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9(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本章预警:无预警 剧情章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9

 

 

If we no more meet till we meet in heaven.经此一别,天堂相见。 

——Shakespeare《亨利五世》

 

 

1

 

BuckyBarnes的一生中参与过两场至亲的葬礼,目睹过无数次死亡——说起来他在别人的心里也算是个死人了。然而生命的沉重,让你即便经历过再多次永恒的别离,每一次仍都还会在你心脏上硬生生割下一块肉,直到你没有了心。

 

他从未在这样远的距离,这样深切而真实地感受过一个人的离去。父母的死亡快得像场噩梦,而他一直在自欺欺人都忽视事实。然而这一次不同,现实与预感让他清醒得连自己都厌烦。他觉得自己像个趴在断头台上的死刑犯,一直悬着心等待着刀锋。而时至今日,他甚至不能用真实的自己送那个人走过最后一程,只能隐藏在偌大的伦敦城内,当个不相干的路人,遥遥望去,为国王的驾崩悲痛而陌生地吊唁。

 

街道两旁站满了行人,黑色的丧礼服饰凝重得要把蓝天映照得阴沉。没有人说话,连年幼的孩子都像是被这庄重肃穆的气氛吓得噤了声。时隔一年,又一位国王驾崩,这不由地使人们悲伤之余忧心忡忡起来——这一切可能全是因为政治的恶毒斗争带来的报应,英格兰像是受到了什么可怕的诅咒,三位国王相继病逝。这是上帝的惩罚,因为他们都不无辜。

 

Bucky披着那巨大的黑色斗篷,兜帽将他的脸庞遮得严实。他站在街边黑压压的人群间,和所有灰头土脸身着黑衣的人群无异,仿佛他的生命与这场悲哀盛事的主人公没有任何瓜葛。他只是个平凡的农夫,而那高头大马拉着的华丽棺柩里沉睡的,是他这一辈子都仰望不到的至上君主。倘若真能如此,对Bucky来说是种幸福。

 

 “我从不想骗你,除非我不得不。”

 

“被灵魂囚禁,是自由吗?”

 

他猜现在就是那所谓不得不的情况了吧。Steve Rogers所谓的两个人的自由,太过于自大。Steve自由了,而他却被囚禁在了一个永远走不出了的灵魂中,即便可以徜徉在天地任意的角落,却仍是他的囚徒。

 

死亡是个可怕而不可挽回的惩罚,它太过于刻骨,以至于抹平了Bucky内心那么多不甘、羞辱、仇恨与痛苦,只剩下对一个永远离开的人最纯粹的感情。

 

他爱上了已死之人。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加刻骨而残忍的呢?

 

昨天的中午,Loki Odinson来到他的囚房,给了他Steve赐予的所谓自由。他带Bucky回了Odinson家的庄园,毕竟Barnes家因为Steve Rogers的政变早已被荒废。

 

“我知道你的心情不适合说这些,但是我必须告诉你,Bucky。”Loki站在他面前,目光复杂到缠绕了太多他看不清的心情,“Steve不是病逝的。他是被毒杀的。”

 

Bucky猛地抬起头,他微眯起了眼睛,

 

“Loki,你曾经可以说为了我好,而背叛我。你是我的挚友,所以我原谅你。但你如果说为了我好而杀死他,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能说的了。”

 

“你冷静一下,Bucky,”Loki从口袋掏出一张信纸,“你先看看这个,你会明白的。”

 

Bucky打开了那张信纸,手上的力道越掐越紧,纸的边缘都开始发皱。他终于看完了最后一行字,强忍着把信揉成一团的冲动,耐心地对折了,递回给了Loki。

 

“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错,”Bucky冷笑了一声,“总是信任不该信任的人,做出错误的选择,再被利用,当作捅向他的武器。”

 

“别这样,Bucky,”黑发的男子上前一步,轻轻搂住了Bucky的肩膀,像曾经一样,“Philippe Auguste是个小人,你当时被逼无路,你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他的帮助。”

 

他感到抱着的好友身体有些颤抖,Bucky声音沙哑地说着,

 

“我现在才知道,我们都那么幼稚。我和他一直在争抢,Loki,可最后到手了我们才都明白过来,那个王冠,那不是我们想要的。”

 

他的头搁在Loki肩上,湿漉的感觉透过礼服传来,Loki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不,那不怪你们。那是王冠,谁不会被迷惑呢?”

 

“Loki,我和他都错了,他不懂什么是爱一个人,而我不会如何去爱一个人。可是我们都做得太绝,都不能挽回了。”他闷声说着,“结束了。”

 

Loki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这样的挚友,即便他曾经伤他那么深,可Bucky Barnes对他的信赖却宛如深入骨髓,在这样脆弱的时刻,那些悔恨对他倾泻而出。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还没有结束。去过他想要你过的生活,Bucky。这是你唯一能为他做的。”

 

那不是。Bucky这样对自己说。

 

过Steve自大地以为能给他的自由,一辈子活在悔恨与怀念的牢笼中。这是他能替Steve做的吗?

 

他要完成剩下的一切。作为已死之人,替Steve Rogers,替愚蠢的自己,也替英格兰,完成最后亡灵的复仇。

 

1416年8月,英格兰国王Steve Rogers成为这两年来第三位去世的国王,全国上下人心惶惶,传言这是上帝的诅咒。与此同时,在国王遗体被送至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的前一天,与英格兰结盟的法兰西勃艮第公爵Philippe Auguste寄来宣战信件,宣布之前的结盟举动不过是幌子,自己将征服英格兰,为法兰西夺回荣光。而他给Loki Odinson男爵的私人信件中无耻地暗示炫耀了,英格兰国王SteveRogers其实是他毒杀,为的仅是他更好地在英格兰混乱之际趁虚而入,劝告英格兰早日投降,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但因为信件丢失前一张,所以具体如何毒杀、靠何人实施就不得而知。

 

为了国家的安定,已故国王的妹妹Margaret在此时勇挑重担。作为英格兰的王位继承人,年纪尚小的天真公主仿佛一夜之间成熟稳重了许多。曾经被称为英格兰娇花的她深受人民喜爱,而如今她沉着冷静、气势逼人,在城堡门前发表了极其鼓舞人心的演说,这无疑给英格兰人民打了一剂强心针。她表示将派遣Thor Odinson——战神将军,与法兰西的奸佞小人奋战到底,保护英格兰和哥哥的尊严,并且等到将军凯旋后才会登基。Odinson家族的两位才俊Loki与Thor一文一武,扶持小公主左右。国内形势大致算是稳定下来。

 

一场守卫之战迫在眉睫。

 

 


2

 

ThorOdinson骑在高头大马上,他的弟弟Loki Odinson与他并排坐在旁边的马上。背后漆黑棺柩上的白色百合散发着清香,路两边是手持百合花的人群,与几个月前他归城时的场景相似到宛如昨日重现。

 

然而那天他身后的棺柩是空的,里面没有亡人,而今天背后的却是他最好的友人。他不能说任何话,因为这个结果是他放任的。

 

“皇室需要重新洗牌。上一代的罪孽太深,纠缠牵绊太多,英格兰的未来承受不起。”Loki Odinson曾经这样告诉过他。

 

为了Loki Odinson,也只有为了Loki Odinson,他会做出任何事情,哪怕违背良心与正义。这是他从小就暗下的誓言。

 

即便如此,复杂的情绪还是缠绕了他。Steve是罪恶的,但他却是名正言顺的真正的君王。他做出一切看似残忍的事情,不过是国王的本分罢了。Thor愿意扶持他,不仅是因为他们是朋友,更是因为他有一个君王必备的所有素养,细致谨慎、敏锐警觉、狠厉果断、顾全大局……他想不出第二个比Steve更好的人选。

 

一边是天选的君王,一边是高于血亲的爱人,Thor做出了他的选择,这不代表他不会愧疚与悲伤。

 

Loki在旁边垂着头,偷偷瞄他的哥哥。金发的大将军此刻身穿纯黑的礼服,没有穿着铠甲,一双浓眉紧皱着。他很想去够哥哥的手,因为他知道Thor这样都是因为他。换任何人做出这种事情,Thor Odinson会毫不犹豫地为国王斩掉他的头颅,除了Loki Odinson。他的哥哥对他有种无理智的溺爱,尽管Thor总觉得这本身就是种理智——他信任Loki,仅此而已。

 

周围安静得可怕。几千人聚在狭窄的道路两边,却不发出一丝声音,只有马车在石板上碾过的响声嘈杂到让人心烦。Loki垂着头,斜着眼睛看自己哥哥那烦恼矛盾的表情,思考着如何才能让他打起精神来。

 

突然间,余光里他看见在人群中闪过一丝金属的冷光,直直地对着身边的男人。Loki Odinson心脏猛地一收紧。

 

听见那修长的箭破空而过的声音的同时,他条件反射地伸出手去,猛地推开那个还沉浸在谴责中的哥哥。

 

他看见了金发将军那张震愕的脸,还有那金属的锐利箭头在空中旋转着,深深扎进Thor Odinson的体内,绽开一朵鲜艳的血花。

 

 



3

 

英格兰国王的国葬游行上,大将军Thor Odinson遭遇刺杀。Loki Odinson反应敏捷,躲开了致命一击,只射中了肩膀,但箭上淬毒,而将军又大量失血,至今仍重伤昏迷不醒。尽管保留了性命,但这就足以宣告战神无法登上战场了。

 

“PhilippeAuguste,十足的小人。”Loki坐在床边,干毛巾擦过沉睡的Thor疼出的冷汗,平时总是笑得轻松的金发大将军此刻在睡梦中都疼得眉头紧皱。Loki声音冷漠地道,“把他拉到广场上,砍断他四肢,挖了他的内脏喂狗都不能洗刷他的罪恶。”

 

“你准备怎么办?”Bucky倚在一旁的墙边,看着Loki Odinson小心翼翼地动作,忽然就想起了Steve Rogers。当时的他是否也有这样温和的动作?他的眼睛开始有些酸疼,他咬紧了唇。

 

“找个贵族替了。”Loki冷漠地抬眼,“Thor带出来的军队,谁带着打都能赢。”

 

“你冷静一点吧,Loki。”Bucky皱了眉,“你让那些蠢材去?这不是在开玩笑,这是战争。”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Loki看着他,疑惑地问道,“你现在是个死人。你不可能去带兵打仗。而且,Bucky Barnes,你的生命是Steve Rogers所希望的自由。我不敢再赌。”

 

Bucky微笑着摇了摇头,眼眶却红着,带了仇恨与悲痛的泪水强忍在灰蓝色的大眼睛里打转。

 

“你以为我真的可以这样安稳度日了吗,Loki?”他下唇被咬得苍白,渗出淡淡血丝,“你认为我躲藏起来,就能平静了吗?”

 

“这一切由我开始,我来结束他。”

 

“Philippe Auguste,我必须手刃他。为我自己,为了Steve,也为了英格兰。”

 

Loki深深地看着他。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多年养成的默契,而他们总是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正如此刻。

 

Loki最后败下阵来,他撇过头,妥协地叹了口气,翠绿的眼睛看着床上昏迷的Thor,

 

“我有认得的工匠,他可以打造一身全黑的铠甲,保护你的身份和身体。请你带上它,然后结束这一切。”

 

“Bucky,阳光还会再次照耀到我们身上。”



————————————————


还有一两章快到终章辽,之前写的一些铺垫也可以慢慢揭开了,这两天想一口气把这个故事写完,有些不舍的,但也有些释然。

晚安各位小可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起来之后再做检查和修改。明天起床的动力就是等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辽!

————————————

下文链接 chapter 20

2018-08-19 #盾冬#空王冠AU  

评论(23)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