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6(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本章预警:无预警 剧情章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6

 

Everysubject’s duty is the king’s,效忠国王是百姓的本分

butevery subject*s soul is his own.但他们的灵魂依旧是自己的

————Shakespeare 《亨利五世》

 

 

 

1

 

他还能清晰地记起那个下午的所有细节。即便十年过去了,那个女孩傲慢的笑,那水中漂浮像凋零的白蔷薇的纱裙,那盖着白布的冰冷身体,至今还会成为他的噩梦,在糟糕的白昼过后折磨他所剩无几的安静夜晚。

 

“你和Charlotte小姐要订婚?”午后的花园,紫色洋茉莉的浓香在空气中飘散。棕色短发的少年高声质问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压低声音问道,“为什么?”

 

“她是法兰西贵族,她母亲与英格兰有血缘关系,这对大家都有好处。而我是未来的国王,Bucky,”金发少年披着一身暗蓝色的大氅,神色平静,“我有自己的妻子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吗?”

 

Bucky语塞了一下,随即有些心虚地低声说,“我的意思是,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起码应该早些知道这件事,起码不是看到你们接吻的时候才……”

 

他脸有点红,又想起了那个场景。花园的拐角处,Charlotte小姐,那位栗色长发的美人,把Steve压在墙上。她比Steve大一岁,女孩儿个头又长得快,看起来像是占据了主导权,那双丰腴白皙的手捧着Steve的脸,红丝绒般的唇瓣附在他的唇上,闭着眼睛低头与他接吻。

 

Bucky当时僵直在了原地。两人看起来好像很沉醉,眼睛都闭着,唇舌纠缠。他转身想要离开,蹭过脚下的草坪发出细微的响声。女孩儿好像还没注意,但Steve那双熟悉的蓝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些,向他这边瞥来,却只有冷漠与无声的警告。

 

他逃离了。直到那天下午他和Steve一起上完课,他才敢认真地问Steve。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Bucky。”Steve突然冷声打断他的指责,“别任性了。我是王储,而你是公爵,你知道我们的位置。”

 

那刚刚还如春日初绽的汉密尔顿月季一般透着粉红的脸庞,在听到Steve的话后霎时间苍白了下来。他垂着头,零碎的额发打下阴影让人看不清眼神,“抱歉,殿下。”他的声音冰冷下来,“我僭越了。”

 

然后一切都改变了。后面的记忆像被敲碎的花窗玻璃,杂乱而支离破碎地撒在冰凉的地面,没人看得清那上面原来的故事。那被夕阳铺满的血红河边,穿着白纱裙的少女讥讽地说。

 

“你以为你真的藏得很好吗,James Barnes?你那点肮脏的小心思都露出来了,他全部知道。”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他是王储,你会害了他。”

 

“你不愿意?你知道你们这种人会被怎么处理的,绞死?说不定是火烧。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

 

“你真恶心。”

 

深藏在心中的情绪被鲜血淋漓地挖开,心脏的空洞处,魔鬼在扭曲着出生,在歇斯底里地咆哮。他放任了魔鬼。他把那朵白蔷薇推进了水中,然后看着她惊呼挣扎,看着她美丽的纱裙像花朵在水中飘零,看着一个金发的少年跳入水中,看着那双蓝眼睛带着从未有过的残酷瞥过他,抱着女孩急匆匆地离开。

 

“James Barnes,回去。你今天在这里没有出现过。”

 

Charlotte死了。并非因为溺水,她数日后死于风寒。

 

他杀了人,但这不是最可怕的。

 

他并没有愧疚,他的内心平静到没有知觉,他甚至还感到有些痛快和庆幸。

 

他开始明白,真正的敌人是那顶王冠。倘若Steve没有它的束缚,是不是就可以属于自己了?他甚至这样想过,然而他从未想过要实施。那顶王冠是属于Steve的,而他在只有无法抵抗的绝望中开始放纵自己的一切。他开始学会在声色犬马里掩盖自己的情绪,在浪荡中放逐灵魂,在阴暗的角落里才敢用那糟糕的感情窥视那个人。

 

他早已支离破碎。

 

 

 

2

 

Bucky Barnes睁开了眼睛。他花了将近一分钟时间从那个恶毒的梦境里——或许该称之为回忆,抽出他的神智,尽管回到现实的感觉也并不好受。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地透过那扇小得可怜的窗户照进室内。淡淡的木质调熏香味,熟悉的厚重绣花床幔,安静得过分的室内,耳边传来书本翻动的声音。他近几日每次醒来都会听到这种声音,他并不感到惊讶。

 

眼角余光里,那个金发男人正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书。他微微皱着眉,轻手轻脚地翻了页,专注的目光没有移开。

 

这奇怪的状态其实已经维持一周了。每当他醒来,Steve Rogers总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安静地看着书或是批阅公文。看到Bucky醒来,他会照顾他饮食吃药之类的事情,会和他很日常地聊天,比如Margaret今天又闯祸了,比如今天皇家的猎犬自己叼了只野鸡回来。Steve从不在意他是否会回答,甚至好像都不在意他是否在听。他自顾自地说,自顾自地问Bucky,然后在没有听到回答之后再继续下一个话题。

 

这一切都发生在那天以后。

 

那天晚上,Steve Rogers像是落荒而逃,在听到Bucky说出“杀了我”这句话之后。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有东西彻底被打破了,陷入无止境的绝望的黑暗。他像是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松开了Bucky的手,转过身抄起椅背上的外套,离开了牢房。

 

Bucky想他可能再也不会来了。其实这也无所谓,他只是不知道如何挥霍、或是直接结束自己无尽的时间。他们把他锁得太死了,他甚至找不到能自杀的机会。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Steve就坐在旁边。他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边看着文书,一边与Bucky像是曾经——政变之前和睦的堂兄弟一样自然地聊天。Bucky躺在床上发呆,听着身边的男人絮絮叨叨地聊着些普通的话题,不理会他的一切问题。他并不知道Steve现在想做什么,但他只知道,等Steve的耐心耗尽了,兄友弟恭的游戏玩完了,等待他的又是一个被激怒的、只剩下性欲的野兽而已。

 

但那天到了深夜他们还维持着那样的状态。Bucky最后直接睡着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那天睡得很熟,甚至是在登基之后最好的一晚,梦里面的Steve Rogers回到了年幼的样子。他硬扯着金发的王子半夜溜出卧房,在城堡隐秘的阁楼上过夜,说今晚会有流星。最后他只看到了第二天的日出——他半中间就睡着了。Steve那天晚上一直抱着他,用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他醒来责怪Steve为什么不叫他起来,Steve笑着跟他说,

 

“你不需要流星,Bucky,我会为你实现所有愿望。”

 

他当时竟然突然就哭了。他抱着Steve,对方不明所以地摸着他的头安慰他。最后两个人清晨妄图溜回卧室失败,因为侍女已经找了他们大半个晚上了。Steve背下了所有的责任,最后理所当然地被罚站在了花园一个中午。

 

可能那就是一切的开始,或者一份悖俗的情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开始,它那么自然而然地植根在灵魂的基底上,蛮横地生长着覆盖他的生命,最后仅仅是撕扯也让他灭亡。

 

他现在却感觉不到任何情感的存在了,仇恨也好,爱也好,执拗也好——那也许意味着他没有了灵魂。

 

嗓子干得发疼,Bucky动了下手,想起身。金属锁链的细碎响声惊动了坐在一旁的Steve。他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书页,扶Bucky起身。Bucky没有推开他,因为他并没有力气带着那么沉重的镣铐推开他,而且他现在甚至连反抗的情绪都激不起来。他像潭死水,发生什么其实都无所谓。

 

“下午好,Bucky。”Steve温柔地笑着,端起银杯到他唇边,“蒲公英牛蒡汽水,我让他们在城里买点新鲜东西……听起来怪怪的,味道其实挺好的。”

 

Bucky顺服地喝了下去,微凉的液体让他的喉咙好受了不少。他靠着背后柔软的枕头坐着,开始新的一天的发呆。Steve在旁边搁下杯子,又拿起一旁的纸袋,“Maggie前几天说Grace家的苹果馅饼很好吃,我给你买了点……要吃吗?”

 

他抿着唇,看着Bucky双眼空洞地出着神,然后若无其事地将纸袋放下,继续拿起文书翻阅着。

 

阳光下窗边的微尘在空气中漂浮舞蹈,绿色的初夏之风伴着树叶的沙沙声吹进屋内。蒲公英牛蒡汽水的回甘在口腔中流窜,Bucky望着窗边,突然就觉得时间停滞了。如果一切都能够被忘记,他觉得现在起码是安宁的,而安宁对他来说一直来之不易。

 

如果他们要的都没那么多,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他从一开始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仅仅是这样安宁地两个人共处一室,没有权力,没有斗争,没有性,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让他感到满足。

 

“有流星吗?”Bucky看着那扇窗户,突然开口了。

 

Steve抬起头来看着他,有些疑惑地看着他,“Bucky?”

 

“现在没人会实现我的愿望了。”

 

“我只是想要那颗流星。”

 

 

3

 

伦敦城内,几驾华丽的马车压过带着碎石的道路,朝着同一个方向疾驰而去,路边破旧房屋中的孩子好奇地探出头,被母亲拉回餐桌前继续吃着无味的山芋。

 

鸢尾在月光下妖娆地舒展花瓣。今夜,Odinson庄园将灯火辉煌直至深夜。Thor将军邀请了全英格兰名流参与这场盛大晚宴,为了庆祝他的弟弟——Loki Laufeyson,从今天开始归族,正式改姓为Odinson。

 

这明面上看起来简单的归族,其实是一场Odinson家给Loki做后盾的声明。Barnes家气数已尽,Laufeyson家作为Barnes家的世代家臣已经被Steve Rogers扫除干净。Loki Odinson在Barnes家掌权时期一向以心狠手辣和阴险狡猾著称,是Barnes家优秀的鬣狗,树敌众多。时至今日,想趁机置他于死地者数不胜数。

 

然而Thor Odinson 如今如此大张旗鼓地为了一个Odinson家的耻辱之人归族,邀请众多名流来参与宴会,明显是为了摆好架势——Loki Odinson即便现在没了Barnes家的庇护,也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再加上Odinson家一直与现任国王Rogers家关系匪浅,Loki Odinson一下又被搁在了伦敦的权力巅峰,那些暗地里想复仇的人不得不估量下自己的地位了。

 

黑发被剪到了齐耳的长度,白皙的皮肤和翠绿眼睛让他看起来文弱而优雅,可能只有熟知他手段的人才能发现,那漂亮的外表背后是条毒蛇。Loki穿着那身墨绿色的薄绒礼服,有礼貌地微笑着回绝了今晚第七个来找他推销女儿的伯爵夫人。

 

他尽力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走到了大会客厅边缘的石柱旁。接过侍者端来的果子露,他无趣地看着自己那个傻哥哥又在一群人中间大笑起来,明显一副喝高了的样子。下午还说让他跟紧在旁边,一喝醉就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了。Loki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看着觥筹交错的金黄厅堂,突然又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那场穷奢极欲的订婚宴,也是在大厅的角落,他看着那人群包围间棕发的青年游刃有余地应酬微笑。那是他的挚友,他曾经发誓会效忠的王。他陪伴他长大,扶持他的一切。可因为他自以为是的想法,他骗了他,他背叛了他。他相当于杀了他。

 

“你会后悔吗?”身边冷不丁地传来陌生的声音,Loki被吓了一跳。沉浸在回忆中没有意识到旁边有人,这很危险。

 

他侧身了半步,转过头,突然睁大了眼睛。一头红棕色短发,那个男人和以前相比变了很多,可那双深棕色的眼睛却还像狐狸那样眼角上翘着,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Auguste公爵?”Loki试探着叫道,看着对方不置可否地微笑,他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失礼。家兄没告诉我您会过来。”

 

“噢,请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其实是个不速之客。”Philippe Auguste 摆了摆手,“我只是跟着母亲家的亲戚一起来的罢了。叫我Philippe就好,我们之间不至于这样生分吧。”

 

“Philippe,我们还得感谢你在之前给我们的帮助。”Loki客套地笑着,在没有摸清对方来意之前,他并不想贸然说什么话,“如果不是你宣布结盟,他们可能还得拖时间。”

 

“举手之劳而已,再说大多数都是为了Bucky,虽然我并没有想到他会失败。”Philippe端起手上的雕花银杯,遮遮掩掩地说着,一双狡诈的眼睛在背后悄悄观察Loki的表情。

 

“JamesBarnes殿下在哈弗勒尔病逝是我们都无法预计的悲伤消息……”Loki故作悲痛地低下头说着。

 

“这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谎言,我们之间就不必多说了,Loki Odinson,”Philippe的语气突然冷漠了起来,他凑近了Loki一步,“我就直说好了。刺杀白蔷薇家的王子,那件事是我帮他的。”

 

Loki浑身的警铃都响了起来。对方拿着筹码而来,明显有所图谋,他没有继续伪装的必要。他继续微笑着,眼神随意地飘向会场中,语气却冰冷无比,

 

“你来做什么的?”

 

“我是Bucky Barnes的朋友,他信任我,我也帮助他。我不会害他。”Philippe观察着他的表情,“我知道你也一样。”

 

“你在说什么?你能够在那种时候帮助Bucky,想必你也知道吧。”Loki保持着亲切的笑容,眼神斜瞟向他,“我背叛了他,我是Steve Rogers的奸细。”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Loki Odinson,你是懂他的人。”Philippe低声道,“错的不是你,是Steve Rogers。”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吗?”Loki冷漠地看着他,语气里却有些动摇,“Bucky已经心死,一切都结束了。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我说,你可以呢?”Philippe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如果我说,只需要你做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可以补偿你一切的罪恶,Bucky 可以得到他应得的、最开始的命运呢?”

 

“你要我做什么?”Loki皱起了眉,看着对方的笑容逐渐加深。

 

“Steve Rogers,他才是真正的恶魔。只要他存在,Bucky Barnes永远不可能自由,无论身体还是灵魂。”

 

“杀了他。”



———————————


最近没什么手感,剧情虽然都规划好了,但是就是写不出来,心很累呜呜呜,非常害怕自己的第一篇连载就烂尾

感谢还等着这篇的小可爱们,是你们的鼓励让我坚持把这篇填完!爱你们!

————————————

下文链接 chapter 17

评论(50)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