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侧耳倾听 01 (AU/连载)

#新人歌手纯情盾✖酒吧老板浪子冬

#时间美'国1950s左右

#场景背景可参考《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私设严重

#闺蜜组、副cp锤基

#无特殊预警,ooc请注意

#甜向,HE

——————————————————


侧耳倾听  01

 

Hey I just m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 🎵《Call Me Maybe》Carly Rae Jepsen



1

 

“呃……你能再大点声儿吗,伙计,再说一遍?你声音小得跟姑娘似的。”坐在吧台里的橡木高凳上的黑人把手搁在耳朵边。周围实在是太吵了,他不得不提高了声音朝对面的金发男人叫道。

 

十点半,格林威治村中各色酒吧和咖啡馆迎来了黄金时段。现在台上的是纽约最红的单口喜剧演员Black Widow,穿着一字肩小黑裙的性感女人在聚光灯下美艳动人,她大概又说了句什么笑料,台下坐在小木桌旁的近百名观众们边笑边鼓着掌的声音快把煤气灯震碎了,里面还杂着几声尖锐的口哨声。

 

鼻间是雪茄和烈酒混合的糟糕空气,或许还有点大麻。Steve Rogers微微皱着眉,看来这波笑声一时半会儿是没法停下来了。他手撑着木制吧台,向前倾着身体,努力想大声点让对面的男人能听清他说话——毕竟这是他今晚第三遍重复这个问题了。

 

”Wilson先生,我是说,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帮我排个好点的时间。起码别是凌晨一点半。”

 

“拜托,别叫Wilson先生,Sam 就行。”Sam Wilson端起手边的玻璃杯,把最后一点酒灌下了肚,“想要更好的时间?你看凌晨两点半怎么样?希望你别把打扫的Sophia唱睡着了,她总是没打烊就先开始摆凳子。”

 

“我是认真地在找你商量,Mr. Wil… Sam.”Steve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点半真的太晚了,上周那个时候我在台上,下面根本只有在调情的情侣,他们不会听的。”

 

“昨天有个乐队来找我调时间,说他们主唱要再那么晚回家,他老婆就跟别人跑了。”Sam表情没有一点松动,“你知道我怎么告诉他们的吗?”

 

Steve挑了下眉,表示在听,Sam接着说了下去,

 

“那不妨离了婚再继续来这儿唱歌。Winter的台上永远不缺优秀的演出。”Sam撇了下嘴,“所以,不管你是回家奶孩子还是陪女友,同样的话也给你。”

 

这话听来嚣张,但Steve Rogers知道他没有吹牛。格林威治村永远不缺叛逆张扬的文艺,而Winter——作为格林威治村最有名的酒吧之一,这里的舞台每晚都有全纽约最知名的艺术家进行演出,当然也捧红过不少歌手。若不是如此,Steve也不至于向他这样请求。

 

“我并没有孩子或者女朋友。”Steve下意识地先反驳了一下,“我那会儿并没有什么事……我只是希望能够有真正懂的人听到我的歌。”

 

“噢,那一点半就更是个好时间了。Thunder,你总该知道的吧,现在纽约小有名气的歌手。他就是那个时段被Laufeyson唱片公司挖去的。”

 

Steve还想说点什么,但是Sam摆了摆手,从一旁给自己端了杯坚果,

 

“好了,朋友,嗯……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Steve.”

 

“噢,但愿这是个假的艺名,虽然听起来并不像……”Sam拿了颗杏仁丢进嘴里,“别在这里用真名演出,Steve,以及如果你真的想换时段,不妨自己先想想怎么唱得够好来引起观众注意,而不是耽误我们俩的时间。”

 

Steve没回话,他沉默地低着头,转着手上的酒杯,好像在思考什么。台上的女人道了晚安,四周又响起了一阵欢呼和掌声,这让他想起上周凌晨一点半、狂欢后懒散而沉默的酒吧,他心情更差了。

 

浓郁的香水味突然袭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旁边的座椅上,熟悉的女声传来,比音响里传出的显得更年轻,“来杯喝的,Sam。老天,这双鞋今晚会要了我的命。”

 

“Natasha,你今晚表现真的很不错,他们都笑翻了。”Sam迅速地倒好一杯酒递过去。

 

“别扯了,你一直在跟帅哥聊天,我从台上看得一清二楚。”Black Widow,被Sam叫做Natasha的女人看向了Steve,“调时间?”

 

Steve尴尬地点了点头,他并不是很习惯被陌生人扯入谈话,即便面前的是全纽约的明星女士。

 

“我猜Sam肯定拒绝你了,他总是这么不近人情。”Natasha瞟了一眼吧台里的男人,对方无奈地耸了下肩,“但我可以教你点诀窍。”

 

“什么?”

 

“大概是上个月吧。有个男喜剧演员的妻子,连续送了这家店的老板一礼拜自己亲手做的李子派,”Natasha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对Steve说道,“然后他得到了周五的十点半。”

 

“别吧,我就说为什么他让那么尴尬的表演上黄金段,”Sam翻了个白眼,“Bucky喜欢李子派?”

 

“我真希望你的脑子能尽职点,Sam.”Natasha不屑地看着他,“他明显是看上了那个男演员的屁股。”

 

“这家的老板会来这里?”Steve终止了这场玩笑,他看上去不太跟得上两人对话里巨大的信息量,所幸他的关注点也不在那些奇怪的地方,“我从来没见过,我以为他只负责赚钱。”

 

“他最近比较忙。”Natasha取过她酒红色的呢大衣,利落地套上之后理了下那头漂亮的短卷发,“不过今晚后面有Thunder的演出,他应该会陪朋友来。”

 

她拎起旁边的小皮包,突然停下动作,那双冷艳的眼睛上下扫视着Steve,在他贴身毛衫包裹下隐约可见的健硕肌肉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突然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你有他想要的东西,抓住机会。我猜他会为你多留会儿。”她的语气暧昧不明,Steve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转身离开了。

 

Steve转过身向Sam投去询问的目光,对方朝他摊了下手,

 

“就像她说的,伙计,抓住机会吧。”

 

 

2

 

James Barnes今天晚上心情并不是很好。

 

他刚刚被父亲硬扯着应付了一场大法官家里僵硬的社交晚餐,明天要起大早去给一大群傻乎乎的大学生上乐理课。可现在已经是午夜12点,他不仅没法躺倒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舒服地睡一觉,还要穿着那身昂贵的定制西装,在最拥挤的时刻刚过去的酒吧里抽着烟。空气还是浑浊又闷热的,让他今晚喝的那份难吃的龙虾浓汤都要吐出来了——他打赌那只龙虾一定是变质了。

 

如果不是Loki用他家公司那个演员的联系方式作交换,鬼才陪他看他的金发大胸情人唱歌。他把才刚抽完一半的烟恶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端起手边的酒杯抿了口杜松子酒。身边的椅子空无一人,舞台也一样,谁知道Loki要在卫生间跟Thor Odinson调情调多久。

 

James Barnes叹了口气。糟糕的晚上,他暗暗想着,需要点更糟糕的东西。他从口袋里摸了根大麻出来叼着,拿起桌上银色的金属打火机想点燃它。银轮磨了几遍也没打出一丝火花,他失去耐心,把打火机啪地一声关上丢在桌上。

 

“您需要火吗,Barnes先生?”背后穿来一声充满磁性的男声,吓得他险些让大麻从口中掉出来。这可是今晚他手上唯一的一根,还是Loki刚塞给他的,他可不敢带着这玩意儿跟父亲去大法官家。

 

他偏过头,正想骂一句这个偷窥他还突然吓人的男人。但当他看到侧后方站着的男人时,今晚唯一的大麻这次真的掉到了地上,而他同时忘记了自己准备好的脏话。

 

金棕色的发服帖的梳在脑后,浓眉,英俊得很标准的五官,深邃的蓝眼睛专注地看着他。当然更吸引他注意的是那具包裹在灰色鸡心领紧身线衫里的完美身材,大块结实的胸肌,窄腰和模糊的腹部线条,臀部很翘。

 

当自己梦中情人型的男人站在面前时,什么反应才算正常,James Barnes不知道。他脑子里除了对这具完美躯体脱光了是什么样的幻想之外,装不下别的东西。

 

“Barnes先生?”对面的金发男人打断了他的幻想,对方显然意识到了他“欣赏”的眼光,但还是有很有礼貌地对他说话,“您没事吧?”

 

“啊,不好意思。”James Barnes轻咳了一下,“你是?”

 

“Steve Rogers,我是个歌手。我今晚要在这里表演。”

 

“噢?你找我有什么事吗?”James一手搭在椅背上,歪着头看着他。

 

“我听说您是这儿的老板,Barnes先生。”Steve的表情很严肃,这让James觉得他有点可爱,“我需要一个机会,我想让您听听我的表演。”

 

“你是几点档?”

 

“一点半,先生。”

 

“现在上去吧。”James Barnes抬了抬下巴,示意Steve现在就可以去舞台上,“我可以听一听。”

 

“可是我听说一会儿Thunder要表演,Barnes先生……”Steve看上去有些迟疑。

 

“不用管他,我是这儿的老板,我说谁上台,谁就可以上。”James 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眼角会露出动人的细微褶皱,像个甜美的少年,让Steve有种他还是高中生的错觉,“去吧。还有,叫我Bucky就可以了。”

 

“谢谢你,Bucky。”Steve蓝眼睛里露出感激的神色,他拿起地上的吉他,向舞台上走去。

 

Bucky调整了下坐姿,舒服地窝进椅子里,眼神没离开Steve的背影一秒。他真的太辣了,Bucky不由地在心里感叹,那个完美的身材完全符合了他的所有期待。他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他是谁?”黑色齐肩发的男人神色阴沉地走来,来开一旁的椅子坐下,“我老远就听见他叫你Bucky。”

 

“应该是新人吧,叫Steve Rogers。你的大胸情人呢?”Bucky瞥了他一眼,看着他糟糕的表情明知故问。

 

“我俩掰了。我要炒了他,他别想在纽约混了。”Loki露出咬牙切齿的微笑。

 

“别扯了,Thor Odinson现在可是多的是公司想签。别跟钞票过不去。”Bucky双手交叠起来搁在膝盖上,眼神转回到台上,那个金发的英俊男人正在有点不知所措地调整话筒的高度,看上去有些紧张又天真。

 

“他知道你是想跟他上床吗?”Loki目光复杂地看着Bucky不自觉的微笑,对方明显心情很好,手指无意识地打着节奏。

 

“他总会知道的。”

 

 

——————————————————


写多了正剧刀,所以想弄点甜的调整一下心情

50年代那段时间略显混乱的文艺气象是我的心头好,但也不算特别了解所以还是照常瞎编多

深夜挖坑,有点恍惚,努力填平每个坑


感兴趣的天使可以考虑给我小心心呀,评论来聊天就更开心了!

——————————————

下文链接 02

评论(21)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