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6(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本章预警:无预警,无肉,纯粹剧情过渡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6

 

 

Detractionwill not suffer it.生者必遭人污蔑和诽谤

Honouris a mere scutcheon.荣誉只是死人的纹盾

 

————————Shakespeare《亨利四世》

 

 

 

 

1

 

小巧玲珑的少女站在房间正中央小小的圆台上,身旁围满了身着华丽礼装的侍女、拿着软皮尺比划的宫廷裁缝还有身材臃肿的乳娘。金色的鬈发被束起盘在脑后,盘发上还簪着珍珠和钻石镶嵌而成的蔷薇。修长的天鹅颈,露肩的设计使那细腻白皙的肩部皮肤裸露在空气中,被束身衣勒得不盈一握的细腰,蓬松宽大的裙摆,白色蓬蓬纱的下摆上缀着星星点点的珠宝。她看上去可爱精致得像一个人偶。

 

12岁的Margaret公主今天要和她20岁的堂兄——马上就要成为英格兰的新君王的James Barnes王子,举办一场隆重的订婚仪式。但她现在看上去很不开心,烦闷连漂亮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一群人在她周围不断地转圈,让她觉得头晕,而且这些人还一直反反复复地在她脸上涂抹着什么、摆弄她的头发和裙子——尽管在她看来摆弄前后根本没有差别,还不让她乱动,她站得身体都僵直发麻了。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大家的目光都汇集到了门口。一身白色礼服的James王子走了进来,所有人都赶快停下来手中的工作,向门口尊贵的青年行礼。

 

“Bucky哥哥!”Margaret公主趁着没有人再按着她摆弄的自由瞬间,立刻从圆台上蹦了下来,用手提着礼服累赘的裙摆,跑到了Bucky面前,然后扑了过去。

 

Bucky见状赶紧蹲下身去,将那个冲了过来的小公主顺着她的力道搂进怀里,然后托着她的腋下,轻松地将她举到自己面前。小公主搂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着,刚刚郁闷的表情一扫而空,欢快得像只小百灵鸟。

 

“Maggie,我的小公主。”Bucky露出柔和的笑容,语气里面全是纵容,他看着小公主灵动的蓝眼睛,亲了亲她的脸颊,“不能在皇宫里面乱跑。”

 

“我今天好看吗,Bucky哥哥?”她狡黠地笑着,眨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

 

“你每天都这么好看,Maggie.”Bucky看着眼前这个小公主故意垮下来的笑脸,补充道,“今天简直像个住在花蕊里的小仙子。”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再梳妆了,”她委屈地抽了抽鼻子,可怜巴巴地看着Bucky,“都一上午了,我累了。”

 

Bucky无奈地笑了一下,抱着小公主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她穿着白袜子的小腿够不着地面,很不满地在空中晃了几下。

 

“你们都出去吧,”Bucky摸了摸Margaret公主柔软的小脸,“公主一会儿直接跟我出去。”

 

侍女和裁缝们如释重负般迅速离开了。只剩下Bucky和Margaret公主,房间一下变得空旷起来。

 

Margaret公主软乎乎的小手伸出去拉住Bucky的手,Bucky半蹲下来,微微仰头看着那张天真的小脸,“怎么了,Maggie,你紧张吗?”

 

小公主看起来很认真地想了想,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然后她摇了摇头,“不紧张。”

 

“我们今天要订婚了……你知道婚姻意味着什么吗,Maggie?”Bucky扶着她的肩膀,问道。

 

Bucky有些不安,他其实并不确定,这个天真的小公主是否真的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他甚至面对着那双清澈得没有一切阴暗的眼睛时,都能感觉到深深的愧疚。

 

他的父亲在八年前引发的一场政治斗争,让这个纯真的公主失去了一切。她的父亲被当场杀死,兄长下落不明,家里其他相关的亲属全部被囚禁或是驱逐出国境。那时的小公主只有4岁,年纪还小,她的父亲和哥哥又不想让她沾染宫廷的一切黑暗,所以她一直被家族保护得很好,甚至不明白政治和皇家的明争暗斗。

 

事发那天,她和乳娘在乡村庄园度过悠闲的假期,没有看到伦敦可怕的腥风血雨。正因为她的单纯——这单纯于皇家子女而言甚至可以称为无知,Bucky Barnes的父亲认为没有必要、也不忍心对她下手。而是将她一直安排在远离伦敦的一处Barnes家名下的庄园内,专门安排人照顾她。

 

聪慧的小公主模糊地从身边人的反应中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比如她永远也见不到她的父亲和哥哥了,但她并没有因此陷入仇恨或是孤单的阴影,乡间简单朴实的生活反而让她看上去更加率真单纯了。她从一开始就那样善良、干净,没有一丝黑暗的影子,像一个天使。Bucky甚至看到她都能感觉到自己有多么肮脏。

 

因为从小就和Steve关系很好,Bucky可以说是看着Margaret公主长大的。Bucky是家里的独子,她几乎可以算是Bucky的亲妹妹。Margaret公主比起自己连微笑都要克制的亲哥哥Steve王子,更亲近每次都会纵容她一切小动作、露出那种无可奈何的宠溺微笑的Bucky,小小的人儿平时总是黏着Bucky不放,逮着一切机会要Bucky抱着她、陪她玩,连总是看上去没什么情绪的Steve偶尔也会抱怨,Bucky把他的妹妹拐走了。

 

政变以后,Bucky偶尔也会去庄园看望Margaret公主,送给她伦敦一切新奇的东西:好看的裙子和礼帽,会唱歌跳舞的小熊玩具,或是玫瑰花的糕饼和巧克力。她很乖巧,几乎从来不会问自己的哥哥和父亲的事情。她每次都很黏着Bucky,在他回去之前还会站在门口,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的马车离开。

 

可能是出于思念,也可能是道德的谴责,Bucky越来越不忍心看那双和Steve近乎一模一样的蓝眼睛,每每看到都是心里被针扎一般的疼痛。大约四年前,他不再去庄园看望小公主,即便她寄来十几张纸的厚厚书信,信的结尾总是小心翼翼地央求着他。

 

可当他在伦敦的大街上看到一些女孩儿们喜欢的新潮玩意儿时,总是会忍不住买下来,托人带给Margaret。他记着小公主的生日,每年都会买一大堆礼物寄到庄园。这好像成为了一种让他心安的补偿,照顾好Steve唯一的妹妹成了Bucky唯一能替他做的事情。

 

前两天Margaret公主被接到伦敦的城堡时,他放下手里繁忙的工作,亲自到大门口迎接这位小公主。他原以为她会有些生气地怪他不理她,或许会成为一个安静的少女不再与他亲密。可是这个女孩从马车上下来的瞬间,他就知道她一点也没变——虽然她比印象里高了一些,但对Bucky来说还是个孩子的身高。她脸上还有肉嘟嘟的婴儿肥,蓝色的大眼睛含满了欣喜的泪水。他的小公主冲了下来,像小时候一样往他怀里扑,不顾形象地抱着他哭个不停,他站在那里手忙脚乱地安慰了她半个小时,才让这个娇气的小女孩停下哭泣,只不过肩膀还是一抽一抽地小声啜泣。

 

现在这个小公主睁着那双澄澈的蓝眼睛,认真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婚姻是什么。”她犹豫了一下,好像在想要不要说下面的话,“以前Steve哥哥说过的,结婚就是永远在一起。”

 

Bucky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过,Maggie会提起Steve的名字,也没想过Steve会说这种话。

 

Margaret公主并没有发现他在走神,继续说着,“但我问Steve哥哥,你和他是不是也要结婚。但是Steve哥哥说你们不能结婚,而且不一定要结婚才能永远在一起的。”小公主看起来有些困惑,“他说我不能随便结婚,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意味着我要永远陪着另一个人。”

 

“我会陪着你。”Bucky的脑海中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有那双倒映着自己脸庞的蓝色眼睛,真诚深情到他几乎要相信,Steve真的就愿意为了自己放弃了一切。

 

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一切。Steve温暖的体温,手上每一丝细细的纹路,放到唇上略微粗糙的触感,Bucky Barnes看似完美的演技下面是忐忑不安地试探,祈祷上帝不要让他的猜想成为现实,可惜上帝从来不青睐他。

 

被背叛,被欺骗,Steve说出那句承诺的那一刻,他仿佛自己握了一把尖刀,而他最爱也最恨的那个人,拥抱着他,温柔地扶着他的手,在他耳边说着缠绵的爱语誓言,然后毫不留情地捅穿了他的心脏。

 

Bucky的灰蓝色眼睛已经湿润了,他抬着头看着Margaret,努力地让自己微笑,“那你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Maggie?”

 

小公主毫不犹豫地点头,“我只有你了。”她清澈的眼睛里突然被泪水盈满,大颗的泪滴从眼角滑下,消失在层层叠叠的华丽裙纱里。

 

Bucky蹲在地上,把小公主拉进怀里,温柔地抱着她,轻轻地拍她的后背。他肩上的布料慢慢变得湿漉漉的,他听见那个小女孩声音颤抖得让人心碎,带着哭腔小声在他耳边喃喃道,

 

“我想爸爸和哥哥了。”

 

那个瞬间,他没能忍住眼睛的酸疼感,眼泪直直地滚落。他睁大眼睛,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把眼泪忍了回去。他摸了摸她头顶柔软的金发,柔声对她说,

 

“我知道,Maggie。我在这里。”

 

罪恶感使他千疮百孔,可他知道,他是这个女孩唯一的依靠了。

 

 

 

2

 

Loki一个人站在衣香鬓影的舞会厅的角落里。他靠着背后雕刻精美的石柱,摇晃着一杯香槟,兴致缺缺地看着远处被人群包围的Bucky Barnes王子。他一手牵着身旁的小公主Margaret,微笑着和周围的人亲切地寒暄,一头棕色的柔软长发和那双看似含情脉脉的眼睛,纯白的礼服显得他比平时更加温润了。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带着Loki熟悉的烟草气味。他甚至懒得用余光瞟一眼,只是举起了香槟杯,准备一饮而尽。

 

手里的杯子被旁边的人强硬地夺去,Loki瞟了一眼把他的香槟喝了个干净的Thor,扭过头去看别的地方,似乎今天连骂他的气力都没有了。

 

“Hey,bro.”Thor感到无趣,把杯子搁到一旁的窗台上,“失去James王子的宠信让你这么失落吗?”

 

“你哪只蝼蚁般的小眼睛看见我失落了?”Loki似乎是被戳到了痛处,转过头瞪着Thor.

 

好的,他开始和我说话了。Thor在心里暗暗地开心了一下,继续说着,“那你平时的宴会不都是很如鱼得水地在人群里面钻来钻去的吗?”

 

“你永远都不知道怎么说好听的话吗,Thor?”Loki梳理了一下齐肩的黑发,“钻来钻去?”

 

“既然这么难过,你为什么要背叛他?”Thor没有理会Loki对他的嘲弄,他侧过身,皱着眉有些不忍地看着Loki那故作傲慢的神情,“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Loki冷笑,声音有些压抑,像只被惹怒得炸毛的野猫,“所有人都说我是Odin将军耻辱的失败品,见风使舵的背叛者,阴险狡诈的逆臣爪牙,你觉得我能是什么样的人?别用你那虚伪的同情心看着我。”

 

“你就是个别扭的孩子而已,”Thor平静地看着他,“你把善良和情感当成耻辱,你总是不愿意坦诚。”

 

Loki怔住了,仿佛全身竖起的刺都被抚平了。但他还是用那种叛逆的口气说着,“你真是愚蠢得无药可救,Thor Odinson. 你难道以为你懂我吗?”

 

“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Loki.”他没有被Loki不屑的口气激怒,他只是很认真地看着对方绿色的双瞳,全是脆弱的动摇,“别这样了。你很在乎和James Barnes的友谊,你不开心。”

 

Loki直视着前方,没有理会他。他看着远方的Bucky Barnes,笑得温和可亲的样子应对着所有逢场作戏,在他看了却像个满脸涂着厚厚油彩的小丑,让他只感到那背后沉重的悲伤和负罪感。

 

“你什么都不知道。”Loki转过头来,抿了下唇,眉头紧紧皱着。

 

“他在赎罪,那个罪孽并不属于他。”

 

“那不是他想要的。”

 

Thor扶着Loki的肩膀,“你不需要继续做下去了,Loki,你不是没有心的,它会痛的。我会尽力保障James Barnes的生命安全,Steve也无意要他的命。”

 

Loki摇了摇头,他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的战神。这是他的长兄,即使他欺骗愚弄了他多少次,依旧会选择相信他、保护他的人。Loki从来不想承认他爱着这个人,不想承认他对Odinson 家存在任何感情,但他都很清楚。

 

“Steve Rogers会做的事情,比要了他的命还狠毒。”Loki笑了,“你还是那么迟钝。”

 

“我没法阻止他想做的事情,但在这个位置上,我可以做点别的。”

 

“所以你还是要回去吗?”Thor无奈地笑了下,“你又要骗他一次?”

 

“我别无选择。”

 

 

 

 

3

 

Bucky Barnes 在几个月以后,在伦敦塔顶那间熟悉的房间被禁锢在那张铁床上,像个没有自由可言的牲畜被新的国王圈养着用来时不时满足他无穷无尽的性欲、然后度过那一个人时刻无法入眠的漫长昼夜时,他偶尔还会想起宴会厅的后花园,想起自己愚蠢的轻信,想起无数次质疑后的自我说服,想起自己那鸵鸟式的逃避和自欺欺人。他怨不了任何人,是他自己看清一切时还要装成一个一无所知的瞎子。

 

Loki找到他,在后花园与他坦白了一切。他多年来最信任的挚友在他面前,说害怕他娶了Margaret公主而心怀愧疚和罪恶感,说明白他的真心而不想让他娶不喜欢的女孩儿。

 

在挚友那双看上去悲伤又愧疚的绿色眼睛面前,Bucky几乎没有任何一刻去怀疑,就相信了Loki的理由,甚至原谅了他隐瞒老国王遗嘱这一巨大的错误。

 

Loki告诉Bucky,自己与Steve没有任何勾结,Steve的屈服也在他的意料之外时,Bucky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他的内心里涌起的欣喜与满足感,让他觉得羞耻,却又无法抑制。

 

他放纵了自己内心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的爱意操纵大脑,这愚蠢的爱意使他相信,Steve那天说的是发自他的内心,他没有演戏,也没有阴谋。他可能是真的爱自己的。

 

Bucky爱着Steve Rogers。这不是什么新鲜故事,这已经太久了,久到爱意被埋藏在他心里腐烂变质为一种执念与占有。他迫切地需要Steve对他的回应,这种渴求不亚于在干燥的陆地上扑腾着寻找水的鱼。

 

长久的渴望得到满足的那一刻,他像窒息后突然吸收到大片新鲜空气的人,那充沛的氧气拯救了他,却也使他迷醉。

 

“当感情成为你的主宰,王冠注定离你远去。”

 

“学着无情吧,孩子。”

 

“那让你破碎,却也保你安全。”

——————————————————————



后记

我要向你们先声明!小公主虽然和Bucky订婚,但她还是个12岁的孩子!其实是被Bucky当成妹妹和赎罪的对象宠爱的!再说是大盾的妹妹,Bucky和她订婚,就四舍五入成和大盾订婚吧(逃

你们上一章有人说别虐盾有人说别虐吧唧,这让我很为难啊!(哭泣脸

这一章已经彻底崩盘了,纯剧情可能会觉得很无聊!主要是吧唧小王子视角的心理活动,强力削减 黑到底的盾戏份,别打我!下一章会让黑盾出来遛弯的!


常规求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至于评论我的甜心们,我只想给你们一个亲亲


——————————————————

下文链接 chapter 7

评论(2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