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香烟、草莓和水果硬糖(校园AU/一发完)

  • 就是青年人甜蜜但是平淡的恋爱吧


  • 春天到了,想吃糖了,悄悄产一点

————————————————


香烟、草莓和水果硬糖

 

“我喜欢的不过是你的味道。”


1

 

这天气闷得吓人,球衣都被汗浸透,又被热风吹得干燥,反复了两三次。他跟教练说要休息一会儿,就离开了球场,把头盔取了,走到旁边的水池边拿冰凉的水泼了两把在脸上,又抹了把贴在额前黏答答的金发。他听到正面的看台处传来一阵女孩子们的尖叫,像一群抢食的小鸟叽叽喳喳。

 

下午两点,太阳最毒的时候,热辣辣地烤在抹了层汗的皮肤上,蝉倒是精力充沛地聒噪着。女孩儿都在正面的看台看橄榄球队训练的帅哥们,Steve有些庆幸自己很有先见之明地把包放在了侧面看台上。他现在没精力和女孩轻言细语,他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Steve朝侧面看台走去,出乎意料的,上面居然有个人,还是个男人。穿着白色鸡心领的薄t恤和一条修身的牛仔裤,一双短黑色靴,身材修长但又恰到好处的有些肌肉。他懒洋洋地趴在看台的栏杆上,没什么劲头地看着球场那头,嘴里叼了一根烟。下午热烘烘的风吹过来,把他棕色的短发吹乱了,看起来很柔软。

 

Steve沉默地走了上来,从包里拿出了水瓶灌了一口,就也趴在了栏杆边上吹风。旁边的青年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球场。他慢腾腾地吐了口烟,随着风淡淡地飘来了一团。淡淡的草莓味,还有烟草的苦涩,让人有些微醺的错觉。

 

远处的绿树被热风吹得沙沙响,球场上的青年毫不吝啬地撒着热汗和荷尔蒙,看台上的女孩儿们的尖叫嬉笑。这一切都被风吹得很远,Steve突然这么感觉到,他的鼻腔里充满着那种淡淡的草莓味,甜丝丝的、柔软的味道。

 

“来一根?”青年的声音带着点惰怠的沙哑,突然搭话道。

 

Steve有些愣怔,转过头看着他。第一个撞进来的就是这个人的眼睛,灰蓝色,透亮透亮的,像玻璃罐里的水果硬糖,撞得他心里叮当作响。

 

“我不抽烟。”他摇了摇头。

 

青年愣了一下,轻笑了一声。Steve迷惑地看着他,却发现那张嘴红艳艳得像是草莓,漂亮的嘴角勾起来。不知道他的嘴唇是不是和他的香烟一个味道。

 

青年没再说话,他们俩沉默地在栏杆边,看着远处喧闹的一切。被太阳烤热的风吹着,Steve的t恤都有些被吹干了。

 

他抽完了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锡制的小烟灰盒,将烟头碾了碾,便朝看台下走去。

 

经过Steve的时候,那阵草莓的烟草香味又飘了过来,缠着他的鼻尖,像水果糖的滋味。他突然有了种冲动,他觉得如果现在不喊住他,他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等一下。”Steve朝他的背影喊道。

 

青年站在楼梯上,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表情里有种仿佛早有预料的悠哉,“什么?”

 

Steve的脸突然有些红,他并没有明白自己突然叫住一个陌生的男人是为什么。他沉默了半晌,而对方倚在楼梯边,看起来耐心十足地等着他。

 

“Steve Rogers……”他支吾了半天,犹豫地说着,“我的名字。”

 

他看着Steve窘迫的样子,笑了起来,眼睛里面都是轻快的笑意,细长的眼角带着漂亮的细褶,

 

“Bucky Barnes,很高兴认识你。”

 

2

 

Steve在下半场的训练一直心不在焉,教练骂了他十几分钟,摆了摆手让他先回去。他在冲淋房用冷水冲了十几分钟,希望让自己温度过高的脑袋平静下来。毫无用处。

 

他的视线里还残留着刚刚那个男人的样子。漂亮的肌肉线条,剔透得像糖果似的眼睛,草莓颜色的嘴唇,还有那股甜丝丝的香气。

 

Steve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以貌取人的人,但是他必须承认,会这么在意一个毫不了解的陌生人,他就是看中了人家的脸,也或许是那股香甜的气味。

 

他有些沮丧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同时想起自己只是知道他的名字,电话、甚至连他是那个学院的都不知道。Bucky Barnes,他在嘴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很软的几个单音,咀嚼起来像块果汁软糖。

 

晚上他躺在床上看书,他的室友和橄榄球队的队友Sam刚刚回来。他一回来就贼兮兮地跑到他床边,坐了下来,“嘿,Steve,你今天下午怎么回事?”Sam满脸都写着看热闹。

 

“下去,没洗澡不要坐我的床。”Steve把书搁下来,看了他一眼。

 

“太过分了吧,哥们儿。”Sam皱着眉,坐到了地毯上,“我打完球冲凉了。”

 

“然后你们还去酒吧滚了一圈。”

 

“别提了,又没泡到妞。明明我也是橄榄球队的,这不公平。”Sam哭丧着脸,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往前挪了两下,看着Steve,“你别想转移话题,快说,今天下午怎么回事?是不是恋爱了?今天中间看台有个姑娘,棕发的,身材特别辣……”

 

确实是棕发,身材也确实很辣,Steve默默地想着,说:“状态不好为什么就一定跟你似的满脑子泡姑娘?”

 

“别蒙我,我有经验。”Sam微眯起眼睛,像审犯人似的来回打量Steve,“小伙子,你今天下午休息完回去的时候,满脸通红,眼神下流,肯定是有姑娘了。”

 

“不是。”Steve叹了口气。眼神下流?

 

“真的不是?”Sam疑惑地看着他。

 

真的不是,不是姑娘,他在心里暗暗地解释道。“不是,我发誓。”

 

Sam失望地看着他,拍了拍屁股从地毯上爬起来,“我还跟Jack赌了一轮酒呢,你也太不争气。”

 

Steve没理他,继续拿起书来看,可一个字也没进脑子。他心烦意乱地翻了几页,终于在最后一下听见了书页“嘶啦”一声的哀鸣,下面撕开了一道口。

 

他刷地一把将书搁下来,起身往寝室门外走。

 

“Steve?”Sam在那边书桌旁探了个脑袋,“这么晚了你去哪?”

 

“便利店。”他在门口回道,把门关上了。

 

他在货架间找了半天,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很明显它们在大学里并不受欢迎。玻璃罐装的廉价水果硬糖,各种口味都有,花花绿绿地装了一大罐。这是小时候母亲搁在厨房橱柜最顶层的那种,每次午睡完了只许吃一颗,而现在他吃一罐也没有人会管,反而没有那种被限制后突然自由的快乐了。

 

Steve抱着那个玻璃罐回了寝室,躺上床,对着天花板上的灯光看着那个玻璃罐,透明糖纸包裹着的彩色糖球。他把它们全都倒在了桌上,挑了一颗鲜红色的,把糖纸剥开,丢进了嘴里。

 

甜丝丝的味道在口腔里到处乱窜出,带着香甜的草莓香精,廉价的糖果味,年轻的味道。

 

他突然特别想见到Bucky Barnes。

 

3

 

Steve剩下的一周没有再看到Bucky。侧面看台空荡荡的,跟被女孩们塞得满满的正面看台相比,显得有些冷清。他努力地集中精力不往那个角度看,但他的大脑似乎有自己的想法。他总是往看台那边望,因此这个周六下午,他第2次没有接住Sam丢过来的球。

 

“后天就要上场了你清楚吗Steve Rogers?你如果不想打就他娘的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我宁愿换一个弱智的四分卫,也不需要一个天天跑神的。”教练恶狠狠地骂道,“集中你的注意力,别他妈再去看你的小娘们儿了。”

 

Steve没什么精神地应下来了,如果今天再没法集中精力,就算他不主动提,教练也会换人了。新的一场训练要开始了,他往固定位置站好,眼角余光往侧面的看台上瞟了一眼,却看见了一个人影。

 

他惊讶地抬起头,对方正趴在栏杆上,看上去依旧懒懒地像只猫,眼神却在往他这边望。四目相接的时候,Steve却感觉什么东西在心里面点燃了。他几乎可以确定他的感觉了。

 

他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Bucky的嘴角勾了起来,两根手指点在额前朝他一挥。Steve被他耍帅的动作逗乐了,笑出了声,果不其然又被教练怒吼了一声。

 

这场训练是他这两周打得最精彩的一场。作为校队主力的四分卫,Steve本身就是平时队里面最耀眼的人物,今天的几个假动作做得漂亮,持球冲锋的时候满看台的女孩都在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而Steve却总是在想,Bucky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刚刚的动作。

 

比赛结束的时候全队的人都跑过来跟他庆祝,一向严厉的教练都夸了他一句,“一开始就有这种状态不就没事了,臭小子。”他还补充了一句。

 

训练结束了,看台上的女孩子们都跑下来,有几个和队员们熟的姑娘提议去喝酒,大家乱哄哄喊成一团。Steve被夹在中间,远远地往看台那边望去,却只看见了Bucky的背影,正在往球场外面走。

 

他急匆匆地挤开众人,往外面跑去。众人奇怪地看着他,队友大喊着问道,“不去喝酒吗,Steve?”

 

“不了,你们去吧。”他朝他们摆了摆手,穿着那身训练服就往球场外跑去,留得众人摸不着头脑地面面相觑。

 

Steve没跑出去多远,在球场外不远的一棵树下看见了Bucky。对方正戴着耳机靠在树干上,低垂着脑袋,腿好像无意识地踩着节奏,短靴上的银链随着他的节奏轻轻地晃荡着。他感觉到有人靠近,便抬起头来,看到了Steve。

 

“你怎么跑到这来来了?”Steve有些轻微的喘,他跑得太急,呼吸都是乱的。

 

“我在等你。”Bucky看着他,眼角的褶皱里全是笑,“我看见你往外跑了。”

 

Steve有些不好意思,“我……”他一时间没有想好他想说什么,对一个只见过两次的男人。他们的气氛是不一样的,他确认这点,可他怕他说什么吓到Bucky。

 

“你如果想说什么的话,不妨先去换身衣服。”Bucky见他半天没说话,提议道,“你这身训练服可太显眼了,这样看起来像是我抢了橄榄球队长的女朋友。”

 

注意到不远处已经有人朝这边投来目光,Steve有些不自在,但他还记得解释一句,“我没有女朋友。”

 

“那或许你正缺一个。”Bucky挑了下眉,又笑道,“又或者是你有男朋友?”

 

“这些问题我可以今晚慢慢回答你,我可以请你吃个晚饭吗?”Steve当机立断问道,他必须抓住机会。

 

Bucky明显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腼腆的橄榄球队长会发出这个邀约。他愣住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好像没理由拒绝明星队长的邀请。”

 

“那七点半,在Luke?”Steve问道。Luke是他们学校旁边的一家小酒吧,他偶尔会和Sam去那边吃饭。

 

“好的,”Bucky朝他摆了摆手,“回见。”

 

4

 

他匆匆忙忙地洗了个澡,打了几次沐浴露的泡泡,确认自己身上没有汗味,然后换了一身衣服。一开始是一件蓝色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可衬衫好像有点老土,他皱了皱眉,又换了条t恤。

 

等他到Luke门口的时候,看见了蹲在门口的Bucky,穿着一件酒红色的格子衬衫,衬得皮肤很白。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穿蓝格子出门,一个无意又光明正大的情侣装机会。

 

Bucky看见他来了,站起身向他走来。他能闻到对方身上带着洗发水潮湿的香气,好像是种果香,清爽又香甜。

 

“进去吧,我快饿瘪了。”Bucky撇了撇嘴,“我午饭吃得太早了。”

 

他们找了张角落里不显眼的桌子,点了两份牛扒配烤土豆和熏三文鱼果蔬沙拉,准确地说是Bucky点的,而Steve只是跟了一句“要跟他一样的。”菜上的很快,Bucky吃相很好,而Steve则紧张得不怎么吃得下东西,大多数时间都在看Bucky。

 

“所以你是哲学系的?”Steve睁大眼睛看着Bucky,不可置信地问道。对方正不紧不慢地嚼着牛扒,然后喝下一口酒,才看着他说,“我看上去像在骗你吗?”

 

“不是,我是说,你看起来不像哲学系的……”哲学系里全是带着厚眼镜、老气横秋的书呆子,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你看起来也不像学物理的啊。”Bucky笑着说道,“这跟看起来没什么关系。”他餐盘里的食物已经被他消灭得干干净净了,侍者将他们的餐盘都收走,本来就不算宽的桌子总算空了,两个人的距离挨得很近。

 

Steve默认了这个观点,同时才发现自己刚刚的发言没头没脑的。他们的膝盖在桌下撞到了一下,Steve迅速地移开了。Bucky从口袋里抽出了根烟叼着,又掏了半天,没找到打火机。他无奈地叼着烟,问道Steve,“有火吗?”

 

“我不抽烟的。”Steve回道。Bucky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向前面一桌的男人借火,他突然制止了Bucky,“我可以给你去买个打火机。”

 

Bucky有些疑惑地看了Steve一眼,“不用这么麻烦,可以借。”

 

“还是别抽烟了吧,对身体不好。”Steve坚持道,又觉得自己好像管得有点宽,于是犹豫了半天说道,“你如果很想抽烟的话…….我有糖,吃吗?”

 

Bucky看了他半晌,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他将烟塞了回去,朝Steve伸出了手。

 

“什么?”Steve有点懵地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

 

“糖呢?”Bucky憋着笑看着他,“你不是要给我吃糖么?”

 

“噢!”Steve从口袋里抓出一一把,放在他手上,“你自己挑味道吧。”

 

一把被透明糖纸包的糖果,花花绿绿地放了Bucky一手,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泛光。Bucky捡了一颗鲜红色的出来,又将那把糖果放在Steve掌心。那皮肤微凉的触感划过掌心的感觉像有股电流穿过了全身。

 

Bucky拧开那张透明的糖纸,然后挑了下眉看着Steve,“天气这么热,你就把它们直接放口袋里吗?”

 

Steve点了点头,然后才发现Bucky手里的水果硬糖已经化成了黏黏的一团,半粘着糖纸,没有了一开始的剔透晶亮,变成了鲜红色素和糖胶的混合物。他有些尴尬地伸手想去取走,“抱歉,我忘记天气很热,这个会化……..”

 

Bucky却没有让他拿走,而是将糖块放在了嘴边,用那口雪白的牙咬着鲜红色的胶状糖果,将透明的糖纸扯了下来。他将糖块含了进去,还用殷红的舌尖舔了舔刚刚被沾到糖的嘴唇。

 

Steve喉头突然有些发紧,眼睛无法从那张唇上移开。他强忍着这种奇怪的欲望,问道,“为什么要吃,都化了。”

 

“如果不吃糖,我就要去找别人借火了,可以吗?”他看着Steve有些窘迫的神色,含着黏糊糊的糖果,含糊地说着,“而且,这是最后一颗草莓味的了。”

 

“因为我前几天把草莓味的吃光了…….”Steve解释道。

 

Bucky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带着些暧昧不明的意味看着他,嘴角轻轻地勾起。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热的躁动,感觉到桌子下面Bucky的腿轻轻地勾住了他,把他往前面拉了一些。Bucky撑着头,往前凑了一些,声音低低地问道,“为什么?你喜欢草莓味的东西?”他的声音里面渗着糖果的香味,细细碎碎跟着潮热的气息传来。

 

“因为你有股草莓的味道。”Steve像是被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催眠了似的,他毫无戒备地说出来这句话。

 

Bucky唇边的笑更深了,他轻轻地抬起身,左手拿起了菜单挡在脸侧,而右手却扶着Steve的脸。他的手有点凉,但是嘴唇却是烫的,覆上来的瞬间温暖又柔软报包裹了他。Bucky的舌头钻了进来,那股甜丝丝的草莓糖味在两个人的口腔间转换着,酿得腻人。

 

Bucky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吻,坐回了位置。Steve感觉自己口腔里有一颗颗粒,他咬开了,脆生生的,是水果硬糖。

 

“你喜欢草莓味,我就让给你吃吧。”Bucky笑着看着他,而他的脸开始发烫了。

 

5

 

那天晚上他们又聊了很久,家庭、以前的学校、爱好。

 

Bucky喜欢吃肉,摇滚乐和古典乐都喜欢,会弹钢琴,也会弹吉他,喜欢穿靴子,喜欢草莓味的香烟……..

 

但Steve始终没有说出来他喜欢Bucky,Bucky也对此没有任何表示,除了那个吻。他们接吻了,可是那个吻浅尝辄止,就像个梦似的。他们现在又算什么呢?朋友吗,还是恋人?或者都不是?他被这个问题缠得头疼,像一堆融化了的水果糖,五彩斑斓地糊在他全身,他难以挣脱。

 

临分开的时候,他终于记得问Bucky要他的手机号了。Bucky拿过他的手机,往里输了个号码,把手机丢给了他。

 

“晚安,Steve。”

 

他回寝室的时候,Sam已经烂醉地瘫在床上了。他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看见联系人里的那个名字。Bucky Barnes,他总喜欢默默地模拟唇舌念出这个名字的感觉,柔软的音符。

 

信息框里的光标跳动了半天,他也没有输一个字出来。他看着这个名字,咬了咬牙,写了一长篇表白心迹的短信,又悄悄地全部删除了,只剩下一句,“谢谢你,今天很愉快。”

 

他刚发出去,突然想起对方没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可能会以为是骚扰短信。正想补一条,手机震动了一下,是Bucky的回信。

 

“我也很开心[草莓]。”

 

他看着那个草莓的表情,笑了起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脸开始发烫。

 

他的嘴唇真的是草莓味的。柔软,清甜,多汁的味道。

 

Steve从床头随便摸了一块糖,微微融化的糖有点粘牙。他含在嘴里,好像是桃子味的,他还是喜欢那股甜腻的草莓味。

 

“我希望你后天能来看我的比赛。”他一字一句地打了上去,想了改成了“不知道你后天能不能来看我的比赛。”

 

Bucky的回信非常快,手机没搁下多久又震动了几下,“你知道,我肯定会去的。早点睡。”

 

Steve的心脏跳得飞快,他回了一个晚安,手机没再震动。他把手机搁在床头,却感觉精神无比,丝毫没有困意。

 

等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一定要告诉Bucky,他喜欢他,作为恋人的那种。

 

6

 

Steve他们入场的时候,看台上已经挤满了人,连侧面的也是。他在人群间第一次如此恐慌,他发现他找不到Bucky。他无法知道Bucky在哪里,又是不是在看着他。

 

他东张西望的时候,背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Bucky的消息。

 

“集中注意力,草莓队长,我在看着你。”

 

他笑了起来,赶快把手机塞回背包里,跟着队伍去放下东西做最后的战术确认。

 

这场比赛出乎意料地顺利,Steve在球场上有种主宰了一切的感觉。他今天的头脑特别清晰,几次关键的时候战术切换反应很快,对方根本来不及防守。一次远距离前传和三次后传成功的时候,整个球场的人们都在尖叫。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根本毫无悬念地拿下了胜利。全场都在欢呼的时候,Sam和几个坏小子拿着一大桶混着冰块的“佳得乐”去淋教练,其他的队友在旁边放肆地大笑。而Steve却悄悄地跑回了更衣室,迅速地换好了衣服。

 

他想第一时间见到Bucky,想第一时间向他分享胜利,想告诉Bucky他比赛的时候一直在想他,想他在看着自己。

 

他用毛巾随便擦了两把,换上了干净t恤和裤子。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是Bucky的电话。Steve瞬间有些紧张了起来,他深呼吸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Bucky?”

 

“来第三实验楼的天台,我在这里等你。”他的声音很轻快,话筒里还有风的声音。Steve还没来得及问更多,Bucky就挂断了电话。

 

他连包也没来得及拿,就往球场外面跑去。第三实验楼就在球场的旁边,一共10层的高楼。Bucky在天台干什么?Steve满心的疑惑。他跑进第三教学楼里,这会儿没什么人在里面,乘电梯直接到十层,然后又急匆匆跑上那个狭窄的楼梯,跨过“闲人勿入”的牌子。

 

Steve把天台的铁门推开了,一阵微凉的风立刻卷了过来,把身后的门关上了。天台很宽敞,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渺小,还能看到远处江对岸的高楼林立,而近处的楼下,就能看见沸腾的球场里,人都变成细小的颗粒。

 

Bucky坐在天台边,口中叼着香烟,架着一副望远镜在前面。他回头看着Steve,向他勾了勾手指。Steve无奈地笑着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你没去看比赛吗?”

 

“我看了。”Bucky指了指面前的望远镜,将烟雾吐了出去,一瞬间就被风将那甜美的气味吹得支离破碎,“我一直都有看你的所有比赛,你的训练,在这里。”

 

“用望远镜?”

 

“我是个男人,我不能在你训练的时候,跟一群姑娘一起站在看台里,给你呐喊吧?那样让你感觉多怪。”Bucky转过头来,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他,“我不想给你难堪,他们会怎么嘲笑你。”

 

“可这都不重要,Bucky。”Steve解释道,“我不介意他们怎么说。”

 

“我介意你怎么看。”Bucky笑着说,“万一你讨厌我,那我就是变态,不是吗?”

 

“可是这不一样……”Steve还想说些什么,可是Bucky说得对。如果,只是如果,在他见到那样的Bucky,爱上他之前,一个男人天天和姑娘蹲在看台、或者架着望远镜看他的训练,他会怎么想?还会像现在这样感觉快乐的甜蜜吗?Steve不知道,因为没有这个如果。

 

“我本来就想去看那最后一次的。”Bucky看着他,风很大,把他的棕发吹得有些凌乱,“我这样很像个变态,可我没办法光明正大地喜欢你。我当时想我应该放弃了,那就最后一次光明正大地看个训练吧。”

 

“所以你走到我旁边的时候,我其实很紧张的。”他摇了摇头,“我还担心你会发现。”

 

“真幸运,不是吗?”Steve盯着那双透亮的眼睛,玻璃罐中水果硬糖般漂亮的眼睛,“你走到了我面前,我还能看到你。”

 

“是啊,真幸运。”Bucky笑了起来,又吸了口烟,“感谢草莓香烟。”

 

“是感谢你。”Steve看着他,认真地说着,“和香烟、和草莓没有关系。”

 

Bucky认真地看着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颗鲜红的糖果,小心地剥开,“张嘴。”他说。

 

Steve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还是听话地张开了嘴。Bucky凑近他,将那颗糖果放进了他的嘴里。甜蜜的糖味刚刚开始在舌尖上扩散,他的唇就凑了过来,带着甘甜的烟草味。

 

Steve这次搂住了他,他们探入对方的口腔,开始争夺那颗草莓的硬糖,不断舔舐,直到它慢慢被口腔的高温弄到融化成糖浆。他们舔舐着对方的口腔内部,开始吮吸着柔软的舌和唇瓣,直到最后一丝甘甜都开始消散。

 

他们松开了对方的唇,眼睛里都开始泛着水汽。Bucky先移开了目光,半撑着身体仰躺在地上,笑着说,“你真的很喜欢草莓味啊。”

 

Steve也笑了起来,挨着他躺了下来。天空蓝得干净,压得低低的,仿佛伸出手就可以捞到棉花糖。

 

“换一种味道我也会这样做。”Steve说道,偏着头看着Bucky,对方带着潮湿的蓝眼睛也正看着他。

 

“不止是草莓味,你的一切味道都可以。”

 

“我喜欢你,Bucky 。”


THE  END


2019-04-02 #盾冬  

评论(53)

热度(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