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理想国 第二章(ABO)

  • 反乌托邦,伪科幻设定,abo私设严重

  • 皇室王子盾×反动间谍冬; 黑盾,先婚后爱

  • 涉及锤基,闺蜜组

  • 部分设定可以参考本合集前一篇脑洞记录


理想国

 

他们将你捧上神坛,你便被称为不死的全能。

 

吸干你的鲜血直至枯萎,满足他们虔诚又恶毒的祈祷,还假言你是永生。

 

 

Le Chapitre Ⅱ

 

1

 

噩梦如约而至。


那具悬挂在房梁中央的躯体比曾经看起来还瘦,雪白的斗篷在开门带起的风里晃动,像个幽灵,又像片破布。

 

Bucky是第一个发现这块破布的人。他脸上一片冷漠,近乎没有表情地将冰冷的破布摘了下来,比他想象的重。抱在自己胸前,将那巨大的兜帽盖在亡者那张本来那么漂亮又乖巧的脸上。他安静地抱着他走到塔下,然后在众人或惊骇或看热闹的眼神里走到面色铁青的教习官面前,将那具僵硬的身体放在她脚边。

 

“是你杀了他。”他听见自己冷漠而平静地说道。

 

那是他第一次被关进忏悔室,在三年前。忏悔室的墙上有一个金属的头盔,后面有移动轴。他需要把头搁进去,被锁起来。如果教习官想要严厉惩罚他,就会按下墙边的绿色开关。然后那个移动轴就会时不时地拉着头颅把他往上提,让他感觉双脚离地快要窒息时,又把他放下,不断往复,直到失去意识。

 

身体的痛苦会习惯到麻木,而噩梦却像真实发生在眼前般,一遍一遍将灵魂上结痂的伤口连着血肉撕开,你永远也不能痊愈。

 

头盔内部有一个金属圆环的装置,围绕在头周。Loki后来告诉过他,在通电后的特殊磁场会唤醒你当时最痛苦的回忆,这是大家都惧怕忏悔室的一个原因。这是皇家科学院的杰作之一,Loki的课程中负责过它的维修。

 

“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我会是Omega……”

 

整夜在他耳边轻语的,到底是幽灵,还是他自己,他并不知道。那声音轻得像清晨的薄雾,仿佛一吹便能散去,却缠绕得使他窒息。他只记得当时那个瘦削的男孩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探望或者看热闹的人在整个卧室围了一圈,而男孩像只待宰的兔子被围在中间,瘦削的肩膀藏在斗篷下发抖。

 

被掳走强奸的Hera,被害者却成为了罪人。Richard被关在忏悔室了三天才放出来。那个男孩当时没哭,只是双眼空洞地看着地面,喃喃着,像在念什么古老的诅咒。

 

Bucky当时近乎厌恶地转身离开了。他厌弃软弱,或者说是害怕看到软弱,好像看到之后就会走进那种绝望和卑微一般。

 

所以当Loki告诉他Richard想要和他见面的时候,他拒绝了。他逃避了,逃避了心里最懦弱的自己。

 

逃避与懦弱,再加上一点点愧疚,便成了地狱。即使一切都过去了那么久,每次被关进这个地方,他还是会陷入这混乱不堪的记忆与噩梦中。


他在一片漆黑中睁着眼睛。他从噩梦里清醒了过来,这表示脖子上那致命的压力又要继续戏弄他,可他却感到轻松。

 

还有什么比面对心里的鬼更可怕的事情呢?

 

2

 

不知道折磨与昏迷的噩梦反复了多久,当颈间的金属锁扣发出啪嗒一声,他无法控制的身体被重重摔在地上,麻木后缓缓袭来的疼痛使他才能感觉到真实活着。

 

金属的拖拉门被哐地一声扯开,侍卫站在了门口。Bucky用胳膊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一双勾金色花纹的墨绿绒面靴出现在了眼前,接着是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朝他伸来。

 

“我申请了今天的午间访问。”Loki说道,“时间到了。走吧,我接你出来。”

 

Bucky无视了他伸出的手,扶着一旁冰凉的金属墙面站了起来,脸色还有些苍白。Loki收回了手,他习惯了Bucky的奇怪自尊心。他走得有些慢,因为长期的僵硬腿已经全麻木了,走起路来像个表演很糟糕的提线木偶。

 

他们走出了忏悔室的地下层,阳光过于刺眼使得Bucky 不自觉地皱了眉。

 

“又梦到Richard了?”Loki并没有看着Bucky。

 

“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个缺德机器弄坏?”Bucky没有回答他。

 

Loki笑出了声,“看你什么时候想惹事了,记得向我提前预约。”

 

他们没有再说话。Bucky的行动能力恢复得很快,他能走得稍微正常也轻松些了。他们一步一步走上了那座白色高塔的台阶,打扫完毕的侍女在楼梯上朝他们行了个礼。旋转而上,如此艰难地步入一个囚笼。

 

塔顶的狭小卧室,Bucky先走了进来,又坐在了窗台上。他扫视了一圈房间,桌上有一捧白色的野花,是那天Loki施舍面包的那个小男孩的,还是和那天看起来一样没精打采的丑。

 

“不请我喝杯茶?”Loki说道,眼睛却不着痕迹地往房间左上角的金属探头瞟了一眼。那是监视器,自从Richard自杀之后,所有Hera的生活都在严格的监控之下。

 

“你自便吧。”Bucky会意,故作冷漠地答道。

 

“真是缺少Hera的美德呢。”Loki摇了摇头,朝房间左边的矮柜走去,一手拿起了柜子上的茶壶,另一只手却飞快地用手指将掌心的东西弹了出去。那黑色的小块飞到半空中突然像受到了吸引力般,啪嗒一声就被黏在了监视器的后部链接处上。

 

“虚拟图像信号会在那边插入,但是不能太久,我只模拟了3分钟。”Loki拿起一个茶杯倒了杯茶,飞快地走到桌边的硬木椅坐下,说道,“那边的来信我已经帮你处理掉了,镂空了那天的绣球花枝塞在里面。”


“进忏悔室前会没收所有东西检查,她们没看到?”


“ 我趁乱把我们俩的花束互换了。信是V先生亲笔。”


“他说什么?”

 

“你还有一个月就要成年了。你要嫁给的Steve Rogers王子,他是皇家科学院里的人,V先生希望你能从他那里得到有关‘星链’的消息。”

 

“星链?什么?”Bucky从未听过这个词,他疑惑地蹙了眉。

 

“我也不清楚。信里说是皇室正在研究的机密,对我们的下一步行动至关重要。”

 

“可你马上也要进科学院了。”

 

“他们不会把机密计划交给一个刚进去的研究员,Simon在里面工作了四年现在也没有一点信息。”Loki摇头,“可Steve Rogers是皇室的王子,他或许会知道。”

 

“万一他在我去之前死了呢?”Bucky微微皱了眉,问道。

 

Loki愣住了一刻,随即答道,“V先生没有假设这种情况……等到时候我会再联系那边。”

 

Bucky不再回答,表示清楚了。Loki将茶杯摆好位置,便按照自己先前的虚拟影像坐好姿势,然后恢复轻松的口气说道,

 

“马上也要出嫁的人了,别再这么莽撞了。”

 

“我知道。”Bucky 看着窗外,头也不回的答道。

 

远处的Peak在阳光下锐利的光芒像把尖刀刺来,他微微眯了眼,却没移开目光。

 

他不会再逃避了。

 

3

 

巨大的实验室内摆着无数长桌,精巧的仪器闪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灯。稀奇古怪的试管与培养舱里眨着眼睛的头颅透着诡异。实验室里有无数个阴暗狭窄的走廊连通到其他实验室。穿着墨绿色制服的研究员们在其中穿梭,头上都带着形态各异的诡异面具,将头发用帽子遮住。他们忙碌地在里面穿行着,其他事情与他们毫无关系。

 

穿着黑色丝绒正装的男人从实验室最深处的门走了出来,领口直束到脖颈,身材健壮完美在正装下也可窥见。他脸上戴着的银质鸟嘴面具格外显眼,粗糙又疯狂的线条,尖长的喙和巨大的眼圈使他看起来阴沉而诡谲。

 

“Mr. Schnabel。”他们这样称呼他,一一向他行礼。

 

男人冷漠地经过了他们,仿佛没有看见任何人。他步履匆忙地向前走去,直到看见另一个狭窄的走廊入口。他拐了进去,走到底是个死胡同。他在阴暗的墙面按动了某个开关,墙面轻轻地打开了一扇门。

 

他谨慎地将门快速合好,才将那诡异的鸟嘴面具和包裹头发的帽子取下,露出那金子般漂亮的柔顺发丝,还有一张英俊年轻的脸。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针管,将那尖锐的针毫不犹豫的扎入自己的手臂,仿佛习以为常。半分钟的沉寂后,他的身上突然像是被点燃般冒着白色的烟气,身上那健壮的肌肉就如气球泄了气一般慢慢萎缩了下去。他的眉头紧皱,紧咬着唇溢出了血丝,脸色也苍白了起来。

 

大约一分钟后,那蒸腾的白烟停止了。他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身体却变得瘦弱不堪,颧骨都有些突出,只有那双蓝眼睛还能看出原来的痕迹。他歇息了一会儿,将身上那此时大了两三圈的正装脱了下来,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暗金色的礼服换上。

 

通讯器开始发出恼人地鸣叫,他微微皱了下眉,一边套着裤子,一边接了起来,

 

“什么事?”

 

“Rogers殿下,Joseph王子殿下已经到了,他正在……”

 

“让他等会儿,我马上回来。”他冷声道,迅速地按断了通讯器。将身上的礼服整理好,他掏出腰间的怀表,按开看了一眼时间,目光却又瞥到了上面盖子里的照片。

 

那是个棕色短发的漂亮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却在笑。


————————————


开学了很多事情和考试,尽力每周更一次。字数只能随缘了.....


补充一下,Steve戴的面具是中世纪瘟疫医生戴的那种鸟嘴面具,如下图。研究员们称呼他为Mr Schnabel,鸟嘴先生。图源百度百科。



2019-02-26 #盾冬  

评论(38)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