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8(AU双王子/连载/HE)

又又又被屏了,大家的评论都没了(抱头痛哭),重发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本章预警:NC-17,小部分肉渣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8



Prove that ever I dress myself handsome till thy return.

在你归来前我都不会盛装打扮.

——Shakespeare 《亨利四世》

 

 

 

1

 

 

他们说,上帝会保佑尊贵神圣的君主,会保佑他青春常驻,美好的品德如太阳永不陨落。

 

他猩红金纹细绒的华服加身,左手持教廷赋予他威严的黄金权杖,右手托上帝给予他世俗权力的“国王的苹果”①。银色盔甲的骑士,盛装的贵族,红衣的主教,将这原本空旷的礼堂变得拥挤。那高高在上的圣爱德华宝座②——四只鎏金的狮子托举着这金碧辉煌的加冕椅,此时也臣服于年轻的新国王。

 

他坐在这加冕椅上,灰蓝的眼睛没有情绪,宁静得让人想起清晨太阳升起前天边淡青色的微光。大主教端着王冠站在他的面前。他抬眼,看着那顶王冠,有一丝莫名的恐惧在心底蒸腾,那象征帝王永恒品格的完美圆环,那长久以来被无数人肖想的至尊王权,在此时他的视角中,却只是空洞的圈套,是绞刑架上的绳索圈,悬在头顶上,马上就要落下。

 

沉重感压迫下来,让这一切都变得真实,不再像那个轻飘飘的幻梦。他戴着王冠,走下高贵的王座,在拥挤的人群间走过,却感觉整个大厅只有自己一个人。

 

庄严欢快的音乐声充斥着整个空间,所有人都在高呼着一句话,

 

“God save the king!”

 

而现在,在这个没有繁星与月光的深夜,夜枭发出渗人的啸鸣。他坐在漆黑一片的礼堂正中,加冕椅黯淡无光。空旷,无声,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滞成浓稠的墨水,要把他吞噬。有什么东西像掐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喘不上气来。

 

年轻的国王倚在加冕椅上,戴着那顶沉重华贵的王冠,眼中泪光颤动。他突然间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别离与破碎。

 

他低声喃喃着,像个祈祷,又像个悲叹,

 

“God save the King.”

 

眼角有湿润的触觉一直滑落,延伸到脸颊。他紧紧咬着唇,像在隐忍着一个可怕的悲剧。

 

他其实一直知道,头上的王冠是来自上帝的诅咒。

 

上帝从来不保佑国王。

 

 

2

 

女孩金色的长鬈发在风中飘散着,像只蝴蝶。她神色焦灼,提着繁琐厚重的天蓝色裙摆,奔跑在皇宫的走廊上,小皮鞋的鞋跟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Margaret 公主!您不能在皇宫里面这样跑!这样有失风度!”教习女官在后面小跑着追她,一边高声教导着,但是她充耳不闻,直直地冲向走廊那端的大书房,脸上焦虑的神色吓得门口的侍卫都忘记了要拦下她。

 

门被嘭的一声推开,正站在桌边被一群将军大臣包围的Bucky Barnes也被吓了一跳,他走出人群的包围,看见门口那个眼眶发红的金发小公主,正气势汹汹地盯着她,眼里还含着泪花。

 

教习女官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来,“真的很抱歉,陛下。”她慌张地向国王道歉,“Margaret殿下一听说您要亲征法国的消息,就直接跑过来了,我没能拦住她。”

 

小公主倔强地盯着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总让Bucky想起Steve。“Bucky哥哥……”

 

“殿下,您不能这么叫……”教习女官在身后出声纠正,Bucky Barnes摆了摆手,示意她别继续说下去了。

 

“今天先这样吧,各位将军,具体我们明天再谈。”他放下手里的地图卷,回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先告辞了,陛下,还是希望您能慎重考虑这件事。”其中一个老将军轻蔑地说,“战场可不是孩童的花园或者皇家的游猎场。”

 

“多谢提醒,将军,”他冷冷地一瞥,“但年老枯竭的您怕是在游猎场都无法驰骋了。”

 

老将军听到这话气得脸通红,被一旁的Thor Odinson拉住了,“陛下,请原谅。他只是太过于牵挂陛下,有些莽撞了。”

 

“在战场下都如此莽撞,真正的战争可想而知。”Bucky Barnes佯做惋惜的摇摇头,“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将军。”

 

Bucky感受到老将军仇恨的视线,冷漠地目送一行人走出书房,脸上那紧绷的表情终于松懈了下来,疲惫地揉了揉额角。

 

他走到门口,看着那个看上去又着急又气愤的小姑娘,摸着她金色的发丝,蹲下身来,看着她的脸。小公主噘着粉嫩的小嘴,偏过头去不看他,还轻哼了一声。

 

“Maggie.”他柔声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我能哄哄你吗?”

 

“那你不许上战场。”小公主扭过头来,绷着那种严肃又生气的表情,但是明显被Bucky温柔的声音软化了不少她的气愤,“我会担心的。”

 

“你不相信我吗,Maggie?”他又捏了捏公主那张软乎乎的小脸,“你像他们一样,认为我是个弱不禁风的小王子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Bucky哥哥!”Margaret高声叫起来,“我刚刚简直想用书卷塞住他们的嘴,好叫他们学学如何说话前别开口。”

 

“既然你相信我,就支持我,好不好?”Bucky笑了,他拉起小公主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我需要你的祝福,我的公主。”

 

面前这个年幼的金发公主明显又要哭了,她眼圈都红透了,蓝眼睛里一汪水。她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扑上去环住了他的脖子,小脑袋搁在他宽阔的肩上,“真的不能不去吗?”声音软软糯糯的,她试探着问道。

 

“我不会有事的,Maggie,我保证。”

 

她有些沮丧地把脸埋进了他的衣服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

 

“一定要安全回来,陛下。”她声音清脆稚嫩,却郑重其事地说道,“我,Margaret Rogers,在伦敦为您祈祷。上帝保佑吾王,愿乌云永远不会遮盖太阳的光辉。”

 

 

3

 

秋日的伦敦,寒气仿佛可以透过一切阻隔,伴着令人烦躁的细密秋雨刺得人骨头生疼。

 

Bucky Barnes的体温一直偏低,手脚总是冰凉,不论他穿着多厚的绒衣和羊皮外套。他小时候在秋冬季节总喜欢拉着Steve的手。Steve总是像个小暖炉一样,身上都散发着温柔的热量,让他的手能一起暖起来。

 


本小节和下一节全图链


——————————————————————

注释①:国王的苹果:即王权宝球,尊贵和权力的标记,代表手中掌握着世界大权。古代欧洲的统治者,在登基加冕时通常被授予王权宝球,球体代表物质世界,手握此球象徵掌握世界大权,并拥有生命的创造力和支配力。通常欧洲皇帝的王权宝球上面都立有十字,这种组合象徵阴阳两种力量的结合。


注释②圣爱德华宝座(KingEdward'sChair),又被称为加冕椅,是英国皇室国王或女王加冕用的宝座。于1296年由爱德华一世委托制造。宝座下方放置着斯昆石,当年由他作为战利品从苏格兰带回英格兰。


——————————————————————

后记

这章卡壳了很久(爆哭),连着熬夜了两晚,重写了三次,写到吐血还是觉得感觉不太对嘤

有种江郎才尽的感觉(什么??),感觉身体被掏空还是写不出来

最近可能会放慢空王冠的更新速度,写太快已经有点吃力了

准备填下新坑、写点pwp换换脑子,练一下炖肉技能(??


日常结尾就是不要脸的想要你们的小心心

评论我的那几个小天使我都悄悄记到小本本上啦!!给你们我爱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

下文链接 chapter 9


评论(1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