开始在心底扎根,Bucky知道他无法拒绝这种情绪,尽管他总是不表现出来。

 

当看到昔日风华正茂的金发男人惨白着脸,呼吸困难地摸索着药瓶时,他总会想起躺在床上的父亲。心脏不受控制地猛力收紧,压迫得Bucky也感到窒息。担忧、心痛,可怕的预感蒸腾,倘若Steve Rogers永远离开……他的大脑拒绝了继续这个预想,他在恐惧。

 

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些情绪为一个仇敌而生时,他总是感到可耻,试图向骄傲的自己解释,却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矛盾将他缓慢地撕扯,血肉黏连着慢慢扯开,他快变成两半。

 

Bucky Barnes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个抹着美丽油彩的提线木偶,他的情绪命运总被那么一个人牵扯,他无法挣脱。他只被允许妥协,也或许心甘情愿妥协。

 

Steve画完了他昨晚未能完成的那幅画像。他搁下画笔,深舒了一口气,目光沉静如深海。他把那幅画小心翼翼地端开,靠在自己身旁的柜子上透干油彩。转过头,他看向躺在床上的Bucky Barnes,对方正睁着眼睛发呆,灰蓝色的大眼睛那样平静地直视着前方,红艳的唇合着,那天生微翘的唇角让他看起来像只猫咪。Steve微笑了起来,

 

“Bucky,早安。”他温柔地说道,“昨晚睡得好吗?”

 

Bucky偏过头,目光投向他。Steve有些诧异,Bucky平时并不会对自己话产生的任何反应的。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直视着那双宝石般泛着温润光泽的眼睛,Bucky也只是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今天接骨木花开了,Bucky。”Steve温和地看着他,“在花园东南面那个角落,你记得吗?你以前最喜欢接骨木花的味道了。”

 

Bucky沉默着注视他,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平静到更像是种观察。片刻后他别开了目光,保持跟刚才一样的发呆状态,好像刚刚的注视只是幻觉。

 

Steve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从旁边拿起一本书,翻开书页,“我让他们去做接骨木花露了,应该明天就会送过来了吧……”

 

他说着,声音突然像是被掐断一般戛然而止。胸腔里那种快要炸裂一般的闷痛突如其来,让他皱紧了眉头。Steve弓着腰用手帕捂着嘴,极力遮盖着咳嗽的声音,另一只手则摸索着在桌上装着药水的水瓶。

 

指尖刚碰到瓶子的瞬间,咳嗽却不由自主地更厉害了。水瓶顺着指尖的力道,摔落在波斯地毯上发出沉沉的响声,苦涩又辛辣的药水将地毯洇湿出一片暗色。他咳得像是要把内脏都吐了出来,苍白的脸色也因剧烈的动作而通红。


嘴里有铁腥味的液体洒落在白手帕上,他知道那是什么。Steve一手捂着嘴,强忍住千百只小虫啃噬般又痒又疼的不适感,摸索着想拿柜子上另准备好的一杯药。弓着腰,他还未把手伸到床头柜上,就触到了银杯冰凉的杯脚,还有人皮肤温软的触感。

 

Steve惊讶地抬起头,看到Bucky挣扎着坐起身,带着沉重手铐的右手艰难地端着那个银杯递给他,抿着唇,眼神复杂而微妙。

 

那个瞬间,他的心脏仿佛被一支沾满蜜糖的玫瑰花扎进深处,甜蜜而温柔的痛楚让他大脑空白。他等待了太久。他端起那杯药,一饮而尽,手撑在椅背上调匀呼吸,眼睛却一直盯着Bucky,仿佛生怕这一切是他的幻觉。

 

Steve的呼吸逐渐平稳,室内安静得可怕。Bucky深邃的眼睛看着他,却好像在遥远的海岸对面遥望,他的目光望向了地面上那块白色的手帕——那块刚刚被Steve用来捂住咳嗽的手帕,不知何时掉落在了地上,一团鲜红色的血迹像朵怒放的红蔷薇。Steve看到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捡起手帕,叠好揣进礼服的内侧口袋。

 

“你还能有多久?”Bucky淡淡地出声,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像是积满了火焰燃毕的灰烬。疼痛,却没有希望,他已经学会了妥协,不论是向Steve,向该死的命运,还是向自己不争气的心。

 

Steve愣住了。他那刚从充血恢复苍白的脸庞上勾起自然的笑容,

 

“只是个风寒,Bucky。它会好的。”Steve想触碰他的手,Bucky向后退了一些,却还是被他抓住了。

 

许久没有触碰过的体温让他甚至感到不真实。他小心翼翼地紧扣着Bucky的十指,神色紧张到像是怕七彩肥皂泡被戳破的孩子。他已经不像SteveRogers了。

 

“你在骗我。”Bucky看着那双脆弱的蓝眼睛,冷漠地说道。

 

“我从来不想骗你,Bucky。除非我不得不。”

 

 

2

 

Steve傍晚的时候出去了。他们一整天没有再继续说过话,他也没再有勇气继续问下去,气氛如平时一样。沉默并不代表就一定是某种抗议或是尴尬,也可能像他们这样,害怕一出声音就会打破这间房间里难能可贵的安宁时光,回到那个残忍和谎言的世界。

 

这是个梦一样脆弱的奢侈品,尽管伴随着铁镣铐,这可以忽略。他们开始产生共同的默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方温柔地付出,一方冷漠地接受,保持着这怪异的平衡,才能让两个人都不至于在痛苦中崩溃。

 

Steve离开房间之后,Bucky身上那紧张的神经开始放松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睡着的,总之醒来的时候周围是漆黑一片。他感觉到薄毯被轻轻掀开,一具带着外面清爽凉意与水汽的身体钻进了被窝。他这才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沉重感被松开了,他现在正侧躺在床上,手臂上轻快得让他有些不习惯。

 

那具身体带着熟悉的香气和淡淡的药味,靠近了他,使他又想起了一些淫靡而糟糕的夜晚,Bucky身体不自觉地紧张起来。背后的人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快速用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轻轻地抚过他头顶的发丝,声音轻得像团雾气,

 

“别怕,Bucky。我就抱你一会儿。”

 

Bucky的身体依旧僵直着,Steve穿着棉质的里衣钻进他的被窝里,温暖的身体靠着他的后背,手轻柔地环在他身前,安抚性地抚摸他的头。他温热的呼吸一层层均匀地打在后脖颈上,让他紧张却又莫名地舒心。

 

“Bucky,你认为的自由是什么?”他在他耳畔轻声问着,像句叹息。

 

Bucky没有回答他。夜里的月光无法透过床幔,他在视觉完全被封闭的空间里,Steve的热度、气味和声音都让他极其敏感。心理上的抗拒,身体却仿佛已经成为条件反射。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切其实都让他感到安全而放松。

 

Steve没有听到Bucky的回答,他也没有期待会得到。他沉默地缓缓抚摸着Bucky,然后将双手都环在他的腰间。从后背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温暖而安定。

 

两人呼吸声交替着,在黑暗中舒缓如摇篮曲。

 

“是只被天空和大地囚禁。”那个低沉柔软的声音说道。Steve感到怀里身体的振动。他默默收紧了腰间的手,让Bucky更贴近自己。

 

“那如果只被灵魂囚禁呢?”

 

Bucky沉默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他仿佛陷入了一个飘忽虚幻的梦境,腰间的双手让他安稳,身后恰到好处的体温将他捂得全身温软,像在那个馨香飘散在空气中的花园里奔跑。他进入了睡眠,像安静地沉入了海底。

 

“你会自由。我们都会。”

 

那或许是美丽的鲛人在海底歌唱。

 

 

3

 

身体猛力的抽搐了一下。他睁开了眼睛,却感到一片空洞。他的心脏像是突然漏跳了一拍,腾空又猛然落下。Bucky翻过手试探了一下旁边的床榻,却只触到冰凉的床褥。

 

他突然坐起身,身上没有铁镣铐的束缚竟然反而让他觉得人虚无得要票到空中。Bucky张望四周,正午的阳光让房间敞亮,摆设一如平时,却让他觉得空荡荡的。熟悉的药水味已经很淡,却还在鼻尖弥漫。他的心脏跳得很快,那冰冷的预感将他浑身的血液都冰冻了一般,恐惧到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铁门猝不及防地被推开。Bucky像被林间风吹草动的惊吓到的鹿,那双湿润的眼睛敏锐地看向门口,瞳孔不由地放大。

 

黑色长发的男人站在门口,依旧是穿着精致繁杂的墨绿礼服,神色复杂地望着他。

 

他们已经大半年未见面,Bucky却并不感到陌生。这或许不仅由于他与Loki Laufeyson太过于熟悉,更由于他的到来恰恰让他不想承认的预感逐渐被应验。

 

他们之间的对视像是对峙,更像是在交换着彼此心里所有的情绪。最后Loki还是率先开口了,

 

“Bucky……”Loki微微皱着眉,“我很想跟你叙旧,但是我现在要说的事情……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他怎么了?”Bucky灰蓝色的眼睛瞳孔放大,艳丽的唇瓣微微颤抖着。

 

他紧盯着Loki的唇,对方开口了,一张一合,却像在他脑海中放着慢动作。他的耳朵好像听不见声音,可那声音却一下下重锤般直接进入他的大脑,敲在他的心脏上。

 

“Steve Rogers,今天清晨四时过世了。”

 

“请节哀。”

 

他们都自由了。因为一切都崩塌了。天空,大地,亦或是灵魂。



——————————————


现在每次更这篇都会卡很久。这里的情感转折总是害怕会很突兀,想多铺垫却又担心废话写得多,最后决定按照自己想象中他们的心境写。请小可爱们见谅。

精疲力竭中......写到这里我只能说一句,故事还没有结束,请大家耐心等待HE!

爱每个还在看这个故事的天使们!

——————————————

下文链接 chapter 19

2018-08-18 #盾冬#空王冠AU  

评论(43)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