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侧耳倾听 03

#新人歌手纯情盾✖酒吧浪子老板冬

#时间美'国1950s左右

#场景背景可参考《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私设严重

#闺蜜组、副cp锤基,微量幻红

#无特殊预警,ooc请注意

#甜向,HE,日常

——————————————————

前文链接 :

01 02

——————————————————

本章BGM Closer 👈🏻点此处播放


侧耳倾听 03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That I know you can't afford

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

Pull the sheets right off the corner

——《closer》

 

1

 

上午的阳光带着和暖的温度,恣意泼洒在哈德逊河上,折射出千万钻石铺满河面般的璀璨光芒,远处的乔治华盛顿大桥雄壮地横跨在河面。初秋的天空蔚蓝澄澈,轻薄棉絮般的云朵漂浮。繁茂高大的橡树在清爽的空气中微微摇摆着叶片,乳白的建筑群风格古朴典雅,掩映在绿色的树丛中,大楼里不时传出钢琴沉稳流畅的旋律。

 

曼哈顿音乐学院,坐落在素有艺术圣地之称的纽约上西区,作为全国顶尖的音乐学院而久负盛名。志在乐坛的学子们每年蜂拥至此,但不仅仅是因为其名声之大,也由于这里的教授多是常年活跃于纽约乐坛的知名音乐家,多加交往,说不定可以为他们开启一条更轻松的职业音乐家的道路。

 

而此时的教学楼中,Bucky Barnes教授正刚刚上完早上第一节令人头晕脑胀的乐理课,再应付完四五个借提问为由、不断往他身上暧昧地挤着的漂亮女孩儿,他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了。凌晨三点才睡下,再加上早上匆忙出门没来得及吃早餐,他浑身都没什么力气,而西装三件套的夹克又有些紧,让他被勒得喘不过气。

 

Bucky懒散地窝在自己办公室的转椅上,完全放松身体陷在柔软的靠背里。望着楼下成片的橡树林发呆。学院的Sakura Park平坦的茵茵绿草上,坐着一对小情侣,女孩儿的头靠在男孩儿的肩膀上,两个人在一起看一本书。男孩儿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孩儿笑了起来,玩笑着用手轻锤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两个人突然就吻在了一起。

 

Bucky别开目光,心里升起一阵很莫名的情绪,他突然想起来那个金发男人英俊而五官深邃的脸,那具充满肌肉和热度的身体。他烦躁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电话,黑色的笨重座机沉默地搁在桌上,没有一点要履行它任务的迹象。

 

该死,他昨天为什么不直接要对方的电话,而是把自己的名片给他?那个男人,Steve Rogers看上去就像个正义感爆棚的老派绅士。万一他看出来自己是想睡他,不跟自己联系怎么办?实在是失策。

 

门被轻轻叩了几下,Bucky立刻把转椅拖近办公桌,正襟危坐起来,“请进。”

 

栗色长发的女孩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玻璃珠般剔透的眼睛灵动地转着。她走到办公桌前,将胸前抱着的文件夹递了过去,“Barnes教授,校长叫我把这些交给你。”

 

Wanda Maximoff 是他的助教,也是他一手提拔的、现在纽约古典乐坛小提琴手的新星。这个女孩儿年轻乖巧,才华横溢,而且做事又伶俐聪明,懂得分寸,洞察人心。这也是Bucky会把一个女孩儿搁在自己身边做事的原因——对他这样年轻又风流的男教授来说,年轻女孩儿做助理总是很麻烦的。

 

“谢谢你,Wanda.”Bucky接过那厚厚的文件夹,随意地翻了两下,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我上课的时候有电话来吗?”

 

“没有电话打来。呃……您是在等电话吗?”Wanda眼睛转了两圈,像是懂了些什么似的一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我会帮你注意一下的,Barnes教授。还有,您文件夹拿反了。”

 

Bucky脸颊有些发烧,鬼知道之前Wanda帮他敷衍掉了多少乱七八糟的情人的电话,“不是那种电话,就是一个有天赋的年轻歌手……”他试图解释了一下,结果发现这样好像起了反效果,对面的女孩的笑容反而更别有深意了,“总之,如果我不在办公室,让他留信吧。”Bucky无奈地撇了撇嘴,他是解释不清了。

 

“好的,Barnes教授。那我就先走了,校长那边还找我有事情。”

 

Bucky翻开那本厚重的讲义夹,果不其然,里面又是各种工作安排——音乐比赛的评委邀请函,隔壁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座,古典乐部又缺指导了……拜托,他来这里上课只是为了父亲那身为大法官毫无价值的虚荣心,无法允许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乐手加无业游民。为什么会这么多事情找上门。他烦恼地揉了揉眉心,不耐烦地把讲义夹一把合上。

 

今天最新的报纸散发着油墨味躺在办公桌上,他心不在焉地举起来翻阅着,心思却飘到了九霄云外。Bucky Barnes想要的情人从没有失手的,从他高中起就是这样。如果Steve Rogers不肯联系他,他自然有的是别的方法,把那个漂亮的屁股搞到手。

 

“叮铃铃……”刺耳的电话金属铃声划破了他的沉思。像是敲响了他心上的架子鼓,那个瞬间他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开始雀跃了。他五岁的时候圣诞节早上一睁开眼睛,看见床头鼓鼓囊囊的大袜子时,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Bucky伸出手去,正要去拿话筒,但有觉得太快接起显得自己太闲了。他清了清嗓子,等铃声响了两三下,再提起了话筒,正准备说点什么,对面突然传来一声犀利的女声,

 

“Bucky,你怎么接得这么慢?大白天在办公室跟哪个小情人搞上了?”

 

Bucky一句自认为用上了全部魅力和磁性的hello还没说出去,就被这声极有魄力的质问堵了回去,与此同时被堵塞的还有他刚刚欢快又期待的好心情。他叹了口气,“噢,Nat.是你啊。”

 

“什么?不然你以为是谁?”Natasha敏感地捕捉到他语气里的失望,哼了一声,“你的小情人吗?是Loki那边那个男演员?”

 

“别瞎说,Nat.他连我电话都没有。”Bucky笑道,“别扯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今天正好回哥伦比亚大学办点事,现在就在你附近,要不要一起吃午饭?”Natasha那边听起来应该是在马路上走着,汽车喇叭的声音隐约传来,“或许你可以顺便跟我聊聊你的新目标。”

 

“正好,我没吃早饭,现在饿得快晕过去了。”Bucky笑道,“老地方?”

 

“老地方。我快到了,等你。”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Bucky挂好电话,把那快把他勒到窒息的西装夹克脱了,抄起沙发上的呢大衣,走了出门。他在门口还正好碰到刚回来的Wanda,女孩很贴心地笑着指了指办公室门里面。

 

“我知道的,电话。”

 

他给了笑得一脸“懂得”的Wanda一个白眼,然后自己转过身匆忙下楼。

 

Barnes教授并不知道自己脸上挂着那如初恋少女一般欣喜又羞涩的隐晦笑容,为了某个认识不到24小时的男人,并且把路过的学生着实吓了一跳。

 

 

2

 

全格林威治村都知道,Winter的老板James是现在炙手可热的脱口秀演员Black Widow的伯乐。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Bucky Barnes和Natasha Romanoff从大学起就是关系极好的友人,两人同样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只不过Natasha作为荣誉毕业生做结业演讲的前两年,Bucky 就以叛逆放肆在全校闻名,并且这位传奇人物的历史以退学作结了。

 

“你今天怎么回这儿了?”Bucky咬了一口手里的鲜虾南瓜黄芥末三明治,抬眼看向对面正优雅地喝黑咖啡的女人。干练的短卷发,深蓝的职业套装,浑身都透着性感却又危险的气息。

 

Natasha搁下咖啡杯,“去找我们的老教授挖几个新闻系的孩子走,我上司那边缺人了。”她拿起手绢小心地擦了擦唇角,看向Bucky,笑得颇有深意,“别说这些无聊的了。说说看,你的新情人?”

 

“还不是情人呢,”Bucky摇摇头,轻笑了起来,“如果是的话,倒是不错。”

 

“James Barnes看上的人,还能留多久呢?”Natasha戏谑道,“你以前的魄力去哪了。‘见面三小时,有谁搞不上床的?’这句话谁说的?”

 

“别拿那会儿的事取笑我了,Nat。”Bucky往咖啡杯里加了一大半牛奶和四五块方糖,他尝了一口,苦得皱了眉,接着往里加糖。

 

“那是哥大的传奇啊,Bucky,怎么能说是取笑?法学院的James Barnes跟商学院的Loki Laufeyson,当时学校里行走的靓丽风景线了。”她挑了挑眉,“不叙旧了。说说吧,什么样的人?”

 

Bucky抿了下唇,脑海里勾勒出那个男人的样子。他开始懊恼语言的匮乏,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向Natasha形容那样一个热辣的荷尔蒙容器。

 

“嗯……金色短头发,蓝眼睛,肩宽腰窄,屁股很翘。身材特别好的那种。”Bucky沉声思索了一下,搜肠刮肚之后也只能对Natasha说,“总之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Natasha认真地听完他的形容,看起来恍然大悟,“噢,是那个人。我当时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叫……Steve?好像是这个名字。”

 

“你见过?”Bucky疑惑地看向她。

 

“我那天不是在九点档去玩的吗?我下来的时候碰到他了,他在跟Sam对排期讨价还价,我就让他找你说。”Natasha得意地扬了扬眉,“你得感谢我了,Bucky。”

 

“如果你能把他的电话给我顺带搞到,就更感谢你了。”Bucky无奈地一摊手,“我怀疑我吓到他了。我是说,他看起来很纯真,可能看出来我要睡他,所以……不敢联系我?”

 

“永远别轻信男人的外表,Bucky。”Natasha故作深沉地对他说着,“他可不是什么纯真的可爱小男孩。”

 

“你怎么知道?”

 

“噢,女人的直觉。别想了,你没有的。”

 

 

3

 

当被第六个自己的学生投以注目礼的时候,Bucky Barnes不禁给了他一记眼刀,吓得可怜的小伙子立刻别开眼,加快步伐离开了。

 

BuckyBarnes已经在学校门口站了二十分钟了,他穿着修身的黑色针织衫和风衣,傍晚的秋风微微有些凉。他强忍住跑回去打断Wanda和她的男朋友——校长的秘书Vision的办公室亲昵时光的欲望,但他真的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谈恋爱谈昏了头,又或许是他自己期待到失去了理智。但Bucky确信Wanda在他吃完午饭回来的时候确实是那样告诉他的,

 

“有一位叫Steve Rogers的先生打电话来,说他晚上7点会开车来接你,他说告诉你名字,你会知道是谁的。”

 

开始现在都七点二十了,他连个车的影子都没瞅见。Bucky掏出了口袋里的烟盒,很不巧的是,半个小时前办公室里那支烟好像是他今天带出来的最后一支。他低声咒骂了一声,将空空如也的纸盒揉成团,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背后汽车按喇叭的声音极其沙哑老旧,他不耐烦地转过头去,就看到马路边上停着一辆老旧的福特,车身都有几块因锈蚀而脱漆的地方,驾驶座的窗户里伸出一个金色的脑袋,正笑得像只天真的大狗一样朝他招手。

 

Damn it。Bucky Barnes发誓,如果里面坐的不是Steve Rogers的话,他绝不会坐上那辆寒碜的车。他也不是没有情人来接过他,但开的至少是保时捷356。他勉强忽视掉路过的学生那好奇的目光,还有那个笑得一脸天真的男人,气势汹汹地拉开这辆破车的副驾驶门坐了进去,

 

“你迟到了。”Bucky Barnes瞥了他一眼。

 

“我知道,真的很抱歉,Barnes先生。”Steve充满歉意地看着他,那低沉却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车在半路上抛锚了,事发突然。”

 

那你为什么要开辆会抛锚的古董来?Bucky努力忍住自己心里的疑抱怨,“没事。”他必须得做出个宽宏大量的形象。

 

“真的很抱歉,你等很久了吧。”Steve看上去很抱歉的样子,“这辆车是我母亲很久以前用的……年代比较久远了,但是其实质量很好,今天是第一次出故障……”他抬起头,那双诚恳又迷人的蓝眼睛紧盯着Bucky,清澈得像阳光下浅浅的河滩,水下漂亮的鹅卵石都清晰可见。那副请求原谅的神色很像Bucky小时候养的大金毛打翻了花盆时,委屈的小表情。

 

“真的没事,别介意。走吧。”Bucky刚刚绷着的脸松弛下来,轻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面对这样一张英俊的脸庞,摆出这样单纯又可怜的表情,任谁都会心软吧。Bucky不禁想起了Natasha中午的女人直觉言论,在心里暗暗嘲笑了一下她。

 

直到他在今天晚上被这个纯真的男人狠狠压在床上的时候,他才会知道,嘲笑女人的直觉是多么不明智的一件事。

 

当然,对于现在还坐在副驾驶座上,安心欣赏Steve认真开车时的俊朗五官和性感的肌肉线条的Bucky Barnes来说,谈这一切还为时过早。


————————————————

在纽约时间包包的生日之内,更出了这一篇,勉强算是生贺了。祝世界上最甜的小孩sebby生日快乐!

本来想发糖,结果没想到莫有写到发糖部分,罢辽,明天睡醒了接着把糖糖肝出来。本篇比较慢热,在后期才能慢慢展开人物交错的背景

这章wanda小天使客串出场了,可爱的女孩子们都是最佳助攻!


对这篇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留下小心心和评论呀,坑太多了,我得好好思考一下要不要坑了(不是)

————————

下文链接 04

评论(2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