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Diary 日记(原作向/不甜不要钱/有双向暗恋/一发完)


食用说明:
#这是个关于爱写日记的冬吧唧,和爱画画的盾甜心的故事
#无脑甜 无脑童年回忆向 ooc严重
#有双向暗恋 勉强算是给之前点梗的小天使交的作业 @Katahri  谢谢可爱的小天使之前点的双向暗恋!虽然只涉及了一部分……

#没什么逻辑的剧情,时间线超长
#我是又被吞了一次文只能重发的绝望少女
#Hail stucky




Diary 日记


1

1931年的秋天,14岁的Steve Rogers发现,自己的好哥们儿Bucky 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这一切都关于一本红色小羊皮面的笔记本。

在那个经济并不景气的年代,这样一本颜色鲜亮的笔记本其实是很引人注目的文具,毕竟大多数孩子的笔记本封皮都还是木色的粗糙纸张。但这绝不是引起Steve注意的理由,因为对于家境优渥的Barnes家来说,更加稀罕的东西在他的家里都只是日用品。仅仅是一本笔记本,熟知Bucky家境的Steve并不会大惊小怪。

Bucky最近与这本笔记本近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他上学时将他装在书包里最里层的位置,放学一回家就将本子锁进自己抽屉里的小铁盒中。而Steve真正注意到这本笔记本的存在,是在那一天的下午。

这天的课程很早就结束了。小Steve正坐在自家书桌前面,准备把令人头昏脑涨的数学作业早点写完。

翻开那本草纸装订的作业本,他突然看见那一面上画着一个漂亮的短发男孩,粗糙的铅笔线条和颜色暗淡的草纸让这幅画看起来并不精致,但画里的人笑容却很精致。男孩穿着合身的西装,衬衫扣子严谨地系好,还打了领带。他一只手支在课桌上撑着头,另一只手乖乖地放在书桌上,笑得很甜。因为支撑的动作,小脸被挤得看上去更加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笑起来眼角会有细微的纹路,唇角翘起像只小猫。

这是今天课间休息的Bucky Barnes,也是Steve一整节数学课的劳动成果,并且直接导致他今天的数学作业可能要空白一半了。

“你为什么总是在画风景呢,Steve?”Bucky当时从后座探过头来,“你明明画得这么好,为什么不画人呢?”

“嗯……”Steve咬着铅笔笔杆看着自己的作品,“可是我也不知道画谁。”

“那你画我吧!”Bucky兴致盎然地对他说,“我想要你画的画像。”

“我也没画过人,不知道画得好不……”Steve边说边转过头去。他看到身后男孩的笑容,突然像是怔住了,话音戛然而止。

那是一张明丽的笑脸。15岁的少年,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去,白皙的皮肤里面透着点粉红。Bucky的眼睛是澄澈的灰蓝色,很大,而且总是湿润的,像是一片宁静的湖泊,而此刻笑起来便倒映了漫天的星辰,周围的世界仿佛都变得流光溢彩。

他很漂亮。

这是Steve当时全部的想法。周身世界可能是被按了静音键,他的眼睛里只有Bucky 的笑脸,明艳又单纯,一瞬间侵占了他的所有神经。他甚至都没发现这个想法有多怪异,他第一次用漂亮来形容一个人——即使当时大家公认为Brooklyn之花的女孩他也没觉得漂亮——而这个人不仅是个男生,还是他的哥们儿。

数学课的上课铃声及时地结束了这短暂的出神,却没能及时结束Steve上课时满脑子的Bucky。他当时甚至想,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使,那一定就是Bucky那样的吧,因为他觉得自己刚才都能看到Bucky的背后有着神圣的金光了。

他无法抑制住自己拿起笔的冲动,那副画面就那样自然地从笔尖流淌到纸上,直到下课,他才如梦初醒。啊,今天的数学作业可能要完蛋了。他暗暗想着,叹了口气。

而现在他看着这幅画,已经完全忘记了数学作业的事情。他一心想着快点把这幅画送给Bucky。Bucky应该会开心的吧,露出那个漂亮的甜甜的笑容,说不定还会冲过来抱住自己。Steve将这张画从自己的笔记本上小心翼翼地撕了下来,又细心地切了粗糙的边缘,卷起来用细线绑好,满心期待地冲出家门,跑到Bucky家。

“Steve.”Bucky的妈妈看见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Steve,有些惊讶地问道,“你看起来很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的,Mrs. Barnes,”Steve扬了扬手中的卷好的画,“我有东西忘记给Bucky了。”

“他在楼上写作业。你直接去找他吧,我一会儿给你们端茶点来。”

“谢谢您!”Steve点点头,飞速地跑上楼,走到Bucky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等了三秒,但并没有人回应。

Bucky不是在卧室写作业吗?Steve有些疑惑,他又敲了几下门,卧室里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Bucky,你在吗?”Steve扭动门把,“我要进来了哦。”

他看见书桌前伏着熟悉的身影。少年的白衬衣包裹着修长而略显纤细肌肉线条和细腰,手握着一只钢笔在奋笔疾书些什么。

他可能是太专心了。Steve想,他走到了Bucky身后,正准备凑过去看看他在写什么作业。少年好像突然意识到了周围有别人的存在,吓得肩膀颤了一下,迅速地合上了刚刚还在上面奋笔疾书的本子,一把拉开抽屉丢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到Steve感觉他演练过至少一百遍。

“噢,Steve。”Bucky一只手搭在椅背上,转过头看着他,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你怎么都不敲门?”

“我刚刚敲了两下,你都没回应,”Steve说,“你在写什么?你很专心。”

“嗯……这个啊,没什么,就是些无聊的笔记什么的,”Bucky语气听起来很随意,可耳朵都变得通红了,“说起来,你来找我的吗,Steve?”

“啊,”Steve这才从刚才的好奇中脱离出来,想起自己为何而来,“这个,你说想要的。我画完了,给你带过来。”他将那细小的画卷递给Bucky。

Bucky看上去像对一个脆弱的珍宝一样,轻轻地抽开了系着的细线,展开画卷。Steve看见了,Bucky的脸上露出那种他最期待的漂亮的笑容,湿润的眼睛亮晶晶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Bucky从椅子上站起身,抱住了Steve,“谢啦,pal!”,他拍拍Steve的后背,“我真的很喜欢。”

他体贴的拥抱,有点奶气的温柔声音,细软的棕发蹭在脸侧的触感,还有身上淡淡的肥皂香味和太阳的味道。这一切都深深刻在了小Steve的心里,即使80年后,依然清晰到还在那个瞬间一样。

Steve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对着仍是一片空白的数学作业发呆。回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他终于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专注到听不见敲门声,发现自己站在身后的慌张,还有那不自然的红晕。

他想起了10岁的Bucky,给隔壁班上的小姑娘写情书被自己看见,就是那样的表情。

Steve一下了然。BuckyBarnes又有了新的目标。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失落、恐慌,甚至可以有些愤怒。他不知道这次Bucky又喜欢谁——以前他都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但这不是怪情绪的原因。他现在已经无法想象一个女孩站在Bucky身边,独占那个漂亮的男孩,独占那张甜得让人产生窒息感的笑脸,还有那双专注的湿润眼睛;仅仅是想象,就让他心口闷得厉害,好像哮喘要发作了一样痛苦。

他有些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他皱着眉,蓝眼睛认真地盯着空白的作业本。他好像是在嫉妒,嫉妒Bucky喜欢的那个女生,又有些害怕Bucky被那个女生带离他的世界。

他想起今天上午那张笑脸,只属于他一个人。Bucky很漂亮(pretty),他才意识到这个说法有多奇怪,但这确实没有任何贬义。Bucky并不娘,和柔弱更是一点也不沾边,可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出现了这个词,漂亮,除此之外他不知道有什么能跟合适。

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Steve在心里大喊,他对Bucky暗恋对象的嫉妒,他对Bucky近乎占有般的控制欲,还有他说的那个漂亮。

这很糟糕。

他可能喜欢上了他的哥们儿,在他的哥们儿喜欢上另一个女孩的时候。


2

Bucky最近很郁闷,源头是他的小豆芽菜Steve。

从某一天突然开始,Steve在回避他的一切。Steve不再和他一起两个人呆在楼顶吃午饭,常常拒绝去他家玩的邀请,连一起回家都在试图以各种理由躲开。

Bucky发现他甚至逃避与他的眼神交流。每次他笑着看Steve的时候,Steve总是低头,或者看别的东西而把头偏开,拒绝看他的眼睛。

有好几次,Bucky都没能忍住问Steve,“我做错了什么吗,pal?你最近是不是老是躲着我?”

“没有,Bucky。我只是最近有事情,那我先走了。”他的小豆芽菜总是这么说。

Bucky感觉拳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他有一腔又郁闷又空虚的怒火不知道往哪发泄。可Steve真的每次都有那么恰当的理由,来拒绝他,让他根本不知道应该跟Steve怎么交流。

Bucky坐在自己卧室的书桌上,趴在那本红色笔记本上。Steve对他的躲避不是无缘无故的。

而他想,他知道原因。

一切都开始于那个愚蠢的下午。他没有听见Steve敲门的声音,甚至都不知道Steve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他身后的。他完全沉浸于写日记来表达出他心里无处可言的激情,正写到最关键的地方,他才突然发现背后投下的阴影。看见Steve的那一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关上了笔记本,毕竟为了躲避妈妈,他也这样做过很多次了。

他当时还侥幸地想着,关得这么快,Steve应该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他难以启齿、放在心里慢慢发酵的感情。

是的,他喜欢男生。而他喜欢的对象正是他最好的朋友,Steve Rogers,一个单纯坚韧却瘦弱的小男孩,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豆芽菜。

他曾无数次满足于这个认知。Steve作为一个病弱的男孩,其实他没什么朋友,因为大家并不愿意和一个病恹恹的小矮子一起玩。Bucky作为朋友其实希望Steve能有更多朋友,能更开朗。但当自私与独占的阴影笼罩下来,他会希望Steve的世界里只有他,只能够依靠他。

小豆芽菜Steve属于他,且只属于他。这是种毒药,他上瘾,且甘之若饴。

没有人知道Bucky喜欢男生。尽管只有13岁,他在Brooklyn的受欢迎程度却是毋庸置疑的。从他十岁找了隔壁班最可爱的女孩当女朋友之后,身边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女孩。他体贴,细心又出手大方,没有女生不喜欢他,而他总是很温柔地对待每个接近他的女生。

但Bucky其实很早就知道,他对女生的喜欢,就像对漂亮的花朵。他喜欢女生的细腻柔软,喜欢她们身上甜甜的味道,但他喜欢她们每个人,欣赏并且呵护,而这是并没有什么执念的喜欢——就像没有花朵也不会影响到生活。

可对Steve的喜欢却更类似于渴求,像鱼对于水,远离他甚至都让他感到窒息和恐惧。他真正意识到这点是在几个月前,为了陪Steve他第9次放了小女友的鸽子,那个女孩终于是无法忍受了,她近乎是发泄地朝他怒吼,

“Steve?又是Steve!James Barnes,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看他的眼神甜蜜得有多恶心。”

他当时呆站在原地,忘记了安慰那个崩溃的女孩。他被她的话所震惊,也许又可以说是豁然开朗。

原来这才是喜欢的感觉。是无微不至,又是占有和控制。那是一种更强烈的欲求,像暗火在心里面慢慢灼烧。

Bucky很快就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瘦小的男孩,但明白了自己有时对Steve的矛盾情绪从何而来之后,他没什么认定自己为gay的负担,他甚至还挺开心的。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是gay,他并不是喜欢男生。

他的性取向可能只是Steve Rogers。

虽然他自己对这份感情没什么负担,但是他很明白这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妈妈、爸爸、朋友们,还有Steve。他不想失去Steve。他需要把这份感情一直藏起来,然后作为Steve一辈子的好哥们儿,和他一起度过他所有的重要时光,不论是Steve恋爱、结婚成家还是生孩子,然后带着这份感情进坟墓。Bucky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也不认为知道自己喜欢Steve之后,就要改变什么——这份感情已经持续太多年了,只不过他现在才知道它的存在,实质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以上的发言人叫做理智。可你不能要求一个15岁的少年随时保持理智。

事实就是,Bucky的理智在Steve面前总是喜欢翘班。小Steve阳光下柔顺的金发,愤怒时颜色变深的蓝眼睛,跑完步后湿透的衬衫下朦胧的纤细骨骼,还有吞咽时上下滑动的喉结……这都很糟,因为它们无一例外地会让Bucky的大脑失去运转能力,下半身占据主导。

他甚至做过一个梦,梦里面他在一个巷口,小Steve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他半跪着,被压着头靠在墙上,Steve漂亮的蓝眼睛里面那种侵略性意味让他觉得兴奋。两个人唇齿纠缠不清,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最后是被盖在脸上的被子闷醒的,睡裤上的一片濡湿让他羞得满脸通红,偷偷摸摸地跑去洗手间自己清洗了一下。

为了缓解自己随着青春期不断上涨的情欲和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动与占有欲,他不得不找个方法。他拿父亲送的小羊皮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每一天除了天气就是Steve。Steve今天又打架受伤了,Steve今天画画特别好看,Steve今天吃饭粘着面包屑的样子很可爱。他一边写一边回想着这一天的Steve,每一个皱眉或是微笑,这样好像能够使他平静下来,把感情倾诉出来,然后再恢复理智的状态,把这些感情都关进笔记本。

而Steve发现了这个秘密,发现了那个锁着他所有激情的秘密。

然后他也如自己所料开始疏远自己。

Bucky觉得非常郁闷,虽然他也能理解,如果他发现自己一直当哥们儿的人,原来天天在背地里想着跟自己搞一炮,也会觉得挺恶心的。但他还是私心觉得这不一样,因为那是他的Steve,他们和别人总是不一样的。

由于Steve持续不断地躲避,Bucky的爱情和友情同时受到了冷落,这让他的坏情绪不断累积,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心情应付来找他玩的女孩儿们了。而这个坏情绪的极点在那天下午放学路上还是爆发了。

“你为什么就是不想理我?”在去他家吃饭的邀请又一次被拒后,Bucky的声音不仅是愤怒,甚至有点哭腔了,“就是因为你看到了那个吗?就有那么难以忍受吗?”

“什么?”小Steve背着邮差包,一脸迷茫地看着Bucky委屈的神情和那双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伤心而湿漉漉的眼睛。

“我的日记。”Bucky低着头有些自暴自弃地说,因为天生的唇型,看上去像是噘着粉嘟嘟的嘴,一脸的委屈,“你看见我写了什么吧。”

“我没有,Buck。”Steve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我以为你在写给哪个女孩的情书……”

Bucky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为什么会给女孩写情书?我从10岁以后就没那么做过了好吗Steve?”

“噢,那是我误会了。”Steve走过去,拉住Bucky的手,“所以你是以为我看到了你的日记,才生气吗?”

“我是因为你最近总是不理我才生气的!”“Bucky轻哼了一声,“所以你是觉得,我不告诉你我喜欢哪个女孩,所以生气了吗?”

“嗯……抱歉。”小Steve心虚地点了点头,“那误会解除了,pal?”

“那去我家吃饭吗?”Bucky久违地笑了。

他们好久没有像这样,并肩好像没有任何间隙地,一起走在这条路上。

Steve知道他不能逃避了,这样只会伤害Bucky。喜欢Bucky这件事,他妥协,接受,然后藏在最深处。他还是Bucky的哥们儿。




3

Barnes中士最近总是在写些什么。

战场上的闲暇时间是很少的,Cap都已经放弃了他画画的好习惯,每天像个陀螺一样在营地的各个部门连轴转。

这天也是和往常一样,Captain America 结束了他一天没有停歇的工作,精疲力竭地走回了自己的帐篷。Bucky正盘着腿坐在另一张床上,握着铅笔在一本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笔尖和粗糙的纸面快速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又在写日记吗,Buck?”Steve将军装外套脱下,搭在木椅背上,“你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要写的东西。”

Bucky抬起头来笑了一下,前几天刚长出来的胡茬又被刮得干干净净了,Steve知道凑近了就能嗅到那个好闻的剃须水的味道。“我想都记下来,”他说,“我总是怕以后会忘了什么。”

他顿了一下,又低下头,一边写一边对Steve说,“而且如果我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出了什么我们都不想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还能有什么东西来怀念一下你的老友。”

Steve愣住了。他从没想过Bucky会这么说,也没想过他会做好最坏的打算,而这个打算里仍然在细致地照顾他,好像他还是Brooklyn那个脆弱的小豆芽菜,而不是大家无所不能的captain America。

然后他走到Bucky旁边,在床边轻轻坐下,Bucky又抬起头来,灰蓝眼睛撞进他的视野,“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Bucky,”Steve认真地看着他,“我不会的。”

Steve看见Bucky笑了,他笑得和那个15岁的少年没有两样,还是一样的明艳到好像照亮了这个昏暗的帐篷,只不过是眼角的笑纹更深了。他用手搭着Steve的肩,轻轻地晃了晃,“我相信你,Steve。”

Steve知道那个语气。Bucky像是在安抚一个孩子,他不相信这件事本身,但他相信Steve。

越不想发生的事情,越喜欢跟你作对似的发生,命运总是顽劣的,顽劣到残忍。

呼啸的火车,山间的风雪,抓不住的人,撕裂的疼痛。

失去Bucky Barnes的Captain America,如同行尸走肉。他蓝色的眼睛变得空洞甚至无情,脸上甚少有笑容。他不再提起这件事,仿佛这样就可以假装Bucky还在——或许他只是会Brooklyn了而已。

“这是sergeant Barnes的……遗物。”士兵把纸箱递给Steve,他近乎僵硬地接过。

如同一把尖刀,又一次戳破他自欺欺人的幻想,没留任何余地。Bucky Barnes,他的挚友,他最爱的人,已经死了。

Steve放下箱子,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双手撑着头,把痛苦到扭曲的表情用双手掩藏。透过指缝,他瞄着旁边的箱子,每看到一眼都像在强调一个滴血的事实。

突然间,他看到了一本熟悉的笔记本,就躺在箱子里。他想起了一个熟悉的笑容,Bucky温软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

“而且如果我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出了什么我们都不想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还能有什么东西来怀念一下你的老友……”

Steve坐直身体,拿过那本笔记本,小心翼翼地翻开。熟悉的字体,张扬恣意得可以看到意气风发的Brooklyn少年的影子。

“今天用一板巧克力换了一朵红玫瑰。那朵玫瑰真的很美,虽然那家主人的眼神很明显认为我脑子有些问题……放在帐篷里,好像又回到了我和Steve一起住的那个小屋……”

“Steve脱军装真他妈该死的性感,特别是他解皮带的时候。嘿伙计,考虑一下和你一个帐篷里还喜欢你的兄弟行吗?别当着他的面这么色情地脱衣服!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你并的错……Fuck!我感觉我刚刚光看看他就已经硬了,我现在需要平静一下……”

“这个月的补给品发下来了,肉罐头真的很难吃,但是跟平时的干面包比起来很美味了。天哪,我怀念在家的日子,那时候Steve还会做做饭什么的。”

“Steve今天受伤了,流了很多血,但对于超级战士来说是轻伤。我这样可能挺大惊小怪的,但我还是总会以为他是那个小豆芽菜……我总想保护他,介于他是Captain America,这听起来有点好笑。”

“Steve和Agent Carter看起来很亲密了,他们经常单独在一起。我想Steve应该是喜欢她,而且对方应该也一样。我应该感到开心的,Steve终于有他自己的爱情了……Hey,往好处想想,我也觉的Agent Carter挺迷人的,起码我不至于太不开心……但我真他妈的难过。”

“我今天差点被一个敌人爆头,我是说,离死亡那么近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让我感觉血液凝固。我总觉得我有一天会先离开Steve,虽然我不想……我希望他到时候不要难过,又希望他有点难过……好吧,我不知道,随他吧,起码他难过的话一定不能像以前那样忍着,哪怕抱着AgentCarter也好,我希望他能哭出来。”

……

“好吧,Steve,如果你真的能看到这本日记的时候,虽然我真的不希望你能看见它。我希望你不要太伤心,真的,我其实一直都不忍心看你委屈的时候那双蓝眼睛和皱着的眉头。我一直都在这里的,pal。你现在知道了,我一直喜欢你,非常喜欢……我爱你,从小时候开始……甚至会对你起反应。我希望你别觉得太恶心,毕竟你现在也看不见我了。但如果你还觉得在乎我,Steve,我希望你记住,”

“I‘m with you,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他合上了本子,丢进了一旁的纸箱。他倒在床上,用手盖住眼睛,触到一片湿润。

为什么这一切都来得这么晚。他自嘲地笑了,有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消失在床单上。

为什么他一直都不知道,原来Bucky也一直,同样的那么爱他。可是Bucky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们甚至连接吻都没有过。这一切都是拜Hydra所赐,拜这恶毒的命运所赐。

“I don‘t want to killanyone.’”(我不想杀任何人。)Steve曾经这么说过,并且这样相信着。

而今天,他坐在他们曾经开庆功宴、现在已经被战争破坏得一片狼藉的酒吧,一杯一杯地喝着永远喝不醉的酒。

“I‘m not gonna stop until all of Hydra is dead’”(在海德拉所有成员全死之前,我就不会善罢甘休。)他看着Peggy,蓝色的眼睛不再清澈,那里写满了痛苦与仇恨。

Bucky Barnes,那是他的soft spot,也是他所有的自私。



4

Steve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蹑手蹑脚走进Bucky Barnes——或者说是Winter Soldier的家更准确。狭窄不起眼的公寓房间显得有些简陋又不拘小节,跟曾经Bucky的精致生活环境大相径庭,但他知道这已经是没什么收入的Bucky最大的努力了,而且格局和Brooklyn那间小屋微妙地相似。

他看到一本黑色的笔记本,被彩色的便签条做了很多标记。其实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直觉已经先一步告诉了他。

一打开看见的就是他自己的剪报,上面是Captain America穿着制服的照片。他内心涌起一阵欣喜的波涛,让他觉得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Bucky不仅仅是活着,可能还记起他了,他在之前就把自己从河里救了起来。

他继续一面一面地翻看,上面都是些很简短的文字,很像是winter soldier 会写的mission report。

“2014年2月3日,美国队长博物馆。看见了自己的照片和疑似真实姓名,和他说的一模一样。他说的可能是真的。”

“2014年2月23日,昨晚做了梦,一个冬天,从一辆火车上掉下来。好像看见了他,在火车上想抓住我。”

“2014年3月7日,昨天晚上又做梦了,这次很清楚地看见了他,但他很瘦小,在被人揍,好像是小时候。我叫他Steve。”

“2014年4月18日,最近想起了很多事情。头疼的很厉害。明天又要交房租了,可是便利店还没发补给。”

“2014年5月3日,又去了美国队长博物馆,好像还看见了Steve。为什么会有人去看自己的博物馆?”

“2014年6月21日,我觉得我几乎全想起来了。但是拼不起来,它们很破碎。我很想见Steve,但我找不到他的。”

“2014年7月6日,Steve之前跟我说的那句tillthe end of the line,我昨天梦到了,但好像是我说的。”

“2014年7月21日,梦见了和以前一样的梦,醒来的时候特别想见到Steve。”

日记戛然而止,Steve猛地转过头,发现Bucky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很平和,或者说有些不知所措地在观察他,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被当事人抓住偷看日记,Steve有点心虚地放下本子。

“Do you know me?”他试探着问道,有一点点警惕。

“You are Steve.”他听见Bucky近乎是很乖巧地回答道。

屋外一触即发的战斗正在逼近,但Steve却觉得安心下来。

Bucky还在那里,还认识他,还需要他。

也许,还会再爱着他。

Steve只需要Bucky说出他的名字,仅此而已。然后他就会为了他,与昔日战友反目,与全世界为敌。



5

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机在那里寂寞地吵闹着,没有人关注它。

Bucky和以前一样,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专注地低着头写日记。Steve一边用铅笔在素描本上描画,时不时抬起头看看Bucky,他红润的唇微微翘起,细密的睫毛上下扑闪着,即便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Steve仍旧还是觉得,他很漂亮。

Bucky终于是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他抬起头,有些无奈地看着Steve,“Hey,pal,”他放下手里的笔和日记本,“你这样看着我,我都没法写下去了。”

“噢,抱歉,buck。”Steve笑着看着他,“可你真的很漂亮。”

“闭嘴吧,Steve。”Bucky笑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对一个101岁的老男人说什么?”

Steve耸了耸肩,“对于一个100岁的老男人的品味来说,你真的很漂亮。”

“别说了,Steve,你放过我吧。”Bucky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脸上都有些因羞涩产生的红晕,“我都听不下去了,别提pretty这个词。”

“好吧,”Steve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的错。”

Bucky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写他的日记。

“Buck,你为什么现在还在每天写日记?”Steve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问道,“你不会又是想要……”

“不,别继续说下去。”Bucky急忙打断他,“我没那个打算。”

“你知道,我当时可难过了。”Steve走过去,坐在他旁边,把胳膊搭在他背后的沙发靠背上,“我第一次见过有人把遗书写成情书的。”

Steve看见Bucky的耳根红红的,“又不是我想的,”他说,“我只是不能写情书给你,只能写遗书了。”

“那你现在可以写了,”Steve凑到他面前,用那双迷人的蓝眼睛盯着他,“从现在开始你欠我一封情书了。”

Bucky用拳头假装用力锤他,Steve故作痛苦仰倒在沙发上,一只手顺道把Bucky拉进怀里倒了下来。

两个人在沙发上开始小打小闹,像4、5岁时的小豆芽菜和小James一样,边打还边笑,最后笑到都气喘吁吁才肯停手。

Steve感觉得到,Bucky安静地躺在自己怀里,温暖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这种姿势让他能够切实地知道,Bucky正在自己的身边,真实存在着,这真的很有安全感。

他听见Bucky在下面低声说,声音如同在自言自语,

“我想把你所有样子都记下来。我怕忘了。”

“我不好的样子呢?”Steve笑道。

“也记下来。”Bucky故意恶狠狠地说,“把你欠我的全记下来,你要还的。”

Steve收紧了双臂,把Bucky抱的更紧了。他低下头,嘴唇贴着Bucky带着洗发露香气的发丝,在他耳边低声说,

“那用Captain America来还吧。”

“他都被你全关进日记里了。”

“他是你的了。”

他偏过头,轻轻地吻住了他的男孩。




——————————————————
后记



我觉得冬吧唧真的是那种会认真写日记的认真精致男孩呀!!
虽然也出于我自己也喜欢写日记的私心
我觉得日记真的是个很动人的东西,你会对这本本子有种浓厚的倾诉欲望,然后多年以后再看,就好像是以前的自己对未来的自己的倾诉,你能很清晰地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
以及队长翻冬吧唧的笔记本那段真的很萌!(冬吧唧私藏队长照片被直播处刑)
又是个写得拖拖拉拉流水账的一发完,但希望能成为一颗甜甜的糖,让你能觉得甜滋滋呀
给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真的不能给我你们的小心心嘛!
求你们评论我,我想和可爱的盾冬女孩聊天

评论(24)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