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2(AU双王子/连载/HE)

我首先要炫耀一下今天玫瑰老师给我做的封面图!我爱玫瑰老师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本章预警:无预警,剧情章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2

 

 

Now is thisgolden crown like a deep well .That owes two buckets, filling one another; Theemptier ever dancing in the air, The other down, unseen, and full of water.

现在这一顶黄金的宝冠就像一口深井,两个吊桶一上一下地向这井中汲水;那空的一桶总是在空中跳跃,满的一桶却在底下不给人瞧见; 

That bucketdown and full of tears am I, Drinking my griefs, whilst you mount up on high.

我就是那下面的吊桶,充满着泪水,在那儿饮泣吞声,你却在高空之中顾盼自雄。

————Shakespeare 《亨利五世》

 



1

 

1416年初春,泰晤士河上肃杀的冬雾刚刚散去,伦敦的蓝铃花还在微凉的春风中含苞,就从前线法兰西传来了远征的捷报。Thor Odinson 将军于不久前控制了整个诺曼底,接着夺取诺曼底①的坚不可摧的首府鲁昂。就在前几日,鲁昂弹尽粮绝而投降。

 

英格兰拿下了诺曼底地区这个巨大的筹码,而勃艮第地区的Philippe伯爵之后明确表示与英格兰结盟。大片领土沦陷,法王查理六世②又患有先天性精神错乱,内部政治混乱不堪。此时法兰西再无抵抗之力,继续战争也仅意味着徒劳的血肉牺牲。

 

至此,这场战争从战场上的厮杀彻底变成了谈判桌上的讨价还价。面对占据最大筹码的英格兰,法兰西此刻不过是刀俎前的鱼肉,只能尽可能减损。

 

双方签订特鲁瓦条约③,根据条约规定,法兰西成为英法联合王国的其中一部分。英王宣布成为法兰西摄政王,并拥有在法王查理六世死后继承法国王位的权利。法国领土因此被分为由英王、勃艮第公爵,以及查理六世的太子控制的三部份。

 

这个象征着这场战争完胜的条约,带给了英格兰巨大的利益,流传史册的荣光不言而喻。国内的人民欢呼着等待将军与国王的凯旋——尽管前些时日,本应继承王位的Steve Rogers王子的出现打破了人们对新王的完全爱戴,但是战争的大获全胜还是为他挽回了一部分名声。

 

然而命运总是令人始料未及。胜利的喜报还没能完全温暖刚从寒冬苏醒的英格兰大地,噩耗就从哈弗勒尔传来——战争结束后,病症本接近痊愈James Buchanan Barnes国王在哈弗勒尔的驻地突发恶疾,一夜之间便被死神带走了年轻的生命。

 

这个消息实在来得太突然,像明媚阳光下突如其来的一阵暴雨,浇得人浑身湿透还有些懵。人们都对于这个消息感到不可置信,接着就是微妙的悲哀。在不久之前,民众还陷入了对于新国王囚禁正统王子从而篡位的愤慨和指责,一直等待着国王归国,给一个说法。

 

而此刻的死亡消息却让大家又开始回忆起这个年轻国王的好——他善良而充满同情心地关爱平民,他减免赋税、开仓济民,他勇敢地亲征法兰西、为英格兰带来荣光……

 

对其卑劣手段的愤慨无处发泄,死亡带来的悲伤与无力感却接踵而来,这种微妙的情绪在民众间酝酿发酵,有人说Barnes之前是迫不得已,实则是个好国王;也有人说他和他父亲的暴毙都是上帝对Barnes家的惩罚。但不论大家说什么,James Barnes已经再也无法像六七个月前那样意气风发地站在高台上侃侃而谈,也无法用那双水盈的温柔眼睛看着每个人,这已经成为事实。

 

面对这个既定的事实,人们的复杂情绪最后也慢慢消散为悲叹与缅怀。

 

Thor将军归城那日,天色异常阴郁,人们挤满伦敦的主街道上,却没有欢呼与音乐。将军身材依旧健壮得惊人,他穿着黑色的战袍,金发垂在肩头,面色凝重,身后是拉着黑色棺木的高头大马,棺木上孤零零地放着一只白色百合,花瓣单薄得可怜。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抽泣出声,低声的哭泣声开始在底下起伏波动,像天色灰暗时海边的浪潮声,一层层地打在心上。人们拿起手中的百合花,自发的搁在马车上的黑色棺木周围,淡雅沉静的花香在空气中飘散。灰沉沉的天色下,苍白的纯净花朵衬得黑色棺木愈加沉重,大多数人都红了眼眶。

 

那是他们曾经信任过、热爱过的太阳,即便他已经陨落,像颗转瞬即逝的星辰;纵使他有污点和不堪,但死亡也将一切真相掩埋,而他的功绩与美德将让他永远闪耀。

 

他们目送着这埋葬了太阳的漆黑灵柩,直到骑兵队将其送进威斯敏斯特大教堂④。供人们瞻仰四天后,这座灵柩将被埋葬在英格兰美丽的土地下,年轻的太阳彻底陨落,与历代的英王一起永久安眠。

 

而到了那时,新的太阳终将升起。

 

 

 

 

2

 

 

“Loki,我回来……”Thor将军刚刚一脸疲惫地走进房间,就被一本飞来的厚重书本吓得退回了半步,他捡起来那本厚度惊人的书,又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书桌前一脸漠然的始作俑者,“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bro?你的哥哥从战场上的鬼门关走了回来,你怎么连个拥抱都没有?”

 

“你记得你一开始答应我什么了吗?”Loki翠绿色的眼睛瞟了他一眼,力图表现出自己很气愤,可这在Thor眼中却不知为什么变成了娇嗔。

 

“我也想把他安全带回来,可是不是你让他逃跑的吗?”Thor走近了书桌,“今天终于把那个空棺材下葬了,我回来这几天演得真的很累了,Loki。”他撑着书桌,低下头去凑近Loki的脸颊,“这不也算如你所愿吗?”

 

“是不是还要替他感谢Steve Rogers?”Loki将椅子后退了一些,试图和Thor拉远距离,语气嘲讽到刺耳,“起码给了他点面子,没有侮辱一个活着的死人?”

 

“Loki,你已经达到你想做的事情了,”Thor伸出手,顺着Loki垂肩的黑发,从他的头顶抚摸到颈部,像在安抚一只受惊的猫,“BuckyBarnes已经得到了普通人的自由生活。等Steve彻底登基了,他也会解除你的禁足。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他话音刚落,便看见平时那个神采飞扬的弟弟垂下了头,牙齿咬着唇有些泛白,翠绿色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挡着,打下一层阴影。Loki沉默了良久,看到平日伶牙俐齿的弟弟突然看起来这样脆弱,Thor突然觉得有些慌张,“Loki?你怎么了?”

 

“你说的是对的,Thor.”Loki仰起头,眼睛有些湿润地看着他,里面清晰的悔恨让人心碎,“那不是他想要的。可是我背叛了他,我让他失去了一切。”

 

“他还会回来的。”

 

那双如祖母绿般的眼睛被泪水盈满,他就那样注视着Thor,痛苦却又倔强,却第一次这样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悲伤。Thor总是无法不对这样的Loki心软,这让他总会想起小时候那个乖乖地叫着哥哥的小男孩。

 

Thor用那双粗糙的大手覆在他白皙的脸颊旁,用拇指小心地拭去他眼角一点泪花,却引得更多泪水顺着流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隔着书桌俯下身去,轻轻吻去了Loki眼角温热的泪水,可他的皮肤却是微凉的,

 

“别这样,Loki,与你无关。只要活着,他们之间总会有这最后一刻的。”

 

“王冠只会认可一个国王。”

 

 

3

 

Steve Rogers微皱着眉头,海蓝色眼睛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书桌上成摞的厚重文书堆在面前,他瞥了一眼,转头看向坐在一旁,架着二郎腿极其悠闲地翻着其中一本文书的Thor.

 

“你总结一下吧。”Steve没好气地看了一眼Thor。

 

“总的来说,这些文书都只说了一句话。”Thor翻了最后一页,把手上的文书合上,丢在了桌上那座小山上,“尽力了,找不到。”

 

“为什么没人教会这群蠢材,无用的结果就别写这么多废话?”Steve烦躁地将垂到眼前的一缕金发捋到脑后,“我前几天花了一下午,就看了一堆这样的废纸。”

 

“噢,我建议你闲的时候看一眼,Steve。”Thor翘着腿,兴致盎然地看着他,“我得说,这儿有的故事写得还真不错。比如这个,他们如何搜查了整个地区的妓院,看了不少奇怪的性癖,还顺便破了个分尸案…….”

 

“你还是别说话了,Thor.”Steve眉头紧锁,“已经八个月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凭他小时候跟你捉迷藏的本事,即使你亲自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Thor笑道,“再说新制的国王秘印和王冠不是都准备好了吗?他永远不出现,对你不是更好。”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对方,Steve此刻神情复杂,他有些摸不透Steve是怎么想的。

 

Steve低着头沉思了片刻,“你有什么东西希望锁在自己手里,不想给任何人看见吗?”

 

Thor微微蹙眉,似乎这个问题确实问到他了。他看起来很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有,但是我锁不住。”

 

“他不是我的敌人,他是我想锁住的猎物。”Steve的蓝眼睛此刻深得看不见底,“我不只是想要那顶王冠。”

 

“你太贪心了,Steve。”Thor摇了摇头。“你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

 

“我的父亲曾经说过,贪心是国王的美德,”Steve挑了挑眉,明显是不在意Thor的指控,他的口气近乎有些带着偏执的疯狂,“只有你足够贪心,你才能有足够的野心。而野心永远是国王戴上王冠的准则。”

 

“Bucky会输,是因为他还不够贪心。他想要那顶王冠,但他内心却不渴望它,甚至可以为了其他东西舍弃它。我不一样。”

 

“那你准备怎么做?”Thor无奈地看着他,“那位不够贪心的王子可是彻底消失了,而你再过几天就会登基了。”

 

“你以为他带走王冠是作纪念品的吗?”Steve冷声道,

 

“他会亲自来找我的,我知道。”

 

花园里的蔷薇开了,血红与苍白的花瓣,像是鲜血洒在皑皑白雪上。

 

 

4

 

凌晨2点,伦敦最后的灯火早已熄灭。夜色侵吞了整个世界,四下寂静,老鼠和昆虫在阴暗角落的窸窣声像被放大了几十倍,在深夜显得更加阴森。

 

一阵夜风突然刮过,树叶发出隐秘的私语,空中的乌云被拨开,露出苍白的月光,点亮了一片漆黑的大殿。正中间的王座上,金发的男人斜倚着,用手撑着头,平静地在黑暗中闭着眼睛,像是在安心沉睡,偶尔微颤的浓密睫毛却显示出他此刻正清醒着,在黑夜中伺机而动。他戴着金色的华美王冠,身披红色的礼服斗篷,英俊的容貌如同完美的雕刻品。

 

Steve Rogers,明天就要登基的英格兰新国王,此刻却在这神圣的宝座上,彻夜未眠。

 

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轻呼,但马上被阻断,紧接着是什么东西倒地的闷响。他睁开了蓝色的眼睛,犀利而敏锐的眼神,在夜里像只暗中窥伺的猛兽。

 

他来了。

 

大殿的门被推开一条缝,发出轻微的细响,紧接着又被安静地合上。身披黑色大斗篷,兜帽将脸部遮得严严实实,看身高应该是个男人。黑色的布斗篷在夜里发出布料细碎的摩擦声,厚重的皮靴在大理石地板上踏出沉重的响声。纯黑的像个幽灵似的男人走了进来,抬起头,眼角余光看到坐在宝座上的金发男人时,明显僵直了一下。

 

Steve嘴边勾起了一抹笑,站起了身。他一身猩红绒袍,站在高高在上的台上,俯视着下面的男人。

 

“等候多时了,陛下。”Steve温柔地说着,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您最近过得可好?”

 

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顿住了。他站在原地,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掩藏在兜帽后,在夜里月光的照射下泛着幽幽的水光。

 

他伸出手,慢条斯理地摘下那顶兜帽,露出那张熟悉的面孔——灰蓝的眼睛和深刻的五官,不管看多少遍,仍能让Steve燃起莫名其妙的欲望与执念,让他只想把眼前的人用枷锁狠狠束缚,然后撕咬到伤痕累累。

 

Bucky Barnes就站在下面,仰着头,冷漠又傲慢地看着他。

 

仅仅八个月,他们却如多年未见。

 

他瘦了很多,脸上曾经软软的婴儿肥现在都只剩下冷峻的线条,显得那双眼睛更大了,整个人看起来都锐利了很多。

 

Steve设想过很多Bucky看着他的眼神,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里盛满剔透的泪水,会是仇恨,后悔,心碎,还是绝望?

 

但他从没有想象过这样一双冷漠的眼睛,像是被冰封了的泰晤士河,上面氤氲着寒冷的雾气,让人只看得见白茫茫一片。

 

他埋葬了所有的情绪,冰冻了自己的一切,让那些复杂的感情封锁在被麻痹的心脏底部。他现在被唯一的执念所指引,站在这里,放弃了所有因矛盾而疯狂冲撞着的欲望与放手,束缚与自由、仇恨与爱意,还有他自己。

 

Steve一直以为他懂得Bucky,懂得他心里面的倔强与软弱。但这一刻,他看着那双被逼到绝境而麻木的双眼,他却无法估计,Bucky这么多年来又承受了多少。

 

他们对视着,没有人先动作或者言语,像在周旋着的野兽,等待对方扑上来的瞬间。他们深深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在探寻摸索着什么。不远的距离,却像是隔了浩渺银河。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Bucky环视着周围一片漆黑的奢华大殿,声音有些沙哑。他撩开斗篷,抽出腰间的佩剑,锋利的冷光瞬间倾泻而出。说话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堂中回响,显得有些缥缈,他不屑地轻笑了一声,“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吗?Steve Rogers.”

 

“你呢?你又得到了吗?”Steve站在台上平静地看着他,蓝眼睛中只有那个漆黑的影子,他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快速挥动的剑刃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响。他用剑尖直指对方,微微扬着头,眼神冰冷,笑容却温柔得像在与恋人缠绵,

 

“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他看见那个梦里的那头美丽野兽,清澈的眼睛彻底晦暗了,Bucky解开了黑色的巨大斗篷丢在地上,像只再也不收敛利齿的狼,眼睛里燃烧着不灭的火焰,提起那把剑向他扑来。

 

Steve露出了近乎是兴奋的恶劣微笑,他一把扯开奢华厚重的红色绒袍,举起了那把镶嵌着蓝色宝石的宝剑。

 

他们收起了所有柔情的面具,露出了最尖利的獠牙,任由君王的征服欲和野兽的桀骜在血液里沸腾,将他们燃烧殆尽。

 

利刃的冷光在月色下相撞,发出金属摩擦的哀鸣。

 

————————————————

注释①诺曼底:诺曼底(法文:Normandie),是法国一个地区。历史上的诺曼底曾经是一个公国。诺曼底公爵威廉,于1066年入侵英格兰,成为英王威廉一世(征服者),置英格兰和诺曼底于自己统治之下。1259年的《巴黎条约》,亨利三世代表英国王室正式宣称放弃诺曼底的领土要求。将诺曼底交还给法国。然尔15世纪初的百年战争中英国又重新征服诺曼底。

 

②查理六世:又称可爱的查理)法国瓦卢瓦王朝国王(1381年—1422年在位)。查理五世之子。在其父王的励精图治之后,由于查理六世的精神病,法国再次陷入一片混乱。封建主之间矛盾重重,奥尔良派和勃艮第派为争夺查理六世的摄政权混战不休。英格兰国王亨利五世趁法国虚弱之机于1415年重启百年战争。勃艮第公爵无畏的约翰公然与英国人结盟。

 

③特鲁瓦条约:1419年整个法国北部已遭英军占领。查理六世被英国人的盟友勃艮第公爵俘虏,被迫与亨利五世在特鲁瓦签署一份条约(1420年特鲁瓦条约)。根据该条约,查理六世之子夏尔(后来的查理七世)被剥夺继承权,让位于亨利五世。

 

④威斯敏斯特教堂:通称威斯敏斯特修道院(Westminster Abbey,意译为西敏寺),坐落在伦敦泰晤士河北岸,于1065年被封圣。王室的加冕礼即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包括伊丽莎白女王在内的英国历朝历代君王,除了爱德华五世和爱德华八世两位外,无不是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登基,坐上王位。即便百年之后,也都长眠寺内。

 

————————————————————————

强迫症所以列了一大堆注释,注释和资料源于维基、百度、知网等多处加以整理。莫得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直接无视。

因为本文时间线有点繁琐,为了怕出bug所以理了一份时间年代表给自己参照,如果对前面的剧情时间线不明的朋友也可以顺便看下

本文瞎扯的大事年表

 

虽然是以百年战争和亨利五世的背景来改动的,但是因为原历史时间线实在太长,所以改动很大,很多瞎编。还望精通历史的朋友雅涵。

好了啰啰嗦嗦写了一堆历史背景终于写完了

预估五章之内应该能完结(发出话痨的声音),希望不要烂尾

那些吼着虐大盾的朋友们,不知道虐心算不算虐啊(手动抽烟)


——————————————————

下文链接 chapter 13



评论(3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