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4(AU双王子/连载/HE)

#本章最后一部分以及本文后续都会涉及锤基,私心tag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王子冬 

#副cp  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本章预警:部分肉沫   主剧情



# 前文链接 

0 序章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4

 

Now entertain conjecture of a time想象有这样一段时刻

when creeping murmur and the poringdark令人不安的低语和浓郁的黑夜

fills the wide vessel of the universe.将这个世界填满

 

————Shakespeare 《亨利四世》

 

 

1

 

 

知更鸟清丽的鸣叫从窗外隐约透进室内,太阳将升之前,清晨天空的微光让房间里的一切都变得温柔朦胧。

 

Steve缓缓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平稳均匀的呼吸声。他小心翼翼地偏过头去,看见一张温和安静的睡颜,细腻的皮肤和微微翘起的唇,室内柔和的光线让这个别扭的小王子看上去没有了往日的阴郁跋扈,乖巧温顺的样子像极了六七岁时,跟在Steve身后总是笑得甜甜的小公爵。

 

本段有肉渣 以防万一还是图链   点此上幼儿园的车

 

 

 

2

 

阳光透过绘着王族光辉历史的彩色玻璃,在阴暗的地面上映射出瑰丽的色彩。他看着教堂中间的长方形棺木,印着Barnes家族①红蔷薇图腾的旗帜覆盖着它,上面是一簇纯净的白色百合花,清雅的香气与新制棺材上刺鼻的木漆气味混合,在空气中诡异地飘散。Bucky Barnes知道,那是属于葬礼的气息。那意味着又有谁死了。

 

穿着黑色礼服的贵族沿着廊道逐一走到面前,年纪较大的公爵夫人们会心疼地看着这个眼眶发红,看上去被悲伤冲洗到失魂落魄的小王子,轻轻地拥抱他一下,“请节哀,我的殿下。”她们都会这样温柔地安慰他,尽管他看上去并没有得到什么缓解。

 

这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悲伤。Bucky只是有些觉得恍惚。这段时间活得像灵魂漂浮在半空中,没有一点真实感。他的父亲——这位民众在背后谩骂为篡权夺位的刽子手的国王,一夜之间重病缠身,死期近在眼前,而他在逃避现实,逃避那个他憎恶、又恐惧的王冠。只有他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只恶毒的钩虫,寄生在宿主的身上吸食血液,直到被王权蛊惑的人们被吸食到干瘪。

 

他这段时间靠着与SteveRogers的征服游戏,靠着那疯狂到用尽所有精力的性爱,让自己的大脑不再有空间想太多。每当累积到灭顶的快感在神经里跳跃,世界会收缩到只剩下他和Steve纠缠的肉体那么小,可以让他忘记所有事情。

 

他没有见他父亲最后一面。他们把那个被病痛折磨到干瘪的老国王装进了棺木,在他还躺在Steve的身边度过清晨的时候。这让他看到那只黑色的棺材时,还是没有一点实感。纵欲过度使得他的头脑和身体都变得虚浮,一切发生得太快,像场清晨还没完全清醒的噩梦。

 

他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着地上石板的花纹发呆。所有人都以惋惜的眼神看着这位年轻的未来国王——他看起来简直是伤心到呆傻了,平时神采飞扬的样子荡然无存。他可能现在并没有能力承担那个沉重的王冠。

 

直到周围的一切都归于安静,他抬起头,看到对面黑色长发的好友还站在那里,绿眼睛平静地看着他,没有怜悯与同情,仿佛今天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过。

 

“殿下,”Loki拿起手中的红蔷薇花,显得脸色更苍白,但他只是微笑着,语气平和,“不,英格兰的国王陛下,您的身上流动的是Barnes家的高贵血液。”

 

“以红蔷薇为誓,您会用生命保卫Barnes家的荣光吗?”

 

他伸出手,接过了那朵红蔷薇。花柄上的利刺扎破了皮肤,一颗鲜红的血珠立刻从指尖涌出。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举起花朵放在鼻间,嗅不到任何香甜。

 

眼神没有了迷茫与恍惚,带着阴郁的血腥和冰冷,他笑了。

 

“I  swear.”年轻的国王说道。

 

 

 

3

 

“情况很不好。所以现在您要怎么做,殿下?”Loki站在王子杂乱无章的书房中间,四周是四五个侍女手忙脚乱地收拾成摞的书籍,面前被各种文书累成的小山淹没的办公桌,他甚至看不到Bucky的脸。

 

Bucky又签完一份文书,重重地合上那漂亮的烫金封面,将羽毛笔丢进墨水瓶,看上去很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你说怎么办?我任用你可不是为了让你什么都来问我的。”他烦躁地抬起头看了看Loki,然后挫败地仰倒在柔软的座椅里,叹了口气,“抱歉,Loki。这真的……你也看到了,我真的应付不了。”

 

“你做得很好了,我的殿下。”Loki走上前去,把他桌上的文书规整地分类,“您需要再听我说一遍吗?”

 

Bucky从座椅的柔软靠垫里挣扎着坐直身体,端起桌上精致的骨瓷杯,眼睛盯着杯中澄澈的红色茶汤,“你说吧,我刚刚没怎么听。”

 

“那群老骨头,复辟力量开始行动了。”Loki终于理完了桌上那堆杂乱无章堆积的文书,现在整整齐齐的书桌使他感觉轻松了一些,“他们联合Rogers家的小公主的影响力——你知道的,Margaret公主在民众心里很有地位。他们想借着上帝选中之人为名,趁着你现在还实力薄弱,让Rogers家重新掌权。”

 

“哪里来的消息?”Bucky抬眼,认真地审视着他,“我可不想为了无稽之谈白花时间。”

 

“这种消息还是可以得到的,这你大可相信我。”Loki从礼服外套的内侧口袋掏出一张纸,“我们拦截了他们给Margaret公主的信,这是原文抄下来的。”

 

Bucky接过那张信纸,快速地扫过几眼,没有皱眉,竟然还笑了起来。

 

“他们可能觉得我他妈是个舞会女孩儿。”他笑得满是不屑和蔑视,“让他们看看这个小女孩儿是怎么让他们的人头满地乱滚的。”

 

“你有主意了?”Loki兴味盎然地看着他那骄横的样子,“可别为了几只土拨鼠把整窝毒蛇都吓回去了。”

 

Bucky瞥了他一眼,“小心你那位哥哥的安危吧,Loki.我记得在父亲政变的时候,Odinson将军家可是很坚定的保王党。”

 

“我没有哥哥。”Loki冷下脸来,严肃地对他说,“Odinson家跟我一点瓜葛也没有。”

 

“如果你坚持的话,Loki。”Bucky暧昧地笑了笑,“可我也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我看见过你和Thor将军之前在后花园……”

 

“噢,你闭嘴吧,殿下。”Loki笑得一脸温柔,“我替你守着Steve Rogers还活着的消息不泄露出去已经够辛苦了,你自己爽完了还要刺激我吗?”

 

Bucky用手捂了下嘴,表示不继续说下去,大眼睛里的笑意却藏不住。他抽出一张纸,在上面飞快地写了些什么,递给Loki,“就这样做,现在开始。”

 

 

 

4

 

Margaret公主要外嫁到法兰西,这个消息不出三天就传遍了伦敦的大街小巷。

 

靠政变谋反上位,并且对上帝选定的国王、自己的亲哥哥施加毒手,Barnes家族本就饱受诟病,而新国王甚至杀死了自己的亲侄子Steve Rogers王子以绝后患,这使得民众对Barnes家族的反感不断升温。现在,Barnes家的独子James王子还没有正式登基,代理国家事务做的第一件大事竟然就是将Rogers家的血脉彻底断绝,将大家都喜爱的英格兰之花Margaret公主外嫁他国,作为他结盟的政治工具。

 

民众的怨言在不断发酵。James王子马上就要作为即将登基的储君,带领他贴身最忠诚的亲卫队远赴法兰西进行拜访,做政治结盟的准备,留下亲信Loki代理这段时间的事务。

 

民心不稳,军事空洞,复辟党觉得时机已到,James Barnes王子的马车和卫兵队一离开,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领上自己统率的军队浩浩荡荡地冲向了城堡。

 

他们没有想过的是,城堡的大门自己乖巧地打开了,四周包围着黑压压的军队,里面是天使面容的魔鬼在向他们微笑。

 

“等候多时了,各位。”Bucky穿着带着繁复花边装饰的纯白礼装,笑容礼貌又柔和,像是迎接所有人来到一场华丽的宴会。

 

“欢迎来到地狱。”

 

BuckyBarnes王子实现了他的诺言,让他们的人头在皇冠里的华美地毯上滚动着,鲜血艳丽得惊人。

 

“上帝宽恕我获得这项王冠的种种手段,并让它陪伴你安享和平。”他想起父亲躺在床上,对他做出的祝福。

 

如果这就是和平的代价的话,鲜血飞溅染红了他纯白的外套。他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戴上那顶王冠了。

 

血的金属腥味冲入他的鼻腔,他忍住那种反胃的冲动,内心麻木到毫无知觉。

 

他以为这就是结束。

 



5

 

城堡的红蔷薇花园,Loki正匆匆地走过转角的廊道,Bucky刚刚通知了小侍童来找他讨论下周登基的事情,可那个傻乎乎的小男孩竟然在城堡里都能迷路,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找到他的。Loki皱着眉,拿出银色细纹雕花的怀表看了一眼,不知道那个任性的小王子一会儿要怎么发火。

 

他走过花园角落旁边的风雨廊道,石雕的栏杆和头顶的希腊神话壁画精美绝伦。他突然感觉左手胳膊被一阵强力猛地拉向花园的那个死角,他心里一惊,迅速用右手摸向腰间的匕首,对方却好像很了解他的套路,强壮的胳膊立刻钳制住了他的右手,将他的双手举至头顶,一把将他压在墙上。

 

Loki被一个健硕的胸膛这么一撞,瞬间有点眼花,但鼻间下飘过一阵熟悉的烟草味,他定神一看,果然看到那个留着金色齐肩长发,一身软铠甲的大将军,背后的武器袋里还竖着一把沉重的锤子。

 

他恶狠狠地白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试图挣扎了一下。真是个头脑简单的肌肉男,Loki在发现那如石头一样坚硬的肌肉根本无力撼动后,在心里暗骂里一句。

 

“Hey,bro.”金发的大将军看起来心情很好,笑得特别爽朗地看着他绿色的眼睛很嫌弃地盯着自己,“走得这么急,要去给小王子换尿布么?”

 

“谁是你弟弟,放开我。”Loki冷声斥道,“还有,别试图侮辱James王子。”

 

“哦,别生气啊,bro.”Thor松开了钳制着Loki的手,但是用另一只手撑住他身侧的墙壁,将Loki限制在自己和墙壁间的狭小空间,好像生怕他溜走,“我没什么别的意思。”

 

“那你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Loki瞥了他一眼,“让开。”

 

“我的消息帮你们解决了大麻烦,不是吗,弟弟?”Thor笑得得意洋洋的,让Loki真想用匕首直接捅他一刀,“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报酬。”

 

“你会这么做,难道不是Rogers的计划之中么?”Loki感觉Thor的气息全扑在自己面前,这个人的体温该死的高,两个人的距离近的让他也热起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清除自己的势力。”

 

“噢,你跟BuckyBarnes呆一起太久了,也变得迟钝了,Loki。”Thor笑道,“你觉得这些人是真心想让Rogers家族掌权吗?不过是另一群乱臣贼子罢了,但比Barnes家的老头还是蠢得多。”

 

Loki挑了下眉,似乎觉得Thor说的这段话很有说服力。可在他思考的间隙,Thor突然俯下身去,吸住那薄薄的嘴唇,这个吻来得太突然,一点也不像平时看上去不近情色的Thor将军会做出来的事情,Loki被他吓了一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Thor的舌就钻进了他的口腔,肆虐着舔舐过每个角落,温度迅速上升,Loki觉得有些腿软。他狠了狠心,用力咬了口腔里那条捣乱的舌头。

 

Thor惨叫着向后退,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Loki,Loki甚至觉得他有点像Barnes家那只大狗被踩到爪子时委屈的样子。

 

“Loki!你居然咬我!”

 

“我为什么不能咬你?”Loki用舌尖舔了舔唇上的一点鲜血,“你大白天的莫名其妙干什么?”

 

“那晚上就可以吗?”

 

Loki干脆利落地抽出小巧的小刀,比在Thor的喉咙边,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泛着银光,“你觉得呢?”

 

“我觉得……应该可以?”Thor看上去很左右为难地思考了一下。

 

Loki用长靴厚厚的鞋跟狠狠地在大将军的脚上踩了一脚,不出意料地听见又一声惨叫,心满意足的走出了转角。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向后退了一步,侧头看着还在原地扶着墙的Thor,问道,“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Emmm……我不能说,Loki……”看上去威风凛凛的金发大将军抬起头,看到Loki微眯着那双绿色的眼睛,那是无声的威胁,“哦,好吧。是Steve。”

 

Loki微笑,“真诚实。作为你诚实的奖励,晚上到庄园来找我。”

 

他转过身离去,眼角余光看到在原地欣喜到呆滞的Thor,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笑容多像个恋爱中的少女。

 

然后,Loki如预料一样,站在在书房里,被那个受文书折磨到暴躁和欲求不满的小王子,以妒忌和嫌弃的口气,对他的迟到行为还有红肿嘴唇,嘲讽了半个钟头。

 

———————————————————————

注释①:按本文完全没有逻辑的私设,冬的Barnes家族其实是历史上的Lancaster家族,标志是红蔷薇;盾是历史上的York家族,标志白蔷薇。本来都是理查二世逝世后的两个分系,后来两个家族还因王权争夺展开了著名的玫瑰战争。(絮叨一下背景,其实大多数设定完全没按历史。)

 

———————————————————————

 这章为了写剧情,没法写肉,风格根本绷不住哇爆哭

午夜肝文人都傻了,写到后面完全就是疯狂ooc了

我根本不是一个忍心虐的写手呜呜呜!!本来列提纲的时候发誓要好好虐一下,写的时候又开始手软了......我有罪!!

最后用锤基发了个傻白甜糖,安慰一下自己

我躲在屏幕后面悄悄看着你们哦,真的不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吗

我这个人很硬派的,你们不评论我,我就,求你们了

————————————

下文链接 Chapter 5

评论(23)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