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3(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本章预警:无预警,剧情过渡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3

 

O majesty, when you thou dost pinch thy bearer thou dost sit, like a richarmor worn in the heat of day that scalds with safety.

王权啊,你折磨着你的拥有者,如烈日下厚重的甲胄保护着,却也灼伤了穿着它的人 

————Shakespeare 《亨利四世》

 

 

 


1

 

“好啦,不打了,我投降了。”棕发的男孩儿把剑往旁边一丢,金属撞击地面发出铮铮回响,他同时灵巧地向后一跳,躲开了对面的金发男孩的直直瞄准心脏的一击,双手举起,“你赢了,Steve。”

 

Steve Rogers陡然收住手上的动作,剑在空中灵巧地一转,干脆利落地收入剑鞘,“Bucky,”他无奈地看着对面的男孩俏皮还有点耍赖的笑容,“你又想偷懒了?”

 

“不是啊,我是真的不擅长剑术。”棕发的男孩嘟着粉嫩的小嘴,灰蓝色的眼睛里狡黠的笑意像只得逞的小狐狸,“我真的打不过了,才投降的呀。”

 

“你刚刚完全有机会格挡的,”Steve摇摇头,“Bucky,你必须要好好练习剑术……”

 

“我早上在花园那边发现一个知更鸟的鸟巢。”Bucky毫不犹豫地打断了Steve接下来准备好的一段教导,两步跑到他面前,用肉乎乎的小手拉过Steve的手,温软得像团棉花糖。Bucky仰起头来,笑得很灿烂,“我们去看看吧。算好老师来检查的时间之前回来就好了。”

 

这个狡猾的小男孩总是能知道,做出什么样的表情能够让Steve无法拒绝他。一半可怜巴巴的央求,一半有恃无恐的娇纵,那张软软的小脸上挂着的笑容和眼睛里的期待,Steve总是不得不心软。

 

算了,他不喜欢剑术就随他吧。Steve想着,他永远当一个被保护着的、像现在一样无忧无虑的小王子也好。

 

那样他还能永远把他锁在自己的牢笼里,那里无风无雨,需要一只天真又脆弱的金丝雀。

 

“你不专心。”

 

锵的一声金属剑重重相撞的脆响,熟悉却陌生的冷酷声音将他脑中的回忆撞击得粉碎。Steve完全凭着多年来的肌肉记忆,条件反射地抬起剑,挡住了Bucky迎面而来的一击。剑刃处钢铁的猛力碰撞传递到剑鞘,震得他右手虎口处生疼。

 

但Steve知道Bucky刚刚那一击并非有意置他于死地。根据刚刚一小段时间的交手,他明白,凭借Bucky的真正实力,完全有能力在他走神的片刻间就一剑刺穿他的喉咙。

 

活在他记忆里的Bucky Barnes还是那个小王子,天真无邪,顽劣率真,热爱着花草鸟兽和艺术歌舞,在舞会和社交活动上八面玲珑,对于莽夫们热爱的钢铁战争与血腥不屑一顾。

 

他原来一直在藏拙。当如今再次细细回忆起童年他们一起练剑的场景时,Steve才真正明白。他明明有着极高的天赋,却天天吊儿郎当的态度来推脱,并非是真的讨厌剑术,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实力,也是为了维护身为太子的Steve的尊严。

 

“你想让着我吗?”又是一道凌厉的剑气,Bucky的起手极快,动作诡谲而虚实不清,配合用着轻巧细长的穿甲剑(Estoc①),高速挥舞下的锐利剑尖步步紧逼,疾速的破空声尖锐得像要刺破耳膜。


Steve力量型的运剑很大程度限制了速度,对抗这种轻盈中透着阴狠的攻击十分吃力,只能后撤等待时机。“还是你觉得我的实力根本不配你用出全力?”Bucky声音冷漠中却有了怒火,一剑高速地戳刺像在泄愤,明显情绪不稳定。

 

Steve敏捷地向侧边闪身,趁着Bucky刚刚一时冲动下完全没思考的动作,挥起刃身宽厚的阔剑②劈去。Bucky反应很快地后撤,与Steve拉开一段距离,及时起剑挡住,但还是没赶上剑锋的速度。黑色的皮革上衣的袖子被割开一道口子,手臂上应该被划破了表皮,因长期被礼服包裹得完完全全而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一道殷红的血口。

 

像一头被刺伤闻到血腥味的狼,他那双一开始冷酷漠然到死气沉沉的眼,开始被嗜血的杀意填补,Bucky死死地盯着Steve,稳住身形,穿甲剑的冷光在脸侧闪过,急如闪电。


但他明显有些心急了,戳刺有些乱了章法,而因为两人拉开的距离,逐渐掌握他的节奏的Steve此时掌控的先机,抓稳阔剑砍劈的第一次力度,跟着惯性开始压制Bucky的动作。

 

“你想要什么,Bucky?”Steve又是一个蓄力后的劈斩,Bucky横摆起穿甲剑,强行抵抗住这一击,但那巨大的力量感还是让他不由地退了几步。

 

“我的王冠,”Bucky咬紧了下唇,纯白的齿在红艳的嘴唇上毫不客气地留下渗血的伤口,那种血腥的美感让Steve有片刻的失神,Bucky突然发力将横在自己面前的阔剑推开,利落地抽开剑,向Steve此刻正失防的腰间刺去,“还有你的命。”他冷笑了一声。

 

锐利的穿甲剑无视着Steve衣服下锁子甲③的防护,他努力闪避,然而铠甲和重剑让他无法快速地完全躲开,腰侧被刺开了不浅的伤口。他闷哼一声,退开以躲避Bucky紧接的突刺,但Bucky明显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他不断地压缩着两个人之间的空间,以防Steve有足够的距离和时间来挥起沉重的阔剑。

 

“你真的会要了我的命吗,Bucky?为了王冠?”Steve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腰间的伤口不至于致命,但失血和疼痛感使他现在的每个动作都是硬撑,但他仍然挑衅着Bucky,“你要是真的下得了手,怎么会等到现在?几个月前我不过是你牢笼里待宰的羊。”

 

那双燃着血腥气与怒火的灰蓝色眼睛在动摇。他太清楚Bucky Barnes了,清楚他那个虚假而阴晴不定的残酷下,软弱的灵魂和矛盾的内心。Bucky从来不是个真正的君王,哪怕他总是用暂时的仇恨来麻痹自己的心软,他却总是破碎而摇摆的。

 

“你爱我,Bucky Barnes,”Steve忍受着剧痛,他的脸色苍白,却挂着无所顾忌的桀骜笑容,他像是冰冷的法庭上,对死刑犯下最后通牒的大法官。即便面对Bucky毫不留情的利剑步步后退,他的话语却笃定到残忍,像是在直接剖开对方的心脏,念出里面最不愿意告人的羞耻伤疤。

 

“你在说些什么荒谬的蠢话。”Bucky手中的细剑已经快到只看得见银色的闪光,Steve已经被他逼到高台的王座附近,并且不得已还在后撤。他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眼里却是濒临崩溃的动摇,他冷笑着嘲讽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愚蠢了,谈论什么?爱?”

 

“你都需要骗自己才能坚定信念了吗,Bucky?”Steve轻笑了一声,被逼到绝境,脸上却是稳操胜券的从容。他被Bucky的动作压制到跌坐在王座,却突然一把将手中的重剑丢在地上。沉重的铁器在地上和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金属震动的回声,空荡的大殿中霎那间安静下来。Bucky持着剑,停下了动作,眼睛盯着Steve,如刻入骨髓的尖刀。

 

Steve坐在王座上,像是放弃了所有的挣扎。没有任何防备的动作,全身所有致命的部位就那样暴露在Bucky面前。因疼痛而流出的冷汗打湿了他额前的金发,脸色苍白,看上去狼狈而脆弱。但他的笑容依旧嚣张而不可一世,他看着眼前像头被激怒的兽一般的Bucky,微笑着轻声说,

 

“你爱我,所以你以前不能杀我,现在也一样。”

 

Bucky像是被戳中痛处恼羞成怒一般,瞬间浑身都紧张起来,他一把举起剑,直指Steve的心脏。

 

“那不如就试一试,我能不能杀你。”他的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咆哮,愤怒和压抑混杂,他的理智已经无法主宰他。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那双澄澈的眼睛里,藏不住任何情绪。在这样咫尺间的距离,Steve看着那双眼睛里自己清晰的倒影。爱意、仇恨、坚定、动摇、希冀、绝望,他已经被矛盾的情绪撕扯到濒临破碎却浑然不知。

 

Steve突然一把握住他放在自己心口上的剑,往胸前拽了一寸,让那锋利的刀尖紧贴着他的胸口。Bucky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怔住了,一时间由他握住了剑。因为拖拽的动作,锋利的侧刃让Steve的手掌瞬间鲜血淋漓。可他却仿佛失去了痛觉,依然微笑着,笑容甚至可以说是温柔,

 

“那来吧,Bucky。我的心脏,我的命,都在你的手下。”他握着剑的力量更紧了,手掌上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流出,一滴滴打在他洁白的衬衫上。他甚至把剑尖再往心脏处压了一点,Bucky能够感觉手下的剑快要穿透那层坚硬的锁子甲了。

 

“你从小总是向我投降,这次轮到我了。”他笑得很纵容,像极了小时候花园里那个金发的太子。

 

“来吧,我亲手把王冠送给你。”

 

“捅穿了这层皮肉,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君王了。不是因为我的死,而是因为你已经彻底没有真心了。”

 

“Bucky Barnes,我送你这个残酷的王座和至上的王冠,而你以后的每个夜晚都孤枕无眠。”

 

他微笑着,一字一句,清晰沉稳。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平静地看着Bucky。那双握着剑柄的手在忍不住地颤抖,Bucky的眼睛已经被泪水逼得发红,却硬是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来。他也在看着Steve,看着他目光跟随那么多年的阳光,即便现在的黑夜让他的双眼模糊不清。

 

“杀了我,Bucky。但是不要再否认了。你爱我。”Bucky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温柔得像春日蔷薇园内带着馨香的风,说出的话语却残忍地在他最脆弱的神经上凌迟。

 

夜风拂开了乌云,透亮的月光揭开了室内的阴影。他看见了,那个棕发的王子脸颊上早已是布满泪痕,那双湿润的灰蓝色眼睛痛苦地看着他,里面不断涌出晶莹的液滴。Bucky Barnes,这个不可一世的骄横王子,在哭泣。

 

他握着剑的手抖得很厉害,像在挣扎什么,迟迟不肯发力。刹那间,他突然皱紧眉,紧盯着Steve,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却又带着绝望的嘲讽。

 

Bucky突然开始放声大笑,整个人已经陷入癫狂的支离破碎,那歇斯底里的笑声在空旷的殿堂上空回响,令人毛骨悚然却心碎。

 

“Steve Rogers,你永远是我的死穴。”他停下了笑声,眼里的光芒灰暗了下来,好像抛弃了所有的希望与执念,那是他最后的妥协。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Bucky的腰间被插进了一把小刀,深到只剩下一个刀柄露在外面。

 

Steve Rogers站起身,神情淡漠,他甩开那把抵在自己胸前的长剑,搂住Bucky逐渐脱力下滑的身体。他附在Bucky耳边,声音缠绵而温柔,

 

“你还是不能当一个君王,Bucky。”

 

“真心永远是我们的死穴。”

 

“我会保护好你的。”

 

 

2

 

1416年7月,英王Steve Rogers于登基前一晚被刺,所幸只受轻伤,并无大碍。

 

行使暗杀的是一群偷渡而来的法兰西人,为了复仇深夜潜入皇宫,当然全部被当场击杀,无一存活。

 

Steve Rogers国王陛下年富力强,修养一周后,登基仪式继续举行。他头戴王冠,身披红色法兰绒斗篷,金发在阳光下闪耀,蓝眼睛高贵而迷人。伦敦市内全是民众为新王的欢呼和投掷的鲜花,欢庆气氛高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快乐的笑容。

 

那天是个美丽的大晴天。只可惜在登基仪式中途,突然有随风而来的乌云,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人们激动的情绪。

 

与此同时,伦敦塔空闲已久的顶层囚房,迎来了它的新囚犯。

 

“殿下,您还满意您的新居吗?”




——————————————


注释:①穿甲剑(Estoc):它其实是一种放大的锥子。完全不考虑斩杀的需要,在长达90到100厘米的剑身上,往往有着三棱、四棱、菱形甚至圆形的横截面,而在可以双手使用的剑柄后也往往有着如同短枪托似的配重球,可以用肩膀加大突刺的力量。 虽然对穿着铠甲的士兵来说穿甲剑是如同恶魔般的存在,但是在肉搏时实在是吃亏。不过对真正擅长使用它的高手来说,高速挥舞时的穿甲剑锐利的尖端是有着极其可怕的威力的。而这时,他们也会用预备的左手短剑对敌人时间伺机做最后一击。

②阔剑(Broad sword):阔剑是有着典型英格兰风味的武器。平行的剑刃,长椭圆的头部,较宽厚的刃身和够双手使用的剑柄,在十一到十五世纪中一直是主流的个人武器。传说中亚瑟王的削钢圣剑艾克斯卡里巴(Excaliber)也是一把阔剑

③锁子甲,也称作链甲(chain armor,chain mail),但有别于链甲,有时简称为“锁甲”,是一种在铁器冷兵器时代出现的铠甲。用细小的铁环相套,形成一件连头套的长衣,所有的重量都由肩膀承担,可以有效的防护刀剑枪矛等利器的攻击。


——————————————————————

后记

写打斗场面真的才是我的死穴(吐血),我真的写不好打架

这一节又疯狂卡壳,心疼我的头发


关于前面一直说虐大盾的朋友,这里先讲下我的看法。我一直认为爱得更深的,被虐得更深,所以小王子老被虐。但是大盾情感上还是要经过虐可能才会更正.....所以大盾在所难免要被媳妇嫌弃的。我得解释一下,在我这篇文里大盾真的是黑的,他是爱Bucky的,但是他也追求权力,他希望把Bucky作为他王权下的附属来保护,所以他才这么狠心.....但是你们要相信他的爱.....


快到开车囚禁play了,脑壳疼。

如果你们有什么看法和意见欢迎来和我讨论呀!!


等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

————————————————

chapter 14

评论(51)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