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y Dark Hours 上篇 (吸血鬼AU/短篇三发完)

#血仆盾✖吸血鬼冬,年下

#前期类似芽詹,后期盾冬

#一辆假车,上篇不仅没肉还沙雕,请谨慎上车

#写多了正剧之后的放飞自我

#标题实在是不知道翻译成什么好,就这样吧

#血腥镜头警告

————————————————


Bloody Dark Hours  Ⅰ

 

 summary:唯一的高贵纯血吸血鬼Bucky Barnes伯爵意外捡了只豆芽菜Steve准备养肥吃,没想到豆芽菜一夜长壮,把他吃抹干净......

 

1

 

 

浓重的乌云遮盖了月光,奢华却灰暗的庄园里隐约传出女人刺耳的诡异尖叫,暗鸦惊叫着从干枯的枝头飞起。

 

没有一丝光亮的室内,华贵的波斯地毯呈现暗沉的猩红色,精雕细琢的家具上繁琐的花纹,一旁的画架上还放着一副肖像画——画上是个年轻的男人,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上沾着几滴诡异的暗红液滴,艳丽的殷红嘴唇勾起惑人的笑容。英俊深邃的面部线条,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像是能够摄人心魂,眼角的细微褶皱都十分动人。他酒红色的礼服缀着黑色的重叠花边,站在一扇大落地窗前,窗外是干枯的树枝和惨淡的圆月。

 

画中的男主角站在画架前仔细的端详了一阵,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蹲下身,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躺在地上的女孩还逐渐失去温度的脸。

 

“画得真好,这是我近四十年来看过最优秀的肖像。”他轻声说着,声音柔和得像对情人的缠绵,可锐利的雪白獠牙却沾着淡红的血迹。女孩面色发青,白皙的脖颈上还有着两个狰狞的血孔。

 

他伸出手,将地上穿着精美衣裙的女孩逐渐冰冷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抱起,走出了房间。

 

黑猫发出兴奋而渴求的叫声。

 

 

 

2

 

巴尔干半岛上的偏僻小村庄,四周围绕着大片只剩下枯枝的林地,里面还有动物的森森白骨。倘若有人有胆量穿过这片诡异的枯树林,就能看见那座装饰奢华却破旧阴森的庄园。父母都警告过孩子们,不要靠近那座庄园,尽管总是有调皮的孩子妄图探险,但他们常常连那不知何处会出现头盖骨的森林都还没穿过,就吓得哭着跑回家了。

 

人们平时不会提起那座庄园,但它和它的主人的存在,是村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传言中,那座庄园住着一个古老而邪恶的生物最后的血脉。在几个世纪以前,他们还是优雅而高贵、凌驾于人类之上的高等种族,人类称之为吸血鬼。


他们繁衍极慢,数量很少,生活在黑夜里,拥有长生不老的美丽容颜,面对普通的武器根本毫发无损。他们靠吸食人类和动物的新鲜血液为生,但捕食挑剔而克制。正因为畏惧其强大的力量,人们会定期献祭美丽的少女给他们,以少部分的牺牲维持两个种族之间的平衡。

 

但每个种族都会出现恶劣的个体,吸血鬼中也不例外。吸血鬼先祖之一Edward逐渐不满足于每个月一次的少女血液,贪婪开始膨胀,他的要求开始增加,每月逐渐从一名少女加到四个、五个,甚至每天都要。村民们无法承担他无限膨胀的欲求,于是不再提供祭品。


而当Edward发现这个事实后,他勃然大怒。他开始在黑夜里潜伏入村庄,咬睡梦中的村民,却不吸干血液,让他们成为他血的奴仆。被咬过的人们逐渐像吸血鬼一样渴望血液,在白天变得虚弱,他们开始失去作为人的理智,撕咬牛羊鸡鸭,再到人类。黑暗与恐惧在村庄中弥漫。

 

那是一段血腥的历史。人类最终开始奋起反抗,与吸血鬼还有他们的血奴之间展开了长达百年的恶战,并且毫无疑问,人类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后吸血鬼的贵族Barnes家族族长认为这样只会两败俱伤,他暗中协助人类的猎人,销毁了被欲望控制的像禽兽一般的血奴,消灭了支持Edward的所有吸血鬼,甚至包括自己的族人。长达百年的血腥战争就此结束。

 

然而经此一役,吸血鬼种族陷入了彻底的败落。他们繁衍极其困难,后代的生存率又很低,而身为纯血种的骄傲不允许他们标记人类来增加自己的族人。本来长生不老的吸血鬼,却因人类的激进力量吸血鬼猎人不断进行暗杀,数量逐渐减少,趋近灭绝。

 

因此,时至今日,Bucky Barnes成为了这片地区唯一的吸血鬼,孤独地在庄园内度过无尽余生。所幸他不太需要考虑生计,毕竟每月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他都会在庄园门口收到村庄送来的食物——一位美丽的花季少女,这是战争双方的妥协,用有限的牺牲换取和平。

 

所以,他等了一个月的花季少女,为什么会变成现在庄园门口这个瘦弱的小豆芽菜?

 

一身华服的Bucky Barnes伯爵站在自己的公馆门口,低头看着这个眼神倔强的金发瘦小男孩,对方正仰着头,在很严肃地盯着他。他期待着白皙丰满、留着鲜美血液的少女没有出现,这让他十分失望。他很无奈地皱着眉,一边准备关门一边说,

 

“小豆芽,你走错路了。顺着那边树林回去。”

 

看上去瘦小的男孩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拉住大门的金属把手,Bucky有些不耐烦,停下关门的动作,他现在饿得要命,希望这个小男孩能趁他失去理智之前赶快说完离开。

 

“我……我是您这个月的……祭品,伯爵大人。”男孩语气生硬,有些磕绊,像是刚准备替场的演员背着不熟练的台词。

 

祭品?他什么时候要求过品质这么差的祭品了?Bucky Barnes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他瘦弱得一阵风都能刮走,身上的衬衫因为太大而晃荡着。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对他习惯于黑夜的眼睛来说太刺眼了,应该还有贫血哮喘之类的病症。那张小脸也因为瘦而棱角分明,但五官很漂亮,一双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如果能多点肉应该是挺好看的少年,Bucky思忖着,然后不禁为自己的思维感到好笑。

 

他好像把精力放在一个非食物的人类上太多了,尽管他平时在用餐前总是喜欢跟他的食物增加一些情趣。Bucky挑了下眉,突然有一丝恶劣的心思,他半蹲下身,看着男孩儿倔强地板着的脸,露出了亲切又甜蜜的的微笑,

 

“嘿,小伙子,你真的想当我的祭品吗?”他笑着,舔了舔艳红的嘴唇,露出一颗白色的獠牙。他看到男孩紧张地肩膀都僵硬了,他慢慢凑到男孩纤细脆弱的脖颈边,磨人地呼着气,他斜着眼看见男孩已经把眼睛紧闭了起来,有些害怕地抿着嘴唇。Bucky终于没忍住,笑了出声。

 

“快回去吧,”他站起身来,得逞地看着还闭着眼睛僵直在原地的男孩,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告诉村长,明天按时送来,我可以不追究。”

 

他转身准备离开,心里念着今天的坏运气,晚上又要饿肚子了。但此刻他的衣角又被人拉住了。这个男孩儿怎么这么缠人,他有些不耐烦了,正想把男孩儿甩开,这个小豆芽菜说话了,

 

“不是村长,是我替那个姐姐来的。”男孩的脸还有点惊吓过后的微红,但蓝色的眼睛坚定而恳切,明显并没有被Bucky刚刚的威胁吓到。这个男孩儿很有趣,Bucky Barnes惊讶地发现自己很少见地对食物以外的生物产生了兴趣,

 

“你为什么要替她来?”

 

“为了杀你。”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为什么?”

 

“你杀了我的姐姐。”

 

Bucky饶有兴致地勾起了嘴角,“那你准备怎么杀我?”

 

“我总有一天可以杀死你。”男孩看起来对Bucky玩笑的态度很生气,他眉头都皱了起来,蓝眼睛很不满地盯着Bucky。

 

“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替我工作,等到能杀我的那一天吧。”Bucky摆摆手,拉开了房门,自己转身走进了房间。

 

“你不吃我吗?”男孩跟在他身后进了门厅,迟疑地问道。

 

“我还是很挑食的。”Bucky懒懒散散地走上了楼梯,“你叫什么名字?”

 

“Steve. Steve Rogers.”

 

“那么,小Stevie。”Bucky趴在木质楼梯的栏杆上,看着楼下的男孩儿,笑的时候露出两颗洁白的獠牙并不可怕,反而让Steve想起打哈欠的猫咪,“现在是你的第一个工作,去外面抓只斑鸠回来。”

 

“斑鸠?”

 

“你把我这个月的大餐弄跑了,总得给我找点什么果腹吧?”Bucky苦笑。

 

于是在这天的后半夜,当Bucky Barnes坐在自己卧室的床边照顾着没抓着斑鸠,反而哮喘犯了的Steve,他才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惹了个小麻烦回家。

 

他抚过男孩冒着冷汗的额头,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Bucky Barnes,把他养肥了再吃吧。

 

 

3

 

事实上,豆芽就是豆芽。即便再怎么养,只会从小豆芽变成长一点的豆芽而已。

 

SteveRogers刚到Barnes庄园的时候才刚刚八岁,转眼现在就长成了18岁的少年。即便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弱不禁风,但是个头已经长到快和Bucky一般高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男孩还是真的很勤快能干的。看上去老旧蒙尘的阴森庄园在这十年内Steve的修缮下变得崭新而明亮,庭院里还种着鲜红的玫瑰花。Bucky不止一次抱怨过,这样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吸血鬼的气派了,尽管他的抱怨一点也没起到效果,可能Steve也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一点开心的。

 

Steve的身体还是很弱,但他犯哮喘的频率变得低了很多。Bucky已经习惯了在他生病时照顾他,在他稳定下来后整晚坐在他旁边看书或者拉拉小提琴。Steve会在白天他睡觉的时候走到村庄上去买食物回来,但是晚上Bucky看见他的时候总是会鼻青脸肿。在Bucky多次的逼问之下他才肯说,因为村里的小孩儿骂Bucky是怪物,他是怪物养的宠物,所以他才去打架的。

 

“你自己清楚你打不过的吧,Stevie。”

 

“那就意味着我不能打吗?”

 

Steve总是有着奇怪的执拗,比如打些打不赢的架,比如想杀杀不掉的人。

 

Bucky偶尔会在他认真工作时问他,Stevie,你为什么要一直留在这里工作啊,你是不是迷上我了。

 

瘦弱的男孩脸上总是会闪过不自然的红晕,蓝色的眼睛躲闪着他戏谑的目光,

 

“因为我要杀了你。”

 

Bucky总是在这时笑得很夸张,那苍白的肌肤都好像带上了血色,他然后轻轻搭着男孩儿单薄的肩膀,被Steve有些嫌弃地推开。多一个人类一起生活的感觉也没那么差,Bucky开始产生这种想法。

 

夕阳笼罩下的卧室,纯黑色的厚重床幔被人慢吞吞地从里面撩开。Bucky Barnes的一天刚刚开始。他迷糊地揉了揉眼睛,熬过了一个月没有人血喝的日子让他的精神状态很差。每次享用完祭品的后半个月,他都靠着鸟类和牛羊的劣质血浆勉强维持力气,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昏睡的。

 

Steve端着装满热水的铜水盆走进了房间,带着热气的毛巾软乎乎地敷上了Bucky的脸上,闷得他有些难受,但好歹让他清醒了一点。Bucky坐在床上,任由Steve像给个人偶一样穿衣服一样摆弄着他,给他套好衣服裤子,系好衬衫的每一粒珍珠扣,理好黑色的蕾丝领结。他看着眼前少年认真的表情,刺眼的金发和那双蓝眼睛还与十年前无异,但眉眼已经长开了,除开瘦弱的身材,整个人长相英俊舒朗,放在外面绝对是少女倾心的对象。他的眼光真好,Bucky在心里夸了下自己。

 

“你在笑什么,Bucky?”Steve抬起眼来看着他。

 

“要叫Bucky哥哥。”Bucky严肃地纠正他,尽管这个纠正从十年前就没有成效,还被小小的Steve嘲笑他装年轻。

 

“快到时间了。”Steve并没有理会Bucky的纠正,他站起身,退到一边,“衣服穿好了。”

 

Bucky从床上起身,整理了一下礼服褶皱的边缘,“那和平时一样,Steve,你呆在隔壁……”

 

“不要出来,戴好耳塞,不要好奇。”Steve打断了他的嘱咐,“你每个月都要说一遍,Bucky。”

 

“我怕你忘记了。”Bucky走到窗边,昏暗的天色下,穿着淡蓝色衣裙的少女站在庄园门口,女孩脸色阴郁地环视四周,“我该出去了,我的小公主到了。”

 

“我哪次违背过你说的吗?”Steve推开旁边直接通向隔壁卧室的门,“晚安,Bucky。”

 

“你又忘了要叫Bucky哥哥。”

 

承诺是经不起反复质疑的。

 

这个道理Bucky Barnes希望自己能够早点懂。然而当那个看时乖巧的蓝裙少女持着银匕首向他冲来,隔壁的青年却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用那单薄的身体挡住了迎面而来的一击,他的大脑只剩一片空白。

 

他的脸上还沾着鲜红而滚烫的血滴,他不知道是谁的。地上暗红的地毯被成片的血液染黑,女孩蓝色的衣裙染成血红色,她惊恐地睁大着眼睛,胸口处一个巨大的空洞,血肉模糊的心脏被丢在一旁,好像还在跳动。

 

他跪在地上,抱着Steve的身体,温热的血液不断地涌出。Bucky看着他逐渐苍白的脸色,变得像个吸血鬼一样。那双蓝色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并没有说一句话。神采逐渐涣散。

 

室内浓重的血腥味无法唤醒他的一点食欲。整个身体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眼眶酸得厉害。他迟疑了片刻,像是下了巨大的决心,咬紧了下唇,从胸口摘下金色的胸针,拿尖端在自己的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把,暗红色的血液瞬间涌动出来。他颤抖着,将手腕慢慢靠近Steve的唇边。

 

“对不起,Steve。但你可能永远都不能再呆在阳光下了。”

 

“我们都会成为怪物,共享无止境的漆黑岁月。”

 

“直到世界尽头。”


————————————————

我早就预料到了自己会有写pwp写到剧情字数爆炸的一天(手动抽烟)

本来预计中的暗黑童话系列彻底破灭了

最近写正剧太lui了想休息一下,没想到写得这么崩,泪奔


我现在莫得感情,只想让被变成吸血鬼盾的芽芽赶紧上了冬

你们要是对这个故事感兴趣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吖!我会尽快把它写完了(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

中篇 Ⅱ

2018-08-03 #盾冬  

评论(31)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