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最强卧底(现代AU/PWP)

#毒枭盾✖卧底冬,冬偏小助手

#日常的炖肉练习

#NC-17,枪管play,车前盖play,强制

#超级长的沙雕剧情,车又开不好,慎入


——————————————————

最强卧底


 

世界上最强的卧底,是能够藏在敌人心里的。

 

 

1

 

SteveRogers 是个怪人,Bucky Barnes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这样认为了。

 

第一次看到Steve Rogers的时候,Bucky Barnes还是分管Brooklyn这个片区的大哥手下新来的小弟,被带着跟在大哥屁股后面,毕恭毕敬地等着“上面”派来的亲信检查他们的情况。

 

“你一会儿可机灵点,小鹿仔。”大哥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耳朵边低声说道,“来的可是Steve Rogers。”

 

“Steve Rogers?什么人物?”Bucky瞪大眼睛看着他,被大哥一巴掌拍到后脑勺上。

 

“什么Steve Rogers,一会儿要叫Rogers先生。”大哥狠狠地教育他,“就我上次跟你说的Rogers先生,上面的亲信,未来接班人也应该是稳了。”

 

这一巴掌还确实把他的记忆打回来了。Steve Rogers,三、四年前还只是像他现在这样刚进组织的小喽啰,但凭借着心狠手辣和高明手段,帮着上面做下了几笔大单子,挖掉了自己背叛组织的顶头上司,深得首脑的赏识,最后被提拔到了现在这种首脑左右手的地位,等到老头什么时候不愿意做了,他接班就指日可待了。

 

“哦……”Bucky揉了揉还有点疼的后脑勺,挣脱开了大哥的怀抱,摆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

 

大哥皱着眉,正还想训他几句什么,忽然看见了远方开来的黑色轿车,立刻严肃了表情,拍了他一把,“站好。”

 

Bucky被大哥那极具力度的一掌拍得把背挺得笔直,乖乖地站在了大哥后面,低着头,心里却在勾勒着一个阴险歹毒又凶狠的黑帮毒枭形象了——刺青花臂,胡子拉碴,叼着香烟,眼神凶恶……可能脸上还要有道狰狞的伤疤。

 

所以当那个看上去像个美国老绅士一般的金发男人走下车的时候,Bucky Barnes必须得说,他很失望。

 

笔挺的黑西装一尘不染,包裹着那宽肩窄腰的好身材。白衬衫严谨地把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还老老实实地打了条藏青色领带。Steve Rogers长着一张很标准的画报美男相,金发被服服帖帖地梳在脑后,五官深邃,蓝眼睛温润迷人,看上去不是个毒贩,倒像是个华尔街商业精英。Bucky不得不说,他很辣,好吧,并且正巧是他喜欢的那种。因此这足以冲淡不符合他设想所带来的失望了。

 

他们分区的上级先走在Steve Rogers斜前方为他开道,贼眉鼠眼的男人还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着眉头对Bucky的大哥张口就骂到,

 

“你们这他妈选的什么鬼地方?Rogers先生好不容易来检查一次,你们什么态度?”

 

“不好意思,这……”大哥站在那里讪笑着,突然一把拉过身后的Bucky,“新来的小孩儿第一次办事,也不太懂,您就原谅他一下?”

 

Bucky还没从刚刚欣赏着Steve Rogers的健壮身材和俊美脸蛋的快乐里回过神来,就被大哥拉出去当了替罪羊,那个狐假虎威的分区上级瞅着他一脸懵了的样子,冷哼着骂道,

 

“婊子养的傻瓜,你脑子怎么长的,给Rogers先生安排这…….啊!”

 

伴着惨叫,他的斥骂声戛然而止,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Bucky跟前。Bucky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就看见刚刚一直在背后沉默着的SteveRogers正站在他面前,那双擦得雪亮的黑皮鞋正踏在那个跪地的男人背上。那张性感的薄唇微张,冷漠地说了一句,

 

“Language.”

 

Bucky Barnes花了自己毕生最大的控制力,才没笑出声来,虽然他的嗓子里还是发出了一声谁都知道是憋笑导致的闷声。他尴尬地别过头,咳嗽了两声。

 

Steve Rogers 是个怪人,但怪得并不算太讨厌。

 

 

 

 

2

 

一边贩卖着腐蚀社会的毒品,一边做着大手笔的慈善捐款;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却对于不能说脏话这点异常有执念,甚至因为这个把自己手下打成重伤;做着色情业的生意,自己却男色女色统统不近——在黑帮混得的风生水起,偏偏外表看起来像个严肃正义的美国英雄。

 

Steve Rogers看上去是个矛盾的集合体,甚至有些精神分裂的感觉。但Bucky Barnes知道,这个男人单纯就是一个恶魔、一个犯罪者、一个社会和国家的定时炸弹,他只是用那些看似正义的外在来纾解自己罪不可赦的灵魂。

 

如果说一年前的初见,还让他觉得这个男人只是个有些奇怪、但不算坏到骨子里的人,那么这一年来亲眼看着他的所作所为,足以让Bucky Barnes相信,Steve Rogers比这个组织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危险。

 

Bucky Barnes一年内成为了这个分区的主管,并且成功把自己的大哥搞下了台。他的发展速度之快让人们都惊叹其为第二个“Steve Rogers”。他并不喜欢这个称号,他不想跟这样的男人相提并论。因为他的目标是铲除这个组织,而SteveRogers当之无愧是最大的绊脚石。

 

BuckyBarnes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卧底警察。

 

父母在执行任务追查这个黑道组织Hydra时双双殉职,他当时刚刚高中毕业,被他父母的好友,同时也是警局的局长Fury收留。他靠着复仇的信念,成为了一名卧底警察,并且成功地进入这个组织内部。而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位最强卧底。但他现在资历尚浅,Fury只肯给他一些简单的任务,核心层却从不让他接触。

 

“我说了,这个机会难得,过了就不会再有了!我肯定Steve Rogers是在这个组织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抓住他的把柄绝对会让我们的计划加快很多……”Bucky双手撑在在Fury的办公桌前,认真地对他解释着。

 

“Bucky,我教过你卧底的原则是什么?”Fury皱着眉,看着面前焦躁的棕发青年,带点婴儿肥的脸稚嫩得还像个孩子一样。

 

“呃…..见机行事?”

 

“是遵守大局安排。”Fury提高音调说着,“Steve Rogers不是你范围内的人,服从命令。”

 

Bucky灰蓝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Fury,他看上去似乎还想争辩什么,但是Fury的态度明显不会改变。他抿紧了唇,手握紧拳按在桌上,青筋都隐约暴起,看上去似乎要把厚重的办公桌一拳敲成两半。但他最后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Fury,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顺便重重地甩上了门,震得墙壁仿佛都在晃动。

 

SamWilson坐在办公室里,看着Bucky气势汹汹地走进来,并且愤怒地踢了一脚自己桌前的转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说了他不会同意的。”

 

“老顽固。”Bucky气呼呼地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摸索着掏了两个纽扣大小的金属物件,一个隐蔽地别在衬衫领口里,另一个粘在西装纽扣上几乎融为一体,“他就是觉得我资历不够,没资格应付那种人物。”

 

“他是为了你好,Bucky。”Sam双手交叉撑着头,“他为了你的安全。”

 

Bucky恶狠狠地把抽屉关上,瞪了他一眼。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几个未接来电。他皱着眉,大步流星地迈步走了出去。

 

“别做傻事,兄弟。”Sam伸长脖子朝门口叫道。

 

“你们做的才是真正的傻事。”对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一边掏出手机,整理了一下心情,拨通了电话。

 

“Rogers先生?是我,Bucky Barnes。”

 

“没什么,刚刚在洗澡而已。多谢您关心。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的,我确实没事。晚上可以按时赴约。”

 

“好的,那么晚上见。”

 

BuckyBarnes全程柔着声音打完了这通电话,直到挂断,他才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表情凝重地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他确定这是个绝无仅有的机会,而他向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即使机会的价值永远和风险等同。

 

 

 

 

3

 

BuckyBarnes这个他自以为绝无仅有的机会要从昨晚说起了。

 

作为一个涉足所有黑暗中的生意——毒品、枪支、色情无不把控的组织,Hydra却对外掩饰成为一个做正经生意的正经公司,尽管在Steve Rogers接手以后看起来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正经公司总要有正经的公司年会,虽然Hydra的年会在深夜的夜总会举办,但这不妨碍它叫作一个公司年会。每年,全Hydra从小头目到高层总需要这样一个时间,聚集在一起来进行必要的社交。Bucky Barnes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作为小片区的小主管,他算是这场宴会最低层的人物。这表示他需要和其他小主管一样,主动去向上一层的头目搭话,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毕竟并不会有人主动来向小人物搭话,除非他是个怪人。

 

凑巧的是,这场宴会上碰巧有个怪人。

 

当Bucky Barnes百无聊赖地靠在大厅一角的餐桌旁边,顺手拿过今晚第17杯香槟,并且收获侍者怪异的目光时,他其实有点微醺了,可他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飘向了坐在宴会厅中间沙发的男人身上。

 

大厅里一片嘈杂混乱,每个层级的人各自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旁边还有陪酒的娇美女人跟着巧笑献媚。“上面”那位是照常不会来这种场所的,Steve Rogers理所当然成为了全场地位最高的男人。他的旁边围绕满了想要搭话谄媚的人,还包括几个巴不得挂在他身上的浓妆女人。他表情淡然,仿佛没有兴趣但也来者不拒,那张英俊的脸庞在水晶灯的照耀下线条冷峻,金色的发丝甚至有些刺眼。

 

虚伪又残酷的男人,却偏偏辣得要命。脸上的每一丝纹路、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那么恰好地符合了他所有的品味。

 

Bucky举着他的酒杯,一边看着SteveRogers,一边恶狠狠地一口干掉了那杯香槟,仿佛Steve是什么下酒菜。他眼神有些迷离,模糊间看到那个衣装革履的金发男人好像站起身来,手中端着的高脚杯装着玫瑰色的鲜艳酒液。他无视众人近乎围追堵截的讨好,那双蓝眼睛只看着他,像只锁定猎物的猛兽,直直地向着他走来。

 

他看着男人走到他的面前,嘈杂的环境仿佛像是电视被按下了静音键,在他的耳朵里都没了声响,只剩下了对方那双雪亮的黑皮鞋在大理石地砖上沉稳的脚步声。

 

他有些喝醉了,但是神志还尚存,所以这一定不是幻觉。Steve Rogers突然走来,并且如果不是他自作多情,是冲着他来的。Bucky心里顿时警铃大作,本就不多的醉意也醒了一半。

 

SteveRogers站定在他的面前,距离不算很近,但是那股柠檬橙花还杂着雪松的淡香水味却隐约地在他鼻尖萦绕。他看向那双深海般的蓝眼睛,里面好像还藏着暗流涌动与鱼群银色的粼粼闪光,他不明白Steve Rogers的用意。Bucky迟疑地搁下了手里的空酒杯,“Rogers先生?”

 

“BuckyBarnes,”他听见那个男人毫不犹豫地叫出了他的名字,“好久不见。”

 

“您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他谨慎地看着Steve,同时感觉到周围有针刺般锐利的目光。对方还一脸闲适地啜了一口酒,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对他说道,“一年前,在Brooklyn,我们见过。”

 

“您记性真不错,Rogers先生。”Bucky微笑着应酬道,他实在摸不清对方的来意,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在他身上一寸寸地观察,让他总有种衣服被扒光放在对方面前的错觉。

 

“叫Steve就可以了。”Steve Rogers那审视却不算严肃的眼神慢慢移到了他的脸上,盯着Bucky那双因为醉酒而湿润的眼睛。

 

对方的眼神在他身上黏得过于暧昧,从他的下体到胸前,这让他感到浑身紧张,隐隐的还有些兴奋感。但这不能怪他,即便Steve Rogers是个罪犯,是他铲除的目标,但此刻却更是个性感的男人。被自己理想型的对象用这样近乎视奸般的眼神扫视全身,任谁都会忍不住有点反应的。

 

Bucky露出了他擅长的那种乖巧又甜蜜的笑容,“Steve,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SteveRogers的眼神带着Bucky说不出的侵略性,仿佛他是对方砧板上的鱼肉,马上就会被吃抹干净。他突然向前走了一半,凑近Bucky了一些,那清浅的香水味更浓郁了,让Bucky有些恍惚,

 

Steve看着Bucky的眼睛,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此时写满了暗示性的诱惑与欲望,他轻轻开口,低沉磁性的声音像是古钢琴上流出的迷人音符,

 

“你很漂亮。”

 

Bucky愣住了,但他心下立刻就有了主意。他微微皱眉,装作困惑地样子,软舌却不老实地舔湿了自己红艳的唇瓣,

 

“先生?您说什么?”

 

Steve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暧昧不明的笑意,眉毛微挑,他一只手举起高脚杯,向Bucky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抿了一口红酒,

 

“我相信你听到我说什么了。不如相信你的耳朵。”

 

“我不懂你的意思,先生。”Bucky抿了一下唇,那双潮湿的大眼睛微微垂下眼睑,看起来单纯又无辜得像只小鹿,他又抬起眼,直视Steve的眼睛,

 

“您有什么吩咐可以直说。”

 

SteveRogers轻笑了一声,把酒杯搁在一旁,随意地解开了一粒西装纽扣,

 

“没什么,一些公事而已。你们区向上面申请了量很大的高纯度‘糖果’,这批货很重要,我想我应该亲自给你交货。”

 

“明晚九点,老码头。别带人来。”

 

“就只有你,和我。”


4

 

BuckyBarnes从来没想过,当一个男卧底还有要卖身的风险,即便落入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是他一手策划并且心甘情愿的。


下文5k字车车 请谨慎刷卡上车


6

 

Bucky经过了大半天的修养,即便全身酸疼得走不动路,他还是兴致冲冲地带着他的战利品——没被Steve Rogers发现的藏在衬衫后领的录音器,冲进了Fury的办公室。

 

“局长,我……”他刚一进门,就看见了背着大门站在办公桌前的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头金发还是那样柔顺而一丝不苟,Bucky不由地停下了自己的话语,愣在了原地,“他是谁?”

 

“啊,你来得正好。Bucky,你的任务有变。”Fury看向Bucky,手指向他面前的男人,“这位是Steve Rogers警官,他已经卧底在Hydra五年了。为了安全起见,一直没告诉你。”

 

“你说什么?”Bucky瞪着Fury,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卧底?”

 

“但是Steve很看好你,所以从今天开始,他会把你调到他身边,你以后的任务就是帮衬着他的行动。”Fury点点头,“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Bucky?”

 

我的屁股很有问题。他在心里恨恨地说着,面上却只有咬牙切齿地说着,“没问题,长官。”

 

背对他站着的金发男人终于转过身来,一脸胜券在握的笑容,轻轻挑了下眉,

 

“那以后就要靠你帮助了,Bucky。”Steve微笑着,“我会帮你磨砺你的技术的。”

 

Bucky觉得自己昨天饱受摧残的后穴隐隐作痛,他却只能微笑地看着Steve Rogers,假惺惺地笑道,

 

“多谢您的提拔了,Rogers前辈。”

 

他现在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最强卧底。


卧底在了黑道组织的命门上,也卧底在了他的心里。


——————————

小破车又来啦!这次又写了那么长的沙雕剧情,其实我的pwp应该叫做porn with plot吧!写不好肉的人发出悲鸣

下周开始军训里辽,更新速度会放慢,对不起大家辽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无证小司机需要大家的鼓励!爱每个看完故事的天使!

评论(51)

热度(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