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Bloody Dark Hours 下篇 (吸血鬼AU/短篇三发完)

#血仆盾✖吸血鬼冬,年下

#前期类似芽詹,后期盾冬

#本章极少的NC-17,主剧情线

#放飞自我,开心ooc

#本章完结

————————————————

前文链接

上篇Ⅰ  中篇 Ⅱ

————————————————


Bloody Dark Hours Ⅲ

 


1

  

他睁开了眼睛。周围一片死寂,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厚重的黑色床幔拉得很严实,他无法从光线来判断现在的时间。隐约传来窗外黑猫尖锐细长的叫声,大概是深夜。

 

Bucky试图坐起身,头有些晕沉沉的,四肢酸软,餍足后的慵懒无力将他笼罩。如果是普通人这会儿可能根本起不来了,但吸血鬼的恢复能力让他除了疲劳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坐在床上,脑海中出现了混乱的暧昧片段,两个人身体深深连接在一起时冲击大脑的酥麻与充实感仿佛还存在,但身上明显被人仔细地清理过了,清爽的香气让他很舒服。他舔了舔有些干的唇,将棕色的长发随意往后梳理,掀开了被子和床幔,坐在床边试探着叫了声,

 

“Steve?”

 

房间一角的座椅上的人影动了一下,一双蓝眼睛望了过来。Steve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瘦削的身材好像壮实了一些。他放下了手上的书搁在一边,从衣柜里取了外套走了过来。Steve半蹲下来,把那件酒红色的法兰绒睡袍罩在Bucky赤裸的身体上,仔细地为他系好腰带。Bucky突然伸出手搁在他金色的柔软发丝上,轻轻揉了两下。

 

“Steve。”他轻声叫道。

 

“嗯?”

 

“你一直没睡?”

 

“睡了一会儿,我今天早上醒的。”Steve摇了摇头,站起身,拿起床头柜的细尺木梳为他把那头有些凌乱的棕发梳整齐, “你弄得房间一团糟,我清理了一整天了。”

 

“那不能全怪我吧,起码有些是你射出来的。”Bucky暧昧地笑着,Steve惩罚性地轻扯了下他的头发,他疼得嘶了一声。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Steve的手轻柔地梳理他的头发,抚过他的头皮的感觉让他很放松。Steve拿过一旁的暗红缎带,将他的棕发束成小辫子扎在脑后。因为他面对着坐在床边的Bucky,这种动作就像抱着Bucky的头拥进了怀里一样,Bucky突然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衬衫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Steve愣了一下,动作僵住了,“Bucky?”

 

Bucky没有回话,他松开Steve的腰,站起身来,两个人的距离贴得很近。他微凉的指腹轻轻摩挲着Steve脖颈间的皮肤,寻找着那个早就愈合了的血孔。

 

“你恨我吗?”Bucky喃喃着,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我以前就恨你,我说过我要杀了你的。”Steve平静地回答道。

 

“为什么恨我?因为我杀了你姐姐吗?”Bucky把头搁在他肩上,那有些突出的骨头还是硌得他有点疼。

 

“因为你是吸血鬼。”

 

“那你呢?你现在和我一样了。”Bucky侧过头,低沉的声音贴着Steve的耳朵说着。

 

“我不会和你一样。”Steve轻轻推开了他,“我永远不会和吸血鬼一样。”

 

那双装着天空和阳光的蓝眼睛平静却坚决地看着他,Bucky觉得他要被那眼神烧伤了。

 

“不,Steve,我们最后都一样。”他笑了,

 

“我们都属于黑夜。”

 

 



2


 

Steve Rogers 确实不是吸血鬼,或许应该说他不是个真正的吸血鬼,即便他依旧无法抵抗嗜血的本能。

 


本节微量NC-17 ,图链 

 


3

 

“我又睡了多久?”

 

头昏昏沉沉,像是在里面塞了一万只沙丁鱼一样把脑浆搅合得一团糟。Bucky坐在床边,Steve和往常一样给他系着花边领巾。暗绿色丝绒配上金线刺绣的礼服外套让他皮肤显得更白了。他灰蓝色的湿润眼睛里还有温软的睡意,迷迷糊糊地问着Steve。

 

“八天,我昨天试着叫你,没有叫醒。”Steve捋顺了他礼服的衣领,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越来越长了啊……”Bucky无奈地叹了口气,“醒着的时候也头疼,还不如睡着。”

 

Steve半蹲在Bucky面前,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半晌,他抬起头,微微皱着眉,蓝眼睛直视着Bucky,

 

“是因为我吗?”他的语气有些愧疚,“因为我…..我靠你的血来活命?”

 

Bucky愣住了一下,随即故作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了一下,

 

“你不是要杀我的吗,Steve?你在担心我吗?”

 

金发的男人没有理会他故作轻松的回话,他那双蓝色的澄澈眼睛好像要看到Bucky 心底一般,让Bucky有点笑不下去了。

 

“你必须得活到我亲手杀了你的那天。”他沉声道,可眼睛里的痛苦与愧疚毫无掩饰地投来,还伴着Bucky看不懂的矛盾情绪,像是教堂内美丽的玻璃彩色花窗被打碎,锐利的碎片割得Bucky心上闷疼。

 

“你在说什么傻话?”Bucky站起身,绕开他走到门边,语气平静,“吸血鬼不老不死,你不知道吗?”

 

他推开门,握着门把的手却在微微颤抖,但Steve不会看到。

 

 


4

 


Bucky对于血液的需求量在增大,一个月一位少女的鲜血开始无法满足他的需求。每个苏醒的夜晚,从心脏开始燃烧般的疼痛一直烧灼到喉咙,他的双眼被欲望逼到只剩下血红。

 

但他总是拒绝吸食Steve的血液,即便Steve是他的血仆,且吸食了也并不会死。他的心里的Steve总是那个年幼的金发小豆芽,他坐在床边彻夜照顾着的病秧子,即便现在的Steve比他强壮得多。

 

他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每个月大抵只有四五天时间清醒。而这几天,他除了享用他这个月的祭品之外,就是被Steve索取血液和身体。

 

Bucky总是任由被欲望支配的Steve做任何事情,他不知道这是出于愧疚还是其他的情感。Steve本来是自由的,而他把Steve变成了他的血仆,他的所有物。

 

血仆是悲惨的生物,他们渴求着主人的血液,依靠宿主吸血鬼的血液维系生命,甚至拥有和吸血鬼一样的强健体魄和能力。然而他们无法成为真正的吸血鬼,而是被更低等的欲望操控。如果没有主人的血液满足,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只知道啃咬和吸血的最低级的野兽。

 

Steve白天依旧会出门,但他不会再告诉Bucky,Bucky只能偶尔从他发红的皮肤能够猜出。他最近愈加沉默,与Bucky很少说话,甚至在躲闪Bucky的眼神。他常常在深夜的时候站在庭院里,对着一朵红玫瑰发呆,然后把它摘下,揉碎,直到满地的花瓣和他手上被刺扎破流下的鲜血混成一团红色。

 

他在瞒着Bucky什么事情,Bucky很清楚。

 

他们在一天晚上做爱的时候,Steve咬住了他的喉管,几乎要把他吸食到昏迷才停下来。Bucky轻喘着,突然问他,你恨我吗?

 

Steve的眼睛血红,那是被欲望支配的血仆无意识的表现。Bucky没指望这种情况下的Steve能回答他什么,毕竟现在即便清醒,Steve也很少会跟他说实话了。他轻笑了一声,权当自己在自言自语。

 

然而当那冰凉的触感一滴滴落在他的脸颊上,Bucky震住了。他看见一向那双坚忍的眼睛里,血红中隐约透着些蓝,在弯月冰冷的光下泛着水光。

 

他们都在掩藏一个不敢挖开的伤口,假装不知道好像就不存在,却在遮盖下早就腐烂到透出森森白骨。

 



 

5

 


Bucky Barnes又一次在夜里苏醒。窗外传来人声,带着愤怒与热血沸腾的嘈杂将黑夜点燃。他起身,推开窗,举着火把和铁器的人们从枯木森林涌来,成片的火光将天空染得血红。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Bucky没有回头,他看着窗外的人群和火光逐渐逼近,灰蓝色的眼睛被照得血红,残忍的獠牙露在唇边。他面无表情,声音听起来反而很轻松,

 

“终于到这一天了吗,Steve?”他笑起来,“你可以杀了我了吗?”

 

背后的脚步声停住了,Steve的声音很冷漠,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从一开始就是他们派来的,对吧。”Bucky转过身,苍白的脸上唇色依然像喝了鲜血一般猩红,“那个女孩,你挡的那刀,我会给你喝我的血。都在你们的计算里,不是吗?”

 

“你有很多机会能够杀了我。”Steve手上冰凉的银刀泛着冷光,眼中的冷漠开始开裂,他的眉头紧锁,阴影遮盖了那双明亮的蓝眼睛,“为什么?”

 

“你难道不是吗?”Bucky棕色的发丝披散在肩头,他微笑着走到Steve的面前,无视手中颤抖的银刀,抚上了他的脸,像是对珍惜的恋人一样温柔,“你又是为什么?”

 

他们都有答案,不需要语言,却全写在眼底。那样近的距离,他们可以听清对方的心跳与呼吸,看清窗外接天火光映照下脸上纤细温暖的绒毛。他们第一次这样认真地看清对方,即使马上就是诀别。

 

外面嘈杂的人声开始清晰,厚重的庄园大门被巨木撞击着,房间的吊灯都在摇晃。

 

“Steve,你永远不会是吸血鬼。”Bucky凑上前来,湿热的气息在Steve耳边缠绵,“你要一直记住,你不属于黑夜。”

 

Steve的身体片刻僵硬了。楼下庄园的大门被撞开,村民怒吼的声音传进了大厅,在房屋里回荡。Bucky突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眼角的细微褶皱甜得宛如渗着糖霜。

 

他猛地退后一步,趁着Steve未反应抽走了他手中的银刀,同时一把打翻了桌上的油灯,火焰顺着散落在波斯地毯上的煤油和木质家具,立刻开始蔓延,点燃了那双海蓝的眼睛。

 

火光中,他看见Bucky白色的绸睡衣胸口的红色血迹逐渐扩大,银色的刀柄停留在他的胸口前,映着烈火呈现橙红的暖光。

 

“心头血,那是解开血的契约唯一的钥匙。”

 

“Steve Rogers,你恨我吗?”

 

火焰吞食了整个房间,漆黑的天空恍若白昼。

 

除了那男孩儿的金发,这可能是吸血鬼这一生唯二可以看到的光芒。

 

 

 

6  尾声

 



人类终于消灭了吸血鬼。

 

当愤怒而斗志昂扬的村民们冲到恶名昭著的吸血鬼伯爵,Bucky Barnes的庄园二楼时,他们只看见了一片红色的火海。

 

大火燃烧了一整夜,天空是血的颜色,直到第二日清晨,整座庄园成为焦炭和废墟。

 

人们搜寻了整个庄园,没有找到吸血鬼的尸体,也没有找到为歼灭吸血鬼、从小进入庄园忍耐数十年的英雄——Steve Rogers的遗骨。他们都成了灰烬,永远消失在了这座罪恶与鲜血的庄园。

 

他们在村里的集市上为Steve Rogers立了他少年时的铜像,以此永远怀念这位为人类的安宁付出生命的英雄人物,也为了谨记那么一段活在吸血鬼阴影下的可怕历史——他们称之为“Bloody Dark Hours”,血腥黑夜。

 

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的男人站在铜像面前仔细端详着,他棕色的短发在夜晚的海风中拂过脸颊。他笑着回过头,眼角凝着幸福的笑意,

 

“嘿,小Stevie,你快看你小时候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别看了,Bucky。太丢人了。”金发的男人带着一顶灰暗的布帽,帽檐压得低低的,一双蓝眼睛在下面带着无奈的纵容,“快走吧,船快开了。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没事,这么晚,没人看见的。”Bucky笑得更开心了,“而且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不是吗?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小Stevie了。”

 

“那可是一个想杀掉你的小混球。”

 

“是啊,他现在也是。”Bucky拉过他的手,灰蓝的眼睛在黑夜里像星星一样闪着光,“在他亲手杀了我之前,我可不能死。”

 

“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做的。”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毕竟你还没亲手杀了我,不是吗?”

 

Steve握紧他的手,微凉的皮肤,他们都一样。

 

“你明明知道。我永远不能杀你。”

 

巴尔干半岛上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即便很多人只把它当作浪漫故事,但它就是存在。


传说中,Barnes公爵与他的血仆Steve Rogers,在最后一夜交换了心头血,挽救了对方的生命,成为永远的伴侣。他们燃尽了庄园,离开了这里,去了遥远而人烟罕至的村庄,过着平静的田园生活,靠对方的血液为食物。

 

世界上最后的两只吸血鬼,以爱为食,在剩下的黑夜里过着无尽的余生。

 

从此再也没有真正的黑夜。



THE END

——————————————

后记

一开始想写一个关于血腥、欲望、仇恨被爱抹平的故事,然而实力有限,篇幅又短,卡壳了好几天,只能在最后一章写个大概剧情。


虽然是烂尾,写得很仓促,但是我还是厚着脸皮发了,只希望能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不想让他们留在不愉快的时光里


希望自己能在以后努力进步,给我爱着的他们一个最好的故事吧

晚安!

评论(14)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