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短篇/HE/穿越梗/原著向

食用说明:

#ooc 慎入

#设定美队三冷冻后,吧唧完全恢复记忆加入复仇者

#穿越的设定极其不科学严谨,开心就好

#Hail stucky!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



 

1

大楼开始倾塌,承担着他身体全部重量的天台栏杆终于是不堪重负。从那样的高度开始下坠时,脸旁擦过的气流,眼前恍惚的景象,下坠的失重感,还有那个人撕心裂肺喊着的他的名字,一切的一切,熟悉到刺痛,恍若昨日重现。

 

这是个对他们来说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他和Steve在执行任务,恐怖分子劫持了这座政府办公大楼。对于这种简单的工作,甚至只需要他和Steve两个人来。他们谨慎快速地分好了工,他解决上层的头目,Steve去解救楼下的人质,然后上来和他汇合。

 

任务结束了。他干净利落地拷贝主机资料,耳机里Steve沉稳的声音说着,“结束了,Bucky,我来接你。”

 

他知道Steve很安全,这让他安心地放松了紧抿的嘴角,表情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即便他早就知道楼下那些杂鱼对超级士兵不够成任何威胁,但他还是担心,担心一切的不确定。他拔下存储器,小心地放在制服的内侧口袋里。他迈步准备走出主控室。

 

“……你以为你们赢了吗?”那个只剩最后一丝气苟延残喘的头目躺在一旁的地上,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嘴边挂着残忍狰狞的笑容,“不,winter soldier,今天你和你的小情郎美国队长都要死在这。”

 

说罢,他试图用全身力气咬动什么,Bucky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冲到地上的人面前要卸掉他的下颚,但是还是迟了一步。他看到那齿间微微闪着的红灯,慌忙地向耳机喊着。

 

“Steve,不要上来!立刻出去!”

 

Steve愣了一下,“什么?”

 

“炸弹。该死的,他什么时候把遥控藏在这儿的。”Bucky的眉头锁紧了,“你快出去,疏散周边人群。”

 

“那你……”他可以听见耳机那边男人因停止跑步而骤然安息的呼吸声,还有那语气里粘稠的犹豫。

 

“让周边待命的直升机去楼顶,我马上上去。”Bucky果断地回答道,微微一顿,他补充道。

 

“相信我,Steve。”

 

“好。”他又听到了Steve熟悉的、奔跑时的轻声喘息。

 

然后大楼开始倾斜、崩塌,他用单臂吊在栏杆上,努力睁大眼睛保持清醒,他看见了Steve,在不远处的直升机里的captain America少见的有些惊慌。

 

他听见了爆炸巨响中,金属栏杆弯曲断裂发出的尖锐嘶鸣。

 

我又失信了,这是在下坠那一刻他唯一的想法,我说过要陪他到尽头的。(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我又一次没有抓住他。

 

2

他猛地坐起来,浑身冷汗浸透了睡衣,细软的棕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上。他好像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但他立刻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者说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美国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装修风格,自己坐在一个沙发床上,而周身的的这一切——墙上的油画,华丽的家具,微微沙哑的留声机,熟悉入骨却带着巨大的违和感,令他有些不寒而栗。

 

这是他的青年时代,他的Brooklyn,他的家。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他开始努力地回想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妄图摆脱身上轻飘飘的不真实感和压得他喘不过气的违和。他和Steve去执行任务,因为他的疏忽发生的爆炸,他从楼顶坠下。

 

所以这应该是梦境,他想,他现在应该是在医院,他做了个关于童年的梦。他使出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感立刻传来,白皙细腻的皮肤上立刻出现了红色的印记,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太轻了,他意识到了事实,即使他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这具躯体属于20岁的James Buchanan Barnes,尚且柔软的肌肉和细腻皮肤,没有一丝伤疤,力气小得于现在的他而言像只小猫咪。

 

门口突然响起钥匙与锁眼细碎的摩擦声,打破了他的震惊与不可置信。门被推开,他看到了一个瘦小的男孩——瘦小得令他诧异,不习惯却又怀念——熟悉的小豆芽菜Steve,一手拿着垃圾桶,一手推开门,有点意外地看着狼狈的Bucky。

 

“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他把垃圾桶放在门边,向沙发床的方向走过来,“你昨天不是跟女孩子约会到很晚回来的吗?”

 

“嗯……”Bucky努力回忆了一下20岁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接着无奈地笑了笑,将额前的发丝随意地向后捋,“做了个梦。”

 

“看来不是什么好梦”,Steve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递给Bucky,“你的表情和平时不太一样。”

 

Bucky坐直身体,接过水杯一饮而尽,“是最可怕的噩梦了。”

 

“难道是你在舞会上被所有女孩无视了吗?”Steve接过空水杯,调侃着他,“对你而言可能没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了。”

 

Bucky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挣扎着从沙发床上站了起来。

 

其实有的,他想,失去你才是最可怕的,不管是对20岁的bucky还是对winter soldier来说。

 

现在好像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又没完全发生。我好歹得到了一个Steve,他在心里自嘲地想。

 

3

Bucky Barnes没有用多久就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穿越时空的现实。

 

毕竟在复仇者之中,怪胎和超自然的事情一点也不罕见。自己都能用二三十岁的样子活到21世纪,没什么能让他太惊讶的了。虽然之前Tony和Banner激烈地讨论时空穿越问题的时候,他曾在内心里面默默地嘲笑了他们。如果能够穿越,他当时想,他一定会回到从火车上掉下去的那天之前。可惜是不可能的。

 

他其实当时很认真地考虑过,如果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生命中只有Steve的Brooklyn,他会做什么。

 

他会像现在这样,与Steve一起吃饭、谈笑、下象棋,一起躺在沙发床上彻夜聊着舞会上的女孩们;会安静地坐在Steve旁边装作专注地看书,一边还偷看一旁安静画画时乖巧的Steve,细密的金黄眼睫毛投下一片阴翳;会帮他收集看完的报纸垫鞋子;会在参加完酒会回来的晚上躺在Steve旁边看着他安静柔软的睡颜失眠整宿;会在Steve微微皱眉露出那种隐忍的表情时搂住他的肩膀对他说“come on,pal”;会在他们打闹时趁机摸他的头,感受那软软的金发蹭过掌心的痒;会悄悄地跟在独自出门的Steve身后看看他到底去了哪里,然后在他需要时出现还装作像是随身有一个Rogers雷达。

 

然后,他会努力维持住这一切,不惜一切代价。

 

现在的时间仿佛是上帝给他的一次机会。命运不可思议,他掉下火车,失去Steve,又在七十年后找回了他,但他又一次的掉下去,又一次要失去Steve,这次上帝给了他机会,可以将一切拉回正轨的机会。

 

是的,一切的开始是那针血清。Steve本来不需要经受这些痛苦,不需要被当成动物园的猴子还是啦啦队女孩一样去卖票,不需要背负起整个国家的责任,不需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开;他本来可以做一个普通的Brooklyn男孩,平凡、但是安定地过完他的人生。而自己,本来可以保护着他,一直陪伴他直到尽头。血清让这一切都改变了。

 

他不会再失去任何一个机会,Bucky Barnes在心里发誓,他不会再让这一切发生。

 

他按照记忆走到那个巷口,看到瘦小的Steve举起那个脆弱的垃圾桶盖子格挡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滑稽,眼神却坚定得和七十年后拿着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盾牌的样子分毫不差,脑海中的captain与眼前的小豆芽菜重合,他眼睛突然有点发酸。

 

该死,他想,这比我记忆中发生得更早。本来这会儿来,Steve应该还没有被揍的。他一把揪过那个混蛋领口,一拳挥了上去。20岁的Bucky Barnes其实力量并不小,因为对方马上被打得晕头转向,被一脚踢得落荒而逃。

 

Steve晃晃悠悠地扶着墙,尽可能快得站起身。他抹了一把嘴角,不出意料地看到那么一片腥红。Bucky没有去扶他,他了解Steve,这个男孩的自尊和意志远比豆芽菜的外表看上去强大得多。

 

“你来得太早了,”Steve有些窘迫地看着他,“我已经把他引进死角了。”

 

“我很抱歉,哥们。”Bucky笑着搂住Steve的肩膀,瘦弱得让他有些不习惯。他按照往常一样递给他一叠报纸,他的小豆芽总是需要这种东西来垫一垫鞋子。

 

他还记得很谨慎地抽走了stark公司futureexpo的报道,Steve就是在那里又一次参军体检,遇到了厄金斯博士和一切的开始。他不会再让命运重演一遍,他这次一定会保护好他。

 

这世界上不会有Captain America和  Winter Soldier。只有Brooklyn的Steve和Bucky。

 

Till the end of the end.

 

4

当Steve 兴奋地拿那张A+的体检单给他看时,Bucky回忆起了被彻底冰冻前的感觉,从心脏开始变得沉重而僵直,血液失去流动而凝固,然后是无尽的恐慌和一切归于虚无的寂静。

 

“全美国,不,是全世界的第一个超级士兵。厄金斯博士愿意在我身上一试,”Steve有些兴奋地说着,他头也不抬地看着那张体检单,“我得到了这个机会,bucky……”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好友今天异常的安静,他抬起头,看到Bucky沉重的表情,Steve的热情瞬间被浇灭了一半。

 

“Hey,pal.”Steve微微皱了眉,“你怎么了?不替你的好兄弟感到开心吗?”

 

“不是的,Steve……”Bucky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仿佛被堵住了一样沙哑,“我很替你开心。”

 

“噢,bucky.”Steve放下手中的体检单,拍了一下Bucky的手臂,“你的开心可不是这种表情。拜托兄弟,到底怎么了?”

 

“我只是……听我说Steve,我知道你很想上战场,但我觉得这样不好。”Bucky艰难地开口,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不伤害到这个男孩又能阻止他。

 

Steve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不明白,Bucky.我试了那么多次,每次都失败,是你一直支持我到现在。为什么你要这样说?”

 

“Steve,战争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Bucky看向那双纯净的蓝眼睛,现在那双眼睛写满了困惑与失望,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我是说……Steve,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冒这个险。”

 

“所以你其实一直不想让我参加体检?”Steve有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向后退了半步,像一只受伤的鹿,“你只是一直只是觉得我……我不可能通过体检,所以假装支持我?”

 

“不是的,Steve……”Bucky烦恼地揉了揉眉心,伸出手想去抓住Steve的胳膊,“听着兄弟,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我知道。我不是想骗你,我只是担心你。”

 

“Oh ,you bastard!”Steve明显有些激动了,他平时不会说脏话的。他单薄的肩膀因为激烈地喘息和怒吼而颤抖不已,“我他妈不是你舞会上抱着的柔软女孩,需要你像侍弄花朵一样的细心呵护。我是个男人!”

 

“你先冷静一下,Steve。”

 

“见鬼吧,James Barnes!”Steve一把甩开Bucky拉着自己的手,“你入伍了,你明天就离开了,你只希望这个弱小的豆芽菜一直、永远在Brooklyn仰望你,安静地等着军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寄来的吊唁信!”Steve说到这里微微有点哽咽,眼眶已经湿润了,还努力瞪大眼睛不让泪滴掉下来。“我只是想站在你旁边而已。”

 

这一瞬间有很多情绪涌进了Bucky的心头。Steve在担心自己,他想,Steve希望跟他一直在一起。震惊、欣喜、感动还有痛苦与不知所措,太多情绪混合着发酵,五味杂陈。他一时间语塞,想要上前一步抱住Steve,他的Steve。

 

“你别再敷衍我了,”Steve又后退了一步,他摇了摇头,深呼吸了一下平复情绪,然后又出现了那种隐忍的表情,“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他打开了门,瘦削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Bucky Barnes觉得他好像会永远失去他。

 

5

他以前从来不肯相信命运,Bucky被死死地绑在铁床上自嘲地想。而现在他不得不相信,在这操蛋的事实面前,这该死的精准到一成不变的命运。

 

他天真地感谢过上帝的慷慨,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可以改变命运。他不知道,上帝只是想让他再体验一遍,他最害怕的一切再次在眼前发生。

 

那天晚上,Steve没有回来。他在外面找了一夜,走遍了整个Brooklyn,走遍了他们在一起过的每个街角巷口,走遍了每一个回忆。但他找不到他的Steve,他仿佛永远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那天在军营里看到Captain America跳舞照片的报纸,看到那个体格健壮、眼神却与往日一样坚定而温柔的Steve Rogers,他轻轻地婆娑照片上的脸庞,近乎虔诚地在上面印上了一个吻。

 

我认命了,Steve。他想,我再也不会挣扎了。我只希望能待在,我转过头就能看见你的地方。

 

这里隔音很好,暗无天日。和过去一模一样,没有一丝新意。他参军,他执行任务,他被海德拉抓住当人体实验品。被注射完血清之后的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还好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他苦笑,这是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了,等待一个必定到来的希望比绝望令人开心一些。

 

但当他又一次在血清带来的高烧和头疼中,迷迷糊糊听见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时,他比自己想象中更激动。他怀念那个男孩。

 

Steve,captain America,穿着他那身滑稽的戏服,手忙脚乱地扯断他身上的束缚带。

 

“Steve……”Bucky迷迷糊糊地开口,才发现自己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沙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

 

“我在这里,Bucky.”他听见他的男孩熟悉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太好了……你还在这里。对不起,Bucky……对不起。”

 

一切发生得和以前分毫不差。

 

他们一起逃出了那片火海,一起回到了基地,为了以为的生死诀别后重逢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对方,用那种充实的微微痛感填满空虚而不真实的、为失而复得而欣喜若狂的心脏。他为他的男孩高呼captain America,即使在自己心里他永远只是Steve。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酒吧的吧台旁,看着Steve迟疑又期待的眼神,向他发出邀请。我还有几个月,他平静地想着,仰头喝干最后一口白兰地,我起码还能跟他在一起几个月。什么狗屁命运,谁他妈在乎?

 

Bucky Barnes扭过头,用那双永远含情脉脉的眼睛看向Steve Rogers,他笑了。

 

“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起架来永远不知道逃跑,”

 

“我要看着他。”

 

6

他不再试图逃避命运。冰天雪地间,在那个火车车厢,他走的每一步都没有经过任何回忆和思考,却让他感到惊人的熟悉。但他并不恐惧,失去Steve已经成了必修的功课,但即使重复了这么多遍也不足以让他习惯,即使重复了这么多遍还是会像在心上剐下一块肉一样疼痛难忍。

 

他抓着火车车厢边缘的栏杆,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还感到惊慌和颤抖。他看到那双慌张的蓝眼睛,Steve伸长了健壮的手臂,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突然间,他的一切情绪都消失了一般,山谷间呼啸的冷风、火车尖锐的汽笛声、Steve慌张的大喊,都像是被按了静音的音响,一切都归于了平静。他释然地微笑了,温暖得好像能融化山谷间的风雪,他看着他的cap,他的男孩,他的Steve,他平静地说着,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Steve, Wait for me.”,他停顿了一下,“I always love you.”

 

他随着断裂的栏杆开始下坠,脸旁擦过的冰冷气流,眼前恍惚的景象,下坠的失重感,还有那个人撕心裂肺喊着的他的名字。

 

恍若昨日重现。

 

 

 

 尾声

“Hey,Bucky!”消毒水的味道,实验室晃眼的灯光,昏沉的头脑,还有Steve欣喜的声音。这里是21世纪,他知道,这一切让他有些安心。

 

“你醒了!Dr.Banner!Bucky他……”Steve从病床前正要站起身,Bucky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然后疼得嘶了一声。Steve立刻担忧地转过头,脸上淡青的胡茬和黑眼圈很明显让人看出他的休息不足。Steve慌忙握住他的手,“你还好吗,Bucky?”

 

“现在是什么时候,Steve。”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有点没精神。

 

“6月21号,已经一周了,Bucky,”Steve俯下身子紧紧将他环在怀里,用拥抱努力确认他的存在,“你昏迷一周了,Bucky。”

 

Bucky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但还是努力地用那只包的像粽子一样的手臂抱了抱Steve,埋在他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熟悉的香皂味。

 

“I love you,Bucky,I reallydo.”他听见他的cap在后面闷闷地说。

 

“I know.”他轻轻地笑了一声。“真高兴,这次我没让你等70年。”

 

“什么?”Steve抬起头来,胳膊撑在枕头上,漂亮的蓝眼睛深深地注视着他。

 

“没什么…一个梦而已。”Bucky微微摇摇头,他用被重新安装了的金属手臂摸了摸胸口,却摸到了片坚硬的铁皮。这很奇怪,他摸索着掏出来看。

 

那是两片有点老旧的军牌。

 

 

————————————————————————————

“God Jesus!”Dr.banner兴奋地叫道,“那肯定是平行宇宙交叠的时候产生的间隙!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穿越时空的男人了,Barnes军士。”

 

“你回到过去都做什么了,Bucky?”Steve把正在旁边激动地自言自语的Banner挤开,附在Bucky耳边低声说。

 

“没什么特别的,我就给小豆芽菜找找报纸什么的而已。”Bucky调笑着,那双湿润的眼睛灵动地眨着。

 

“那我们都做了什么?”Steve歪着头,笑着看他。噢他明知道自己最抵抗不了的,就是他这双蓝色的眼睛那种深情的样子。Bucky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们吵了一架,你骂了我,在我报道的前一天,”他饶有兴致地看着Steve逐渐紧张的神色,“哦对了,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看到Steve越发紧锁的眉头,终究还是不忍心地用手指轻轻抚平了他的褶皱,Bucky笑着对Steve说,“我跟你告白了,Steve,跟二十岁的你。我告诉你了,I always love you。”

 

他看到他的美国甜心瞬间放松下来,展开了那迷人的笑颜,然后像无法忍耐一般立刻附上了他的唇,捧着他的脸像对一块易碎的至宝。Steve轻柔而缓慢地吮吸着Bucky柔软的嘴唇,像是在确定他的存在,直到两个人的气息都逐渐加重,开始逐渐无法控制节奏,用舌激烈地互相在唇齿间纠缠又分离交换着唾液,在对方口腔内搅弄,然后继续加深这个吻。

 

Bucky轻轻推了一下Steve,舔了一下艳红湿润的嘴唇,笑骂道,“You asshole Steve,you made me hard.”

 

“Language.”Steve笑了,漂亮的蓝眼睛染上一丝情欲的阴影。他继续亲吻着Bucky,用手伸进衣服在他腰上轻抚游走,仿佛点燃了他的每一寸肌肤,Bucky觉得这个吻好像什么烈酒,他的脑子昏沉得开始失去理智。

 

“I always know you love me.”

 

他听见他的男孩在他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

熬了两个通宵爆肝写完了!!!我近期最爱的盾冬!

我记得包子好像在什么访谈说过,假如能回到过去,他想回到掉下火车之前

回忆写的乱七八糟,全文都是吧唧哥哥的心理小动作

但是我爱他们

————————————————————

以下是一个小广告


“我是真的不喜欢李子”


“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盾冬夫夫甜甜日常系列第一弹——传送门  

评论(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