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1(AU双王子/连载/HE)

#AU 被囚落魄皇子盾✖野心逆臣之子 王子冬 

#副cp  忠于旧朝将军之子Thor✖冬副官家臣Loki

#同名BBC历史剧

#历史不好所以背景全靠编


#预警:半黑化冬,扮猪吃老虎黑盾,后期监禁play,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全不合原著,慎入


前文链接

0.(序章)

——————————————————————

#本章预警:强制咬,第一次写这种片段所以是车祸现场,请手动避雷




The Hollow Crown/空王冠

 

Chapter 1

 

Uneasy lies the head that wears acrown头顶王冠之人注定倚枕无眠


                        ————Shakespeare 《亨利四世》




1

 

高大的石柱,精致的拱顶,栩栩如生的雕刻,奢侈的古董花瓶还有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诺曼底式的角楼将古典的苏格兰塔楼合围。八年前的政变让这座城堡旧主人的鲜血染红了那昂贵的波斯地毯,可城堡却认贼为主,在新主人的滋养下愈加华美壮丽。

 

俊美的青年穿着一身天蓝色正装礼服,大步流星地走在廊道上,棕色的发丝用蓝色缎带扎成一束,胸前领巾繁复的花边褶皱随着他的动作轻巧地上下浮动。与明丽的服装不同,他神色异常阴郁,步履匆匆,走廊两边的侍卫逐一向他敬礼,他甚至看他们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James Barnes王子——熟悉的人更常叫他Bucky,刚从邻城的庄园连夜快马赶来,整整两晚没睡觉了。他本来在茶会上游刃有余地应付着那些装腔作势的老公爵,还有难缠的总想把自己女儿介绍给Bucky的公爵夫人;他的亲信Loki突然走进会客厅,告诉他这个不可置信的坏消息。

 

Bucky皱着眉,一把推开了厚重的金色大门。空旷的房间正中摆着巨大的卧床,四周还被数层白纱遮盖,形容枯槁的年老男人躺在床正中间,做工精细的睡衣可以看出不凡的身份,可他颧骨突出,眼眶深陷,面色有些发青,失去光泽的发丝像一把枯草——看上去和垂死的贫穷农夫没什么两样,与这间奢华的卧房格格不入。巨大的床显得他更加脆弱渺小了。

 

这个年轻的王子站在那里,眼睛有些发酸。他仍能想起八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脸颊红润而饱满,棕色的短发泛着光泽,他穿着华丽的礼服,半跪着接受那顶金色王冠,那上面镶嵌的钻石正泛着冷光。

 

而现在他就这样躺在这里,听着曾经喊他为英格兰的太阳、向他投掷鲜花与欢呼、迎接着他走进这座城堡的民众,如今在背后用尖酸刻薄的话语一句一句刺进他的心脏,“叛徒”、“逆臣”、“英格兰的恶魔”“、“罪恶的该隐”、“上帝的惩罚终于降临”——噢,他甚至无法听到这些话语,因为他已经奄奄一息到大多数时间都在昏迷了。

 

“过来,Bucky,我的孩子。来听听这垂死之人最后的忠告。”苍老的国王向他招了招手,身边围绕着的一群侍女纷纷让开了一条道,他忍住了眼眶里打转的泪滴,走上前去,半跪在柔软的地摊上,双手近乎虔诚地握住了父亲的手——作为一个国王,那双手粗糙得过分,那是一双骑士的手,全是战斗与正义的伤痕。

 

“是的,陛下,我在这里。”Bucky柔声说道,“您说吧。”

 

“苍天有眼,我的儿子……我用了些旁门左道,并不光明正大的手段才得到这顶王冠. 我统治多年却如同一场戏,为此事纷争不止。”老国王像是想起了很多往事,他眼眶都湿润了,声音微微哽咽,“.但我的死亡会扭转情势。我虽是巧取豪夺的逆臣,你却是合法继位的亲王。”他急促地喘息,像是耗费了很大的力气,Bucky急忙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你的地位虽比我稳定一些……但根基尚不牢固,因为仇怨的伤口仍在滴血。我的拥护者,你也要和他们交好,他们的尖牙利刺也不过刚刚拔去,他们用奸邪的手段扶我登上高位,对他们的势力我心存顾虑怕他们会再起反心。因此,我的孩子,你要利用与外邦的纠纷缠住这些轻佻的人。如此一来,旧日的不快回忆也会消磨殆尽。”说完这一长段话,他像是被抽去了全部力气,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又一次无力地垂下手。Bucky仿佛被吓到了,向后退了一步。侍女急忙上前来给他喂药。Bucky被侍女们与父亲隔开,一时还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的父亲,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顶着乱臣之名来推翻那昏庸怯懦的君主,用全部的热情与努力给英格兰带来了希望。可他得到的什么?是上帝的惩罚和恶魔的诅咒,是一夜间的重病缠身,然后被告知命不久矣。

 

他还什么也没准备好,他只是个19岁的王子,还在穿着鲜嫩颜色的礼服在酒会舞会上练习虚伪的社交——他对于怎么治理国家还一无所知。但现在,这顶王冠就像个绞刑架上的绳索圈,悬在他的头顶。那是个无底洞,他从小就知道,它吸取主人的生命力,直至凋谢。那王冠自幼折磨着他的命运,但他却必须接受。

 

“殿下,”黑色长发的男子走到他身后,虚搂着他的肩——他们一起长大,两人之间没有那么严苛的地位礼节,“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Loki轻声说。

 

“我知道,”Bucky不露声色地远离了那双肩上的手,声音冷淡,“陛下之前说什么了?”

 

“您要为登基做好准备了,”Loki绿色的眼睛紧盯着他,仿佛想明白他面无表情的脸背后到底是什么表情,“最迟这个月底。”

 

“那该死的破王冠不是在那里吗?”Bucky自嘲地笑了,“我随时都可以戴上它,还要做什么准备?”

 

Loki低下头,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思考应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题,然后他抬起头,平静地问道,

 

“您还记得Steve Rogers吗?”

 

这个问句听起来没有一点疑问语气,就像一句客套的“您最近好吗”一样毋庸置疑。

 

“他被关在伦敦塔,陛下需要您去见见他。”

 

 

 

2

 

盘旋而上的狭窄楼梯,从底层一直通向90英尺高的塔顶,抬头看去却好像在无限地延伸着,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阴暗的塔内,空气湿冷,有隐约的腐烂气息,塔外的渡鸦叫得嘶哑,风从底层向上吹,在狭窄的空间摩擦发出女人尖叫似的声音。这一切诡异得过分,却不能让Bucky现在躁动的心脏平息一分一毫。

 

时隔八年,第一次听到Steve Rogers的名字,他的耳朵对这个发音都已经陌生到有些听不出是谁,心脏却为之开始疯狂地蹦跳,幼年的习惯到了长大后更类似于一种本能,让他听见这个名字就会肾上腺素狂飙。

 

他的父亲是一个完美的君王,正因如此他不能恨他。但他在八年前就失去了Steve的全部消息。有人说他被囚禁,但Bucky更相信,以父亲谨慎的行事风格,他不会留下Steve这个后患。

 

父亲甚至不让他提起Steve的名字。他在心里面认定Steve已经死了,尽管他真的很不愿意相信。他亲自剪了一束以前Steve最喜欢的白蔷薇,然后悄悄放在庭院里他们以前经常躲侍卫的那个秘密角落,在心里埋葬了Steve Rogers和曾经的Bucky Barnes。

 

当他站在那间华美到根本不像间囚房的囚房门口,看到那个金发的男人,狂奔的心脏突然平静下来,一切都恍若隔世,他似乎还是那个Steve王子身后的小堂弟,用仰望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看着他的光。

 

Steve背对着门口站着,双手双脚被沉重的镣铐束缚着。宽松的白色丝绸衬衫无法掩盖强健的肌肉,霍兹紧腿裤勾勒出他紧翘的臀部和修长的腿。他好像比八年前更高了,身体竟然还更强壮了。他看向被铁丝网层层束缚的窗外,目光飘得很远,棱角分明的侧脸看不出什么表情。

 

八年的囚徒生活看来并没有磨灭他身上属于王权的那种傲气与疏离,他仅仅是负手站在那里,一身极其朴素的白衬衫,还带着属于罪人囚徒的镣铐,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威压,让Bucky甚至想向他弯腰行礼,道一句“Your majesty.”

 

Steve意识到了身后目光的存在,他微微偏过头,眼角余光看到站在门口、一身淡蓝色华服的Bucky。

 

“殿下。”他只是微微颔首,嘴里说着尊称,却感觉不到任何臣服,甚至都不转过身来正视他,仿佛自己才是那个衣装华丽、身份高贵的王子。

 

Steve Rogers还是没有变,不管是那张好看的皮囊,还是那股令人气恼又兴奋的傲气。这个认识让Bucky有些热血沸腾。

 

看来这八年,父亲并没有亏待他。他不知道父亲是出于愧疚还是另有所谋。

 

Bucky转过头去看向一旁在收拾东西的小侍童,那个瘦小的男孩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得一哆嗦,他使了个眼色就立马匆匆地跑了出去,顺便还关上了厚重的大门。

 

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可以听见Steve平静的呼吸声,看见那双蓝色的眼睛那样冷漠无情地看着他,看见那在灯光下和过去一样美的金发。他真实地意识到Steve在身边的存在,这不如他想象中令他感到激动,因为这场重逢更像是一场时光的回溯,血腥的政变和政治上的天翻地覆好像都是梦里的荒谬之谈。在这间和宫廷里的卧房几乎无差的囚房,Steve还是那个他一直仰慕渴求的高傲王子,只不过是八年的时光让他长得更加阳刚也更英俊了而已。

 

“你看起来过得不差。”Bucky不由自主地这么说了出来,在听到自己那有点打颤并且愚蠢的谈话内容后,他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Steve明显愣住了一下,可能也没想到那个巧舌如簧的小公爵,在八年后戏剧性的第一次会面中,竟然以这样尴尬的话语开场。然后他笑了,看上去是真心觉得有些好笑,他抬起头,那双迷人的蓝眼睛与八年前无异,“托您的福。”他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好像在Bucky的心上轻抚了一下。

 

Bucky觉得心里面堆积了那么多年的话,在这一瞬间爆发般向外涌,反而梗得他说不出话来了。是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比较好,还是“我其实一直记恨着你,”还是“我其实一直爱着你”?他像是劫后重生的幸存者,重获希望的欣喜让他的脑子一片混乱。

 

Steve看着面前无法掩饰自己激动心情,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Bucky,微微皱了眉,似乎有些不耐烦,“殿下,”他走到一旁的软椅上坐下,沉重的脚镣在地上摩擦过,多亏厚重的地毯并没有发出刺耳的声音,“我想你今天不是来叙旧的吧?”

 

Bucky被Steve这种漠然的态度浇了盆冷水,这很好,起码让他清醒了一些。他倚在一边的书柜旁,双手抱在胸前,露出了他在酒会上常有的那种甜蜜而冰冷的笑,“我来做什么,你应该清楚得很,堂兄(cousin)。”

 

“是的,我太了解你了,Bucky。”Steve放弃了那种装腔作势的敬称,声音一如以往的高高在上,又带着锐利的嘲讽,“你的父亲,那个贼,那个杀人犯,他容忍了我八年,像圈养畜生在皇家精致的马厩里一样饲养了我八年,不就是为了这张属于真正的王子的嘴吗?”他自嘲地勾起唇角,突然恶狠狠地咬了自己的下唇,那力道让那张漂亮的薄唇立刻就绽出血口,鲜红的血液从唇角缓缓滴落,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艳丽的痕迹。

 

“你想要我亲口承认那顶王冠属于你,”Steve冷漠地看着他,目光里是不屑,“不可能,James Barnes,你和你那个卑劣的父亲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上帝的承认。只要我活着,我的这张嘴就不可能为你们吐出这些罪恶的话语,就像即便白昼变成黑夜,雄狮也永远不会口吐蛤蟆和蛇蝎。”

 

Bucky就站在那里,沉默地听着Steve对他言语上的羞辱,微微低着头,脸被棕色的长发遮住,神色晦暗不明。然后他抬起头,冷笑了一下,表情还算冷静,灰蓝色的眼睛却烧红了。他走到Steve的椅子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双冷漠而高傲的蓝眼睛,然后扯着他的镣铐突然用力地一把拉过,Steve因突然失去平衡而摔下椅子,半跪在Bucky面前。

 

Steve被Bucky按着肩膀不许站起来,他看到那个眼里怒火中烧的王子弯下腰直视着他,气恼成这样,脸上还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他甚至突然笑了起来,那个笑容带着些女孩的媚气,诡异地有些勾引的意味。Bucky的唇色红艳得不像个男人,他侧过头,舔去了Steve唇边的血液,若即若离地在Steve的唇边徘徊了一下,然后向后退了一点,舌头勾人地划过自己的唇瓣,那湿润的嘴唇颜色似乎又艳丽了一些。Bucky粗暴地扯下自己精致的领巾,松了两颗衬衫扣子,锁骨和胸前一小片细腻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的眼睛还是红的,但里面不仅仅是怒火,还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他看着Steve的蓝眼睛,眼角都染上了妩媚的浅红色。

 

Steve对Bucky这样诡异的反应感到诧异,但雄性的本能又使他对这副近乎色情的景象无法无动于衷。他的下身不可抗拒地产生了反应。

 

Bucky猝不及防地用手覆上了他的下体,毫不意外地得到了预料中的反应,他得逞般的笑了,看着Steve好像在嘲笑他的定力之差。“看来你这八年,这个地方倒是过得很艰难啊。”Bucky摸了摸Steve紧身裤下那个坚硬的部位,挖苦道,然后他站直身体,修长的手指用力钳住Steve的下巴,脸上刚刚状似动情又好像在勾引的妩媚表情全部消失了,只剩下那种陌生又残忍的面无表情。


Bucky恶狠狠地将Steve的脸按在自己被紧身的白色礼服裤遮盖的下体面前,弯下腰,附在他耳边,那湿热的、带着古龙水香味的气息钻进敏感的耳中,他低声说道,宛若恋人间的呢喃,但语气却很冰冷,

 

“既然你的嘴不太会说话,那就干点别的用吧。”

 

“含住我的东西,your majesty。”

———————————————————————


突然飙车然后出了个大车祸

从来都是写牵牵小手最多亲亲的我,这篇竟然一开局就黄暴了一下还写得这么差,我很愧疚

文里面老国王对吧唧的教诲引了莎翁的原句,其他对话也在努力塑造那种华丽的戏剧风格(虽然不太成功),所以可能有点违和

提纲已经大概列好了,预计7-9章左右结束

感谢大家!喜欢这个设定觉得还能看就给我个小心心吧嘤嘤嘤

如果能够给我评论,说说你们的想法或者意见就更好啦!我钻石金刚心请随便批评我!

——————————————

后文链接

Chapter 2

评论(25)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