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蛇瞳 上(伪恐怖悬疑)

  • 庆祝实习结束的复健产物!


  • 想夏日清凉一下,才发现烧脑的悬疑和恐怖真的不适合我

  • 每天问自己一遍:我又在瞎写什么



蛇瞳

 

00

 

“它的尾巴长而金黄,灿灿如繁星的鳞片在黑夜发光。”

 

女人慌张地跑进幽暗的巷口,左右张望了一下,蹲在了巷子里高大的铁桶旁边。

 

“它在黑暗中缓缓游曳,在地板上发出细细密密的摩擦声如细针扎刺着你的耳朵。”

 

她脱力地坐在墙边,捂着自己的嘴艰难地呼吸。远处轻微的摩擦声传来,细腻的、光滑的、冰凉的,是什么东西在粗糙水泥地面划过的声音。

 

“它的头发尽是些可爱的小东西,一个个睁着鲜红的小眼睛、吐着信子在夜里贪婪地看着你。”

 

细密的摩擦声时远时近地徘徊了很久,终于停止了。女人缓缓地放下捂住嘴的手,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她屏息走到巷口,背靠着墙听着声音,巷子外面是像是黑夜凝结成了固态般的死寂。她轻轻地松了口气。

 

“而它有世界上最迷人的美丽眼睛,只不过没有人能够形容。”

 

背后,水色的月光被云遮挡,整座城市都昏暗了下来。她突然感觉到背后湿冷的寒气,整个脊背都僵硬得像被冰冻。冷汗从额头滑下,女人咬紧牙,在黑暗中用手试探着摸向墙边的砖块,猛地一转身。

 

“因为看过它眼睛的人,都再也不能说话了。”

 

短促的尖叫声划破了凝固般的死寂。半晌过后,云雾散开,月光洒下的时候,街区已经又回归到了一片安静之中。

 

僵硬的躯体躺在地上,脸色青白,眼睛上翻着只看得到眼白,却还是那样大睁着,惊恐地看着半空。

 

男人站在阳台上,仰望着半空中的惨白的月亮,将手里的书啪地一声合上。

 

“美丽的美杜莎,死亡的血色之瞳。”

 

“今晚是蛇行之夜。”

 

01.

 

正午时分,冬季的太阳挂在半空中的光却是惨白的,亮得晃人眼。布鲁克林区一条小巷口外,被路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站在马路对面,看着这景象不由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无奈地走了过去。

 

“让一下……麻烦让一下……我是探员,请无关人士远离现场。”Steve一边挤进巷口一边说道,眼睛余光却看到巷里的景象,不由吃了一惊。

 

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飞溅。苍白的尸体安安静静地呈极其别扭的姿势躺在巷子中间,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丝毫拉扯过的迹象,手却僵直地举在半空中,还擎着一块砖头。女人的眼睛只剩眼白翻在外面,样子十分诡异。

 

“你就是FBI派来的探员?”刚刚站在尸体旁边和鉴定人员说话的警官转过头来,看到这位头发有些乱糟糟、穿着一身休闲服,看起来一脸老实乖巧的年轻人,不禁皱了眉头。

 

“您好,我是Steve Rogers,这是我的证件。”青年将工作证掏出来给警官看了一眼之后,又朝他伸出了手,“这次的连续杀人案由我来全权接管。”

 

“Roland Smith。”警官重重地握了下他的手,凑近他旁边低声说道,“听着年轻人,我不管你是什么FBI或是什么别的,这里是布鲁克林,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在这里发生的杀人案我们警方绝不会坐视不管。所以我们丑话说在前面,收回你所谓的全权接管,在我让你们FBI颜面扫地之前。”

 

Steve微笑着松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半步,“那真是太巧了,Smith警官。我也是从小在布鲁克林长大的,这里离我住的公寓只有两个街区。”

 

警官看着他,不满地咋了下舌,“你们之前说要派来的那个皇后区的小子呢?”

 

“他在派遣中,今天没按预定时间回来,我接替了他的工作。”

 

Smith警官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上下扫视了他一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地上的女尸。

 

“听说现在还没查明身份。死因是?”Steve站在旁边,安静地打量着尸体。脸色青白,眼白外翻,嘴大张着,脸上的表情因为惊恐而扭曲,看起来无比狰狞。最奇怪的是她的动作,诡异地半扭着身体,手上还举着那块转头。简直就像是在转身反抗的瞬间,时间被暂停了一般。

 

“大概又是心源性猝死。”警官回答道。

 

“有家族病史吗?”

 

“这次也没有。”警官摇了摇头,“这已经是第四个了。”

 

“那么死亡时间是?”Steve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没有家族病史,却在半夜当街猝死。如果说第一件还可以用意外来解释的话,一个月内连续四起就只能说是手法高超的奇异杀人事件了。当然,这也是FBI为什么会派他来调查的原因。

 

Smith警官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根据尸体肌肉的僵硬程度,已经超过48小时了,可是……”

 

Steve看了他一眼,这和前几起案件报告的情况也一样,可是警官看起来似乎有什么更多话要说的样子。

 

“这次的目击者说,是在今天的凌晨2点半当场目击了这次的事件。”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说道。

 

Steve了然地看向了坐在墙边矮凳上的人。棕色的齐耳短发,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五官,那双剔透的灰蓝色眼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他。

 

“就是他?”Steve挑了下眉,问道。

 

“你好,我是Bucky Barnes,是个小说家。”没等警官开口介绍,自称叫做Bucky的男子从矮凳上站了起来,带着一脸平静的微笑向他走来,仿佛不是置身命案现场,也不是看到这么恐怖尸体的目击者,“虽然自我介绍先说这个好像不太合适,不过毕竟和案件有关……我还算是小有名气,如果你常看报纸的话,应该会看过我的一本获奖作品。”

 

“名字叫做《蛇瞳》。”

 

02.

 

“所以你想说,这个连续杀人事件和你的幻想小说里的杀人案件如出一辙?”Steve坐在警局办公室的座椅上,迟疑的问道。对面自称小说家的Bucky悠然地喝着咖啡,而周围一群警察听完了他的陈述之后面面相觑。

 

“Bucky Barnes先生,”Smith警官看起来很头疼地揉着眉心,“如果你是为了替你的小说创造话题什么的,大可以出去对媒体乱说。可是这里是警局,是你自称犯罪现场的目击者,我们才会请你到这里来的。希望你能够真诚地协助我们破案,说出实话来。”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说假话。”Bucky冷淡地抬起眼睛,看着Smith警官。

 

“如果你是个侦探小说家,你说这起事件和你的小说一样,或许可信度会高那么一些。”Smith警官不屑地回答道。

 

“僵硬程度远超过真实死亡时间的尸体,奇怪的死亡动作,没有任何反抗的痕迹,死于心源性猝死……这一切真的可以用你们引以为豪的科学侦查来解释吗?”Bucky平静地逼问道,“连续四起这样诡异的杀人案件,如果真的有这样可怕而完美的犯罪手法,我倒是很有兴趣一听。”

 

“那也绝不是用你那不着边际、胡编乱造的童话故事来解释,Barnes先生!”Smith警官看起来终于是忍无可忍了,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你可以继续回去写你的美杜莎幻想小说了,满脑子不切实际空想的小说家先生!”

 

“人类总是把弱小的自己没能力实现的东西,归于不切实际的空想。”Bucky Barnes看起来丝毫不为警官的气愤所动,耸了耸肩,拿起椅背上的黑色长大衣披上,“我想也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再见,警官先生。”

 

“真是个疯子!”Smith警官看着Bucky离开的背影,狠狠地踢了一脚椅子,“小说家都是精神病患者吗?”

 

“他从一开始的证言就是如此的话,为什么要把他当做目击证人,询问他的证词?”Steve问道。

 

“因为他的证词,除了这部分说是传说中的怪物美杜莎,杀害了被害者之外,全部都符合当时的情况。”Smith警官紧皱着眉头,“从周围的环境,各种声音响起的时间,我们结合监控系统和其他证人的证词,发现他的证言几乎全部是真实的。”

 

Steve沉思了片刻,“也就是说,他很大可能会是真正的目击者。”

 

“但是他却为了某种原因隐瞒了真相。”Smith警官愤怒地坐了下来,“或许就只是为了他那该死无聊的小说创造话题。”

 

Steve看了门口半晌,突然站起身,拎上大衣往门口走去。

 

“你去做什么,Rogers探员?”Smith喊道。

 

“不论他的证言是否真实,他是目击者这点可能性很大。”Steve转过头解释道,“如果犯人知道这个消息,可能就会对他下手。首先需要保护证人吧。”

 

“你真的认为他是目击者?”Smith警官疑惑地问道,“你有什么依据?”

 

Steve低头想了几秒,笑了一下。

 

“他的眼睛很漂亮,我觉得不是坏人。”

 

03.

 

Steve匆匆忙忙披上大衣跑出警局,在门口四处张望的时候,看见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街角的长椅上。男人穿着驼色的长大衣,胳膊搭在椅背上,修长的腿散漫地交叠着,棕色的短发柔软地垂在脸侧。Bucky盯着脚下的石砖,认真地盯着那粗糙的石面。

 

Steve愣了一下,往那边走去,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Bucky抬起了头,看着他淡淡地笑了一下。

 

“为什么在这里?”Steve坐在了他旁边,点了一根烟。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Bucky侧着头看他,“四分钟,比我想象中还快一点。我以为你向那个头脑顽固的老警官确认真假会花更久的时间。”

 

“我没什么真假需要确认。”Steve吸了一口烟,将白色的烟气缓缓吐出来,“我能当上探员也全凭直觉。”

 

“所以你直觉认为我说了真话?”Bucky挑眉。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是个案件重要的线索人物,保护你防止线索断掉。”Steve笑道,“把小说里的故事立刻能当做真话,我并不是那么厉害的人。”

 

“可惜,我还觉得FBI的探员会有趣一些呢。”Bucky微笑着摇了摇头,看向Steve的眼睛,“借口烟。”

 

Steve叼着自己的烟,拉开了大衣掏内侧口袋,而此时口中的烟却被抽离了出去。Steve愣住了,抬起头看向Bucky,而对方只是极其自然地拿过那支烟放在唇边,深深吸了一口,又放回了他的口中。

 

Bucky缓缓地吐出烟气,看起来很有兴致地观察着Steve呆愣的表情。他站起身,弯下腰在Steve耳边笑着说,“我不是说了吗,就借一口。我从不说假话。”

 

Steve坐在长椅上,呆呆地看着Bucky。对方已经直起了身,掸了掸大衣上的浮尘,手揣着口袋往街对面走去。

 

“那是我的地址,探员先生。你不是说要保护线索吗?”

 

Steve低下头,看见自己膝盖上放着一张浅黄色的卡纸,上面写着,

 

“Bucky Barnes,赛门公寓A308号。”

 

“赛门公寓。”Steve默念了片刻,“那不就是案发小巷对面的那栋公寓吗?”

 

或许Bucky Barnes,是真正的目击者也说不定。也或许是……

 

凶手。

 

04.

 

和证言完全相符。赛门公寓A308号,房间临街,主卧室的阳台正对着案发的小巷,可以说是观看一场杀人案件最好的剧场看台。

 

“Bucky Barnes的证言是说,他昨晚正好在赶截稿日的稿子,就一直在主卧的书桌那里写作。凌晨两点半的左右听见了窗外有很匆忙的脚步声,就走到阳台上,看见一个女人看起来很害怕地跑进了巷子里,可当时街上什么人也没有。”

 

Steve站在小巷的入口处,仔细地观察着地理位置。按照Smith警官转述的证言,那Bucky Barnes就是站那个三楼的外飘阳台,目击了这场杀人案。

 

Steve面对着小巷,尸体已经被清理,现场的取证也结束了。空荡荡的狭窄小巷,巷口处堆积了两个很大的铁皮桶。而受害人早上就倒在这个铁皮桶前面一些的位置,看起来像是被凶手从背后袭击,转过身的瞬间就猛然死亡。

 

当然,这是按照Bucky Barnes所谓的证言。可事实上,尸体的僵硬程度却表明死亡超过了48小时。那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谎言。

 

假设Bucky Barnes说的并非事实,其实这个女人死亡的真实时间是在两天前。那么很可能是凶手在两天前就将这个女人杀害,然后将她特意固定成那样奇怪的形态,再在昨晚把尸体搬运过来。那么其他证人所形容的摩擦声也可能就是拖拽尸体的声音,只需要鉴识科检查一下女人的头发或者身上有没有装运尸体的其他布纤维就可以了。

 

那么凶手这样在布鲁克林连续作案的目的是什么呢?还大费周章地将尸体用这样奇怪的方式放在各个街角。Steve沉思着,突然想起了Bucky Barnes所说的小说。

 

大费周章的杀人方法,又作为证人说这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证言。难道真如Smith警官所说,为了给自己的小说造势,假装美杜莎蛇妖杀人的假象?

 

Steve沉思着,看着巷子的地面。一阵冰冷的海风将天空的云吹开,阳光洒在了地面上。突然,地面的石砖缝隙中有什么在闪光。

 

Steve蹲下身去,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在石砖缝隙间摸索了一下。触碰到一个坚硬的薄片,他将它取了出来,摊开手帕,是一片金色的薄片,样子像是孩子化装舞会时裙子上缀着的亮片,但在光下又显得剔透许多。

 

“鳞片。”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样的一个词语。

 

Steve猛地回过身,看向对面街道的公寓楼。三楼的阳台上,男人穿着单薄的白衬衣趴在栏杆上,视线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着。Bucky叼着一个木质的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个漂亮的烟圈,朝他笑了笑。

 

那种掌控一切的目光令人感觉真糟糕,Steve皱起了眉头。


冰凉,冷漠,却又悠闲自得。

 

像在一场猎杀游戏中被玩弄。


——————

补充一句,不是什么正经悬疑推理,其实是个奇幻恐怖au(?)


2019-07-26 #盾冬  

评论(38)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