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理想国 第九章(ABO)

  • 反乌托邦,伪科幻设定,abo私设严重

  • 皇室王子盾×反动间谍冬; 黑盾,先婚后爱

  • 涉及锤基,闺蜜组

  • 部分设定可以参考本合集前一篇脑洞记录

————————————————


理想国 9

 

Le chapitre Ⅸ

 

活在舞台上的木偶无法看得到背后的丝线,

 

只有卑劣的操纵者才能偶尔替它们感到悲哀。

 

活在悲剧中却不自知,这是种幸福,还是更大的悲剧。

 

1

 

睁开眼睛的瞬间,有种空洞的虚无感包裹了他,像躺在万丈高空中的一团棉花上。他看着天花板上精美的金边漆画,大脑在刹那间是却一片空白。


Bucky曾经很恐惧这种感觉,无法主宰任何事情的感觉。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空白是最为轻松的。当你不用面对现实与谎言,你的灵魂都是轻快自由的。

 

可惜的是他似乎并没有成功的失忆,在下一秒,一堆记忆杂乱无章地涌了进来,像是被开了闸的水坝,涌动的声音可以震得人头疼。


他的记忆瞬间归了位,而他的眼神下一秒就和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撞在一起——像深海似的平静的蓝眼睛。这使得他呼吸都停滞住了。

 

他的任务失败了,而他没有死,还在Steve的身边。毫无疑问,即使对方是个傻子,他的身份也彻底暴露了,更别提对方是个皇家科学院身份不明的研究员。

 

Steve坐在离床不远的地方,面朝着他,拿着笔刷正在画画。他看见Bucky睁开了眼睛,只是不紧不慢地将调色板和笔刷搁下来,迈步朝床边走来。Bucky的身体迅速地僵硬了,肌肉的紧绷使他感受到了浑身散架般的酸痛,这个瞬间他的大脑却转得飞快。

 

这里不是peak,庄园的卧室比这大得多。更主要的是周身的空气潮湿温热,带着些草木的腥气。而peak的总是干爽舒适的,因为它有专门的的保护罩,里面的温度湿度和光照都受到控制。

 

Steve把他带到了哪里?Steve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他的身份,即使不那么具体,但也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绝对不是好事,或者说意味着背叛了国家。可是Steve为什么没把他交给皇家护卫队?他要审问自己?要从自己嘴里撬出情报?自己又该怎么向Steve解释自己如何离开peak,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外城的红灯区?

 

太多问题像迁徙的鱼群一股脑地钻,而他看着Steve不紧不慢地走向自己。他没穿皇室的制服,而是白色的衬衫和黑长裤,身材瘦削而挺拔。Steve快走到床边的时候,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压根使不上力气,猛地歪倒在床上。

 

他终于发现那份空荡荡的感觉从何而来了。他的左臂。

 

Steve坐到了床边,看着Bucky刚刚那猛烈的挣扎,只是轻轻地将他扶起来,半倚着床头坐好。而Bucky却像是失了神魄般,愣怔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臂。Steve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

 

半晌,Bucky 像是回过神来了似的。他用力地闭上了眼睛,再看向Steve的时候,里面已经带上了钢铁般坚硬又冰凉的外壳,仿佛拒绝一切人进入。

 

他刚要开口说话,一根微凉的手指就贴上了他的嘴唇,略带着油彩颜料的气味。Steve伸出手,食指粗糙的指腹轻轻贴在了Bucky的嘴唇上,“嘘,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问题。”他的声音平静而温和,“但我还是希望你先听我说完。毕竟有些话一旦开口,就再也挽回不了了。”

 

Bucky的眼神中带了片刻的呆愣。他在刚才预想过Steve会说什么,或许是冷漠的,也或许是愤怒的。毕竟他背叛了Steve,背叛了他全部的温和与信任。但Steve现在却平静得惊人,像是在和他商量下午茶的点心吃什么。

 

Bucky停止了说话的念头,Steve将手放了下来。他的蓝眼睛带着安抚的力量,Bucky一直知道这一点,被激怒的狼都可以被这样毫无敌意的温和眼睛抚平。


Steve就那么看着他,开口道,“你现在在Lune岛,科学院的暂时研究基地,只有我一个研究员。因为我要外派,所以按照生育委的规定,我把你带过来了。”

 

“是Thor把你从C23区带回来的,他在灾后搜查中意外地发现了你,通知了我,之后就给你伪造了身份信息,把你偷偷带回了科学院,然后我把你带到了这里。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Bucky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疑惑。Steve的言语里透露着一种讯息,那就是他包庇了他。

 

“没错,Bucky。我包庇了你,一个没有任何许可,突然就出现在远在主岛边缘的Hera。如果这件事被任何人知道,被追责,我可能会被审议院定为叛国罪。”Steve平静地叙述着这个事实,不是邀功,也没有责备,仿佛只是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

 

“我不清楚你去做了什么,这件事的背后又是什么,但我也不在乎。我只是个研究科学的人,我不在意政治,也不热衷于保护这个国家。”Steve的语气平淡,而Bucky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Steve的话语有一股温和却无法拒绝的力量,而Bucky的焦虑被轻而易举地抚平了。

 

“你只是在花园意外被除草器割断了手臂神经,而其他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情,”Steve只是看着他,安静地言语,却仿佛打破了那眼里冰冷的保护层,“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和过去切断所有联系。我要求你信任我。”

 

“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只需要在我们回到peak之前给我答复。”Steve轻笑了一声,“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也不会监视你。这里不是peak,没有通行限制,而你是自由的。你可以选择彻底离开我,去做你坚持的事情。你也可以去以叛国罪举报我。我给你选择的权利。”

 

Bucky沉默地看着他。他听懂了Steve的话,他需要放弃自己的间谍身份,安心做一个相夫教子的Hera。而Steve为他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包庇他,不再追究他,并且冒着巨大的风险。

 

如果这是一场谈判,那么Steve必输无疑。他将他掌握的所有筹码与王牌摊在桌面上,等待着对方权衡利弊,来决定他的命运。Steve没有第一时间将他交给护卫队,反而还把他带到lune岛,这已经足够定为叛国罪。

 

Steve在赌博。他已经显露出了足够的诚意,而他最后的自保手段,也不过是在Bucky走出这个房子之前就杀了他。可他没有理由要这样,为了一个国家分配来的陌生Omega。

 

Bucky一语不发地看着Steve的眼睛,似乎是希望从那双透亮的眼睛里找到一丝阴谋,可那而什么也没有。Steve的目光是坦诚的,不带一丝遮拦的,他就那样看着他,像是把全部的命运都交到了他手里。

 

这样注视了片刻,Steve移开了目光,“我想你需要时间。”他站起身,朝门口走去,“我会等你做出选择。”

 

“为什么?”Bucky开口问道,声音沙哑而飘忽。

 

Steve停住了脚步,回过头,Bucky此时正坐在床边看着他,左臂的袖管里空荡荡的,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有种迷路的小动物一样的迷茫。

 

Steve露出了一丝微笑,眼神里带着温柔的笑意,“我只是需要一个家,Bucky。我想或许我们都需要。”

 

在家里可以叫我Steve,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仿佛来自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他却知道那就发生在几周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Steve就将那些信任悉数在他面前铺开,用温柔把他抚平,像是用血肉包容一个刺猬的利刺。而他却将其当做了软肋,利用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当愧疚一瞬间涌上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月豆花的香味恰好随着热烘烘的风飘了进来,青涩而凉丝丝的甘甜味,让他想起了他第一天见到Steve时,喝到的月豆茶。

 

他强行用自己的一条胳膊把身体撑起来,艰难地扶着床坐直身体,又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2

 

Steve站在房子外的花园里,一颗高大的兰草树的阴凉下。太阳正是最大的时候,lune岛不像peak一样建造了专门的防护罩来维持舒适的温度。滚烫的阳光烫在草地上,蒸起一层湿漉漉带着草腥味的水汽。他望着不远处的河流,冰凉的水色在阳光下刺眼得很。

 

Steve听到了身后有凌乱的脚步声。他知道是Bucky,他知道他会接受。可他必须要等到Bucky亲自走来,他需要他经历那整个过程。


Steve知道,对于倔强的人,只有他自己才能说服自己。而他要做的,只是将所有证据摆在他面前,等对方那颗充满鲜红血液的良心为其酸涩。

 

等到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他才转过身去,看向Bucky。对方正穿着那件薄薄的汗衫,单手扶着那个带滚轮的支架。他长时间没活动,腿上的伤是由营养液强行养好的,这样一段短暂的路程对他来说都很艰难,他的额头上全是汗珠。

 

Steve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过去,站在Bucky的右边,将自己的肩膀送了过去。Bucky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右臂搭在了那看起来都硌手的瘦削肩膀上。Steve只比他稍微矮一点,因为身材的瘦削而显得比他矮很多。但是那具身体却是有力的、温热的。

 

Steve架着他,缓缓地朝树下走去。他们都没有说话,Steve能感觉到Bucky脸侧滑下的一颗汗珠不轻不重地打在他的白衬衫上,印出一个圆形的水痕。热烘烘的风吹了过来,兰草树的深蓝色叶片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几片。

 

他们站在了树下,Bucky靠着树干站着。Steve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伸出手把Bucky额前的汗珠吸干了。他们无言地看着面前的河流,对岸有着一片彩色的低矮屋顶,像是一片童话森林里的蘑菇房子。远处高耸的白色建筑也比Lumiere岛上的棱角温润,那是lune岛的教习所。

 

“我在这里长大。”Bucky毫无征兆地开口了,眼睛却流连于那一片彩色的房屋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温和,“不只是这里的教习所。这里的森林、河流,这里的居民之中。那是自由,是我唯一快乐过的日子。”

 

“Lune是全世界生态保护最完整的岛屿了。”Steve说道,“这里很美,你很幸运。”

 

“但我曾经并没有感受到这一点。我梦想着去Lumiere岛,去peak,穿着红色的丝绒制服,做一个帅气的护卫官。”Bucky的声音里带着轻飘飘的感觉,像是飘回了记忆中的以前,“我厌倦了低矮的房子、营养液、和因为苦涩不能供给皇室的果子。我当时渴望着不同的生活。”

 

“可我现在才知道,这些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可是我不再幸运了。”

 

Steve偏过头,看着Bucky。那玻璃珠般透亮的眼睛映着对面的房子,湿润,也流光溢彩。

 

“你仍旧是幸运的,Bucky。”Steve轻轻伸出了手,握住了他的右手,“你还可以拥有这一切,你依旧是自由的。”

 

Bucky从河对岸收回眼神,看着Steve的眼睛,突然露出了笑容。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但我会尽我所能去相信你。”

 

Steve看着他片刻,也笑了起来,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欢迎回家,Bucky。”


———————————————


甜是要甜的,骗也是要骗的。

2019-04-16 #盾冬  

评论(27)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