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7(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



#本章预警:无预警 剧情章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7

 

 

L’homme est né libre et partout il est dans les fers.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1

 

纯黑的法兰绒长裙上覆盖着轻薄的黑纱蕾丝,暗金色的刺绣风铃草蒙在黑纱中若隐若现。幽暗的书房中,厚重的窗帘隔绝了窗外初夏正午刺目的阳光,一身黑色衣裙包裹得少女娇小的身材严严实实的,皮肤在墨黑下显得更加苍白到透明,耀眼的柔顺金发整整齐齐地盘在脑后,用同样黑色的丝带扎着。她孤身一人背对着大门站着,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外面的花园,瘦削的身材在空旷的书房里显得更单薄无助。

 

LokiOdinson合上了书房的大门,向前走了两步,轻声道,“Margaret殿下,您找我?”

 

窗边的女孩闻言,肩膀颤抖了一下。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脸上抹去了什么,转过身来,眼眶却还是红红的,一双蓝眼睛水盈盈得像潭清泉,马上要溢出剔透的泪珠了,

 

“是的,Odinson 男爵。很抱歉耽误您美好的下午了,请坐。”她的声音还有点沙哑,但她保持着良好的仪态,腰背挺直,修长的天鹅颈纤细脆弱。她强作镇静地缓步走到一旁的茶桌边,抬了抬手,“我找人备了些布丁面包,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噢,很感谢您的款待,殿下。”Loki落座,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公主殿下。


几个月前,Bucky刚把她从乡村庄园接来的时候,她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眼神清澈烂漫得像个小孩子,说话率真而坦荡,对这些繁琐虚伪的礼数更是一窍不通。而仅仅几个月的光景,她就像个货真价实的、从小关在城堡中驯养的公主一样,举止端庄得体却又压抑拘谨,情绪隐忍,神色中却都是散不开的阴郁愁绪。

 

这幅仿佛浑身被镣铐和绳索束缚着、僵硬地摆成完美造型的模样,Loki不是第一次在别人身上看见。这就是皇室,每个身处里面的人享受着荣光,也背负着枷锁。

 

对面的少女面色苍白,此刻垂着眼帘,面无表情,用小钳子夹起银罐里的方糖搁在杯子。她和Steve Rogers长得其实很像,那副心事重重却不肯开口的表情尤其相似。

 

“前几天的宴会,因为一直身体不适,很遗憾我没能参加。”Margaret开口了,用那专属于少女的清亮嗓音没有情绪地说着。

 

“别这么说,殿下。您身体现在如何?”Loki浅笑着端起茶杯,他隐约知道小公主找他来的目的,可他从不急于亮出底牌。他一向擅长演戏,而如果不是她自己开口问,恐怕他说出的话效果会至少减半。

 

“最近一直都不怎么舒服,”Margaret放下手中的糖罐,抬眼瞄了一眼Loki,又很快移开目光,“也睡不好。因为一些事……您知道的。”

 

“我还真的不太清楚。”Loki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不过殿下不妨说说看,说不定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

 

他悄悄地瞥去,小公主端着茶杯的手微微发颤。果然也就是经过一点小变故的小女孩儿罢了,说不了几句就耐不住性子,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Odinson 男爵。”Margaret放下手中的杯子在桌上,蓝眼睛紧逼着Loki,眼眶还是微红着,“这件事关于……已故的James Barnes陛下。”

 

“噢,请您节哀,殿下。”Loki看起来很为难地皱起了眉,“陛下已经离开了我们,我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我找你来自然不是抱怨的或是哭泣的,Odinson男爵。”Margaret侧过身,白皙的双手搁在座椅一边的扶手上,“我想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您想知道什么?”Loki困惑地望向她,“Barnes陛下病逝于哈弗勒尔……我想这不需要我多说,全英格兰的人民都知道。”

 

“全英格兰人民都知道的往往才不是真相。”Margaret沉下声来,眼神质问着他,“别把我当蠢材,Loki Odinson. 如果Buc…….Barnes陛下真的是病逝,我的哥哥就不该是那种状态了。”

 

“他什么状态?”

 

“我与他相处时间不长,但我了解他。”Margaret公主站起身,“他视Barnes陛下为珍贵的所有物。他不会那么平和地接受这件事。”

 

她背对着Loki,走到书架边,轻轻地抚摸着一本书的书脊,没有看着Loki,她的声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悲伤情绪。

 

“他不可能死了,他身体一直很好。Odinson先生,哪怕再也见不到他,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而不是和全天下人一样,被蒙蔽在一个愚蠢的谎言里。”

 

Loki沉默了,他手指交叉撑着头,眉头微皱,像在认真地思考。片刻后,他抬起头,看向Margaret黑色的背影,

 

“您确定要听吗?”Loki平静地问道,“我希望您在问这个问题之前,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女孩转过身,黑色的纱裙发出窸窣的轻响,那双蓝色的眼睛望过来,让Loki不自觉地想起多年前的Steve Rogers,就有这样一双稚嫩中透着决绝、却还不够冰冷的眼睛。

 

“您说吧。”Margaret的声音像是浸透了冬日的泰晤士河般,她看着Loki,坚定却冰冷,找不到半点几个月前天真女孩儿的样子,“我等答案很久了。”

 

Loki抿了一下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翠绿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痛心和不可言说的恨意,

 

“James Barnes陛下,被Rogers陛下毒杀了。”

 

“他确实死亡了,殿下。”

 

 

2

 

SteveRogers突然猛力地咳嗽起来。他看上去极其痛苦,嗓子里的声音像是坏了的风箱。他极力想克制住咳嗽的声音,因为一旁床上的棕发男人正在沉沉的睡眠中。现在是下午,是他漫长的午睡时间。


但Steve没能控制住,反而咳得更急促了,胸口近乎要窒息的感觉让他晕眩。他慌忙中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的衣帽架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玻璃的药剂瓶,皱着眉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喝完了那棕色的液体之后,明显缓解了不少,尽管那诡异的有苦有辣的药水让他也不好受。Steve扶着一旁的矮柜,弯着腰难受地喘着粗气,试图调匀呼吸。他半天才缓过劲来,抬起眼,正好对上躺在床上的男人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没什么情绪地看着他。

 

“抱歉,Bucky。吵醒你了?”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他很勉强地挤了个笑容给Bucky,尽管对方并不会回复他什么的,“别担心,只是风寒。拖了快一周了,应该马上就会好了。”

 

Bucky如平时一样依旧没有理会他的任何话语,更不会质疑他所谓“很快就会好”的明显瞎话——那张平日里泛着健康的光泽的俊美脸庞现在一片苍白,柔顺的金发都有些枯槁,Steve Rogers明显病得很厉害。但Bucky只是平静地移开了眼神,望向床幔顶端,灰蓝色的眼睛还是照旧空洞一片。

 

Steve早已熟悉了Bucky平静到冷漠的回应。他弯下腰,将刚刚咳嗽时散落一地的纸张逐一捡起,理好放整齐。他在床边的座椅上坐下,习惯性地掖好Bucky 的薄被,一边轻声说着,“今天来之前,Maggie还在书房跟我闹脾气来着……”他微微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又没说下去。

 

他想起今天下午,他们都最宠爱的小妹妹,穿着一身纯黑的礼服——快半年了,她却还在为那位“病逝战场”的未婚夫而悼念,只穿黑色的衣服,脸色日渐阴郁冷漠。


她站在自己的书桌前,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女孩儿突然长大了。他有多久没好好看过她,天真的样子早已无影无踪,她变得那样陌生,只有那双冷酷的蓝眼睛熟悉得惊人。

 

“你杀了他?”她的声音很冷静。他们都知道“他”是谁。

 

“谁告诉你的?”Steve搁下手中的羽毛笔,沉声问道。

 

“告诉我,是不是真的。他死了吗?你杀了他吗?”她的语气没有一丝质疑,眼睛却在逐渐湿润,眼眶又通红了起来。Margaret从小就这样,还没哭出来,眼眶会先红得跟兔子似的,没人舍得欺负这样楚楚可怜的女孩儿。

 

“是我。你要为他报仇吗,Maggie?”Steve声音透着凉意,没有了以往对她的温柔。

 

他看见自己一向最为心疼的妹妹,眼泪逐渐蓄满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然后一颗涌出了眼角,滑落在那张娇美的脸庞边,剩下的泪水却不止地成了溪流淌下。她抿着唇,盯着Steve,一字一句地问着,

 

“为什么?”

 

“如果我不这样,死的就是我。”他冷声道,强迫自己狠下心来,“Margaret,我保护不了你一辈子。是他先想置我于死地,王冠就一顶,你不要这么天真。”

 

她那张漂亮娇嫩的小脸都被泪水打湿了,粉嫩的唇却倔强地抿到失血,她狠决地瞪着Steve良久,最后仿佛失去了愤怒的气力。那双蓝色眼睛里再无亮光,漠然到让他心痛。她平静地说着,像是陈述一个极其普通的事实而已,

 

“我恨你,Steve Rogers。”

 

她转身离开了,但Steve并没有挽留她。她被异常地保护太久了,到这种时候,只有血淋淋的真相才能让她成长。她需要尽快长大,成长到能用狠辣当作铠甲保护自己。

 

Steve揉了揉眉心,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药水的效果很不够,他现在又开始难受起来,胸口闷疼得要炸裂开来,他的脸色苍白得像手下的画纸。他又拿起炭笔,用眼神仔细勾勒着Bucky脸上的每一个线条和细纹,在纸上继续刷刷地描画起来。

 

城镇上的钟楼发出整点的铜钟声,从窗外传来,浅淡遥远得像跨越了多少个岁月。这两周他们的时光总是安静的。Steve对这份安静上瘾。每当此时,他总是可以欺骗一下自己,好像总能回到那么多年前的日子。

 

那时候没有王冠,没有鲜血,没有背叛和谎言。那时的他们也许都是自由的。

 


 

3

 

入夜,天空晴朗得每一颗星都明朗地闪烁着,初夏的虫鸣声透过窗浸入孩童轻快的梦中。装潢奢侈的卧室内,男人的黑发柔顺地披散在枕头上,平稳的呼吸声从床上传来。

 

金色长发齐肩的男人轻手轻脚地合上了门,他微踮着脚走进卧室,强壮的身体和那如履薄冰的动作相配合得极其滑稽,感谢地上厚重的地毯,他好像没发出脚步声。他成功地偷偷摸摸走到床边,正想掀开被子,床上的黑发男人突然坐起了身,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小刀,银光乍现,直击要害。

 

ThorOdinson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多年的近战训练还有应付弟弟至少上千次的突袭的经验,他还是很快就躲开了这个攻击,同时用另一只手制服了Loki运刀的手,夺走了他手里的刀刃,“嘿,别打了,Loki,是我。”

 

“就是你才该打。”Loki趁着Thor说话的间隙抬肘狠狠击中了对方的下颚,Thor立刻吃痛地松开了他的手,捂着下巴,“谁让你又半夜摸进我卧室?我上次说什么来着?”Loki得意地看着Thor吃瘪的样子,又敏锐地捕捉到空气里酒精的气味,瞬间皱起了眉,“你又去喝酒了?混蛋,你又去找舞女鬼混了?”

 

Thor拉过Loki的手,不出所料地又被对方狠狠甩开,他无奈地笑着,“没有,Loki,我跟Steve喝……”

 

“鬼话。”Loki翻了个白眼给他,“Steve Rogers现在不天天黏在伦敦塔,来跟你喝什么酒?”

 

“你真聪明,Loki。”Thor笑嘻嘻地凑上前去,抱住Loki睡衣下精瘦的腰,压在他身上,跟他一起倒在床上。

 

面对跟座山一样厚实的肌肉和开始耍赖的傻哥哥,Loki干脆放弃了白费力气的挣扎,“别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蠢。大半夜把我吵醒,你要是没什么要紧事,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

 

“什么?Loki,你要跟我今晚……”Thor压在他身上,暧昧地笑了笑,Loki微眯的眼中露出无声的威胁,他马上停下嘴里要说出来的话,“抱歉,Loki。我确实有话要问你。”

 

“快说,我要睡了。”

 

“你为什么要那样跟Margaret公主说?”Thor皱着眉,严肃地问道,“你完全没必要那样伤害她。”

 

“她应该长大了,Thor。”Loki眼神暗了下来,“她不可能永远当朵被保护的娇花。”

 

“可是Steve会保护她的,”Thor困惑地看着他,“她可以慢慢长大……这样刺激是不是操之过急?”

 

“你相信我吗,Thor Odinson?”Loki突然打断了他的问话。

 

“我有怀疑过你吗?”Thor摇了摇头。

 

Loki翠绿的眼眸认真地看了他几秒,在昏暗的光线下竟然异常的温柔,他合上了眼睛,轻叹了口气,开口道,

 

“Thor,一点也不急,我甚至害怕她的成长太迟了。”

 

“英格兰马上就需要新的皇家力量填补空缺,她是时候承担起她的责任了。”

 

Thor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听懂了那句话的话外音,只不过这个消息令他难以置信。他深深地注视着Loki的眼睛,对方同样专注地看着他。良久的沉默,他们心里都有了答案。

 

Thor深深叹了口气,因为身体的紧贴,那具身体里气息的震动仿佛都传进了Loki的胸腔里,使他不由地心头一紧。Thor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一只手轻柔地按在他头上,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信任你,Loki。”

 

“但别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


先预祝我的宝贝包包生日快乐吧,虽然没时间给他码生贺了,被这篇卡得头脑爆炸。一会儿有时间再来检查了

预计20章可以完结,快开学了,希望能在开学前给这个故事一个结局。不过可能不会有你们预计的那么虐那么狗血,我思考了很久,还是想给他们我一开始预想好的那个结局。向你们保证不BE!


期待小可爱来跟我讨论剧情呀!每次看到你们评论真的都感觉打了鸡血呜呜呜我真的好爱你们

——————————

下文链接 chapter 18

评论(2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