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侧耳倾听 07

#新人歌手纯情盾✖酒吧浪子老板冬

#时间美'国1950s左右

#场景背景可参考《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私设严重

#闺蜜组、副cp锤基,微量幻红

#无特殊预警,ooc请注意

#HE,日常,或许会撒狗血

——————————————————

前文链接 :

01 02 03 04 05 06

——————————————————

本章BGM   Young and beautiful👈🏻点此处播放


侧耳倾听 07.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will

————《Young and beautiful》

 

 

1

 

勃艮第风格的华丽铁艺大门上攀着爬藤,纯白的宫殿式建筑在喷泉和精心修剪的的花园后安静坐落。晶亮柔嫩的草坪在阳光下从庄园门口延伸,蔓延到尖顶的玻璃阳光房脚下,变成翠绿的常春藤攀上雪白无瑕的墙壁。

 

Barnes家的轿车停在了庄园主建筑大门前的喷泉旁边。Bucky前一夜睡得并不好,尽管他不想承认那是因为想到他第二天要爽Steve的约,但是事实如此。东海岸的海浪声一层层带着月光的凉,他的心脏就像是被浪花扯进海水又推回沙滩的贝壳,左右漂泊着。

 

他并非第一次爽情人的约,应该说虽然他在圈内一向被公认为大方又体贴,但是其实他的情人也需要对他付出同等的纵容,比如在酒吧同时拉着两个人接吻,又比如忍耐他时不时被家庭叫回去完成身为富家子该承担的责任、临时爽约。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懂得这些,各取所需,但也把握分寸。

 

可Steve不同,他正直又干净,看到那双蓝眼睛的时候Bucky甚至觉得自己在犯罪——他是在把恋爱当娱乐,可这并不意味着伤害这样无辜的纯净眼睛时,他真的可以依旧冷漠。他上次又忘记要Steve的电话,以至于他甚至无法告诉他一句约会取消。

 

他一直翻来覆去想这件事,想自己以前乱七八糟的情人和生活,再想想Steve。这些事情让他的脑子像个滚筒洗衣机,五颜六色的涤纶、绸缎、棉麻等等布料在里面被水和香料剂搅合得迷幻却混乱。直到天色朦胧发亮的时候他才睡着,然后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又被母亲扯起来,找了她的造型师来给他打理一番,去Warren议员家的庄园度过下午。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都会睡着了。

 

“Bucky…….Bucky……”母亲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醒醒,孩子。我们到了。”

 

Bucky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阳光照射在窗外的喷泉上,像是破碎的七彩琉璃从顶端的小丘比特石雕坠落进水池,刺眼的光芒让他皱了眉。

 

“为什么这么早来?”他揉了揉额角,“派对是晚上。”

 

“你先跟Fiona单独相处交流感情啊。”母亲盯着他,责怪道,“晚上那么多人,你俩独处机会太少了。”

 

门童为他拉开了车门,秋天海岸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他清醒了一些。他一言不发地准备下车,母亲扯住他的衣角,

 

“好好和Fiona相处,Bucky.”她小声地嘱咐道,“她很适合你,而且你爸爸最近在上面出了点问题,Warren议员对我们家很重要。”

 

“我知道了。”他眼神毫无波动地瞥了一眼母亲,步下车,看见Warren家的管家。

 

“恭候多时了,Barnes先生。”白发的老先生微微一鞠躬,“这边请。”

 

他抬起头,看见纯白的华丽建筑在阳光下完美无瑕,城堡式的塔尖直指透亮的蓝天。

 

只有他知道那是座监狱,无论他是否走进却始终如影随形。他仅仅是个无法挣扎的囚徒。

 

 

2

 

他在那间最靠南的阳光玻璃房见到Fiona Warren。淡金色的柔软长卷发,忧郁而美丽的脸庞上迷人的灰色眼睛却十分明媚。四肢修长纤细,吊带的白色长裙上缀着流苏和轻软的羽毛,露出大片肩背部的白皙皮肤和精巧的骨骼。她说起话来娇柔又讨巧,一举一动可以轻易激起男人的怜惜。

 

Fiona当然是个迷人的尤物,一个标准的名流千金,却也是固定模板下的完美产品。Bucky见到她并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在他听到母亲对她的盛赞时,他就大致可以想象出她是这个样子了。

 

“我真的没想到你今天会赴约,James。”女孩儿慵懒地坐在沙发里,笑里全是朦胧的柔情,纤细的手指捻着一朵红蔷薇漫不经心地把玩,“我一直听人说,你不喜欢参加我们圈内的聚会。”

 

他很清楚Fiona想让他回答什么,并且他一向擅长逢场作戏。但是Bucky的心情实在太差,他甚至连去简单的情话都不屑于说,“噢,这周恰巧有空。”他轻描淡写地说道,继续翻着手上的杂志。

 

Fiona不满地撇了撇嘴,责怪的眼神里又带了些娇俏,“那你既然有空不妨多和我聊聊天。”她站起身,走到对面Bucky坐着的沙发前坐下来,斜倚在靠背上看着他的侧脸,“看这么久书不累吗?”

 

Bucky合上杂志,或许是因为缺少睡眠,今天他感觉自己极度缺少耐心。他平时对任何女性总是保持着风度,甚至有些暧昧的体贴,但现在仅仅是距离缩短都让他有些心烦。他抬起头,看向Fiona那双漂亮的灰色眼睛,“那我们不妨聊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Fiona被他开门见山的问法吓得愣住了一下,但她仍然保持着那完美的姿态,微微笑着回答道,“你很失礼,James.这和传闻差很多。”

 

“那你很失望吗?”

 

“不,我很感兴趣。”她的脸上表情逐渐凉下来,突然掀开了沙发的坐垫拿出了一个烟盒,动作熟练地点燃了香烟,表情傲慢怠惰地吐出一团烟气,“男人的调情手段大同小异,令人厌倦。”

 

“那你刚刚那样做是为什么?”Bucky瞥了她一眼,“你既然不愿意跟我相处。”

 

“我们要结婚,James.”她冷漠地说着,“我是个家族的牺牲者,我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做丈夫,但我起码可以让我的丈夫喜欢我,让我的生活别太糟糕。”Fiona深深吸了一口烟,氤氲的烟气里她白皙的皮肤都像融了进去。

 

他想他理解她,或者说他们都一样。但正因如此他无法同情她,因为他自己也并不值得同情。

 

“为什么会是我?我的丑闻可不少,也并不从政。”

 

“我是家里的小女儿,父亲并不需要我找一个政坛新秀。”她挑了眉,“我的姐妹们已经完成任务了,他需要的只是你父亲,不是你。”

 

“你的父亲真是个伪君子。”他笑道,向她伸手。

 

Fiona瞟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支烟,“谢谢,你的父亲也一样。”

 

“你有喜欢的人吗,Fiona?”Bucky猝不及防地偏过头去问道。

 

那双灰色的眼睛看向了他,朦胧在烟里,她嘲讽地勾起嘴角,

 

“James,我们最喜欢的都是自己。”

 

3

 

他们下午没再多说什么话。上午还晴朗的天逐渐转阴,玻璃的天花板染上了天空的灰。他们抽的整间阳光房烟雾缭绕,时不时地搭几句话。和Fiona摊牌之后的感觉好得多,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无力应付任何虚假的演技。

 

他们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在家里人来叫他们出去迎接来客之前把烟熄了,好掩饰出两个人还在正常相处的样子,尽管可能那些人真正在乎的只是他们是否会结婚。Bucky走到窗户边,推开法式长落地窗来吹散室内的烟味。凉丝丝的湿润感觉在脸上划过,他抬起头,发现更多的水滴从阴沉的天空坠落下来,带着秋天的冰凉。

 

下雨了。

 

他的脑海中猛地闯入了一双比晴天的海面还透亮几分的眼睛。他昨天嘱咐Steve去他那里找他,可是Steve没有他家的钥匙。他会不会在外面傻等?会不会冷?他会不会没有带伞?

 

他会不会……很想他?

 

Bucky手抓着窗框,突然愣在了原地。冰凉的雨丝逐渐密集地洒下来,他却像是灵魂出窍,直到Fiona拍了拍他的肩膀。

 

“James?”她微微蹙眉,披着柔软雪白的狐狸毛披肩,“你还好吗?我刚刚叫你了好几声。”

 

Bucky看着她,又望了望窗外。草坪失去了阳光下的晶亮翠嫩,像是一片暗沉的海,远处的海面上笼了灰白的海雾,隔岸城市的高楼大厦悉数隐匿。他摇了摇头,“我没事,有点头晕而已。”

 

“客人快来了,陪我一起去大门口吧。”她从披肩下伸出那白皙修长的胳膊。Bucky挽住她的手,走出了房间。

 

夹着雨丝的海风吹入空无一人的室内,满室的纯白薄纱窗帘如孤独的幽灵般游荡。

 

4

 

绚丽的灯光摇曳,女人们漂亮的裙摆在舞池间游动,一杯杯颜色鲜亮的鸡尾酒从侍者手上的银托盘端来,室内水池的舞台上身着缀满彩色亮片鱼尾裙的女郎正在随着乐队的旋律舒展妖娆的身体。

 

“噢,亲爱的,生日快乐。”青蓝色晚礼服的女人倚着自己的男伴,笑着对Fiona说着,“我还是忍不住想感慨一下,天啊,James和你实在是太合适了。你们简直是上帝专为对方创造的眷侣。”

 

Bucky在旁边装作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只给对方看到自己带笑的嘴角,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丝毫没有笑意的眼睛。他望着黑乎乎的窗外,花园庭灯在夜雨中朦胧得如天边软星,他不禁有些出神,模糊间听着旁边的Fiona应酬着些什么,周围一圈男女发出一阵笑声,全是Fiona的圈内友人和家庭世交。他明白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作为Fiona的男伴在今晚这样的聚会站在她身边,等于向整个圈子宣布两个人的未来关系。

 

他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迟早都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为了他的家族。他觉得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虽然他今天依然觉得整片阴雨的天都压在了他的心口上。

 

“James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一个女孩儿好奇地问道,他一时间有些恍惚,没意识到话题转向了他身上。

 

“James是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教授。”Fiona立刻帮他接过了话茬,顺势搂住了他的胳膊,“他是那里最年轻的教授呢。”

 

“噢,我听过,James七岁就开音乐会了,真的很了不起。”一个男士接嘴过去,语气略带嘲讽,Bucky的身体感觉微微有些僵硬,依然很礼貌地笑着,语气温和间带着冰冷,

 

“谬赞了。那只是小时候的一点小爱好,随便玩一玩的。”

 

那位男士嘲弄地一笑,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大厅门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适时地打断了充满火药味的对话,Fiona微微蹙眉,拉住了旁边的侍者,“那边怎么了?”

 

“好像是有位客人带来的宠物狗本来被搁在后院,但是不太安分跑到大门来了。”

 

Fiona颔首,朝周围的友人说道,“我稍微失陪一会儿。”

 

“我陪你一起去。”Bucky跟上前,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里阴阳怪气的氛围。

 

穿过拥挤着人群的大厅,他逐渐听得到些暴躁的犬吠声。他们走到大门口,看到一只巨大的金毛犬浑身湿漉漉地在大门外的门廊,一边大声叫着一边朝门里面冲,身后的佣人紧拉着它项圈上的链子阻止它。因为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什么人物,也不敢太过于凶地对它,只能一边叫着“过来”一边扯着链子,一人一狗在门厅前对峙着。

 

“怎么回事?”Fiona走到前面问那个佣人,因为大金毛仍然在疯狂地往里面跑着,同时还在大声叫喊,她不得不提高了声音。

 

“因为有客人狗毛过敏,它本来被拴在后院的棚子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它突然从后面一路跑过来。好像是来找主人的。”佣人艰难地扯着它的狗链,金毛的力量很大,扯得他向前耸。

 

“哪位客人的狗,去问一下,请他们来管一下。”Fiona吩咐道,而Bucky却突然按住她的肩膀,

 

“没事,Fiona,让我试一下。”

 

“James?”Fiona疑惑地看着他,而Bucky此时直接走到了那只激动的大金毛面前,做出一个手势,发出了安抚的“嘘”声。

 

金毛看起来稍微镇静了一些,也不在向前冲,但是仍不安地在原地打转,大叫了几声,一双黑曜石般晶亮的大眼睛慌张又委屈地看着他,本来柔软的金色毛发被雨水打湿,湿漉漉地滴下一滩水在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Bucky半蹲下来,轻轻摸了摸它的头,“乖孩子,乖孩子,坐下。”

 

刚刚还像发狂一样的金毛终于乖顺地坐在了门厅,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仍然忧心忡忡地四处张望着,被打湿的金色毛发冰冷地贴在身上,尾巴没精打采地耷拉在地面上。

 

他温柔地摸着金毛的大脑袋,看着那双焦急又坚定的眼睛,心脏却不可抑制地开始疼起来。

 

他会不会也像这样子被淋得湿透,被别人以怪异的眼神看着,站在别人温暖又欢乐的宴会门前吹着最凉的风,却一心还在等他。

 

他沉默地站起身来,Fiona走过来,摸了摸他冰凉的手,“谢谢你,James.现在应该没事了,他们去找它的主人了。我们回去吧。”

 

她下一刻吃惊地看着Bucky松开了他的手,朝她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Fiona,我要走了。”他的语气坚定地不容置喙,一双眼睛里带着怜惜般的神色。

 

“你是要给我难堪吗,James?”她愣住了片刻,随即压低声音,凑近他冷冷地问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我真的很抱歉。”他摇摇头,“但是我必须离开。”

 

“你是个混蛋。”女孩儿的脸色在温度不高的大门口有些苍白,眼神冷漠地盯着他。

 

“我知道。”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可是有人在等我。”

 

在背后人群惊讶的眼神里,他穿着那身昂贵的礼服,毫不犹豫地转身冲进了雨幕中,像是在逃亡,又似乎是追逐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5

 

他不知道自己开得有多快。油门在自己脚下像是不存在,只有漆黑的夜里可怕速度带来疼痛的风透过车窗,夹着冷雨如刀刃般划过脸侧。Bucky觉得自己可能喝醉了,他不管不顾,他的眼睛里只有那金发带来的光亮。他疯了。

 

在临近自己公寓还有一个街区的地方,他终于没有闯今晚遇到的最后一个红灯。汽车发出急刹的长啸,他被惯性带动的向前一耸动,突然感觉自己刚刚像是被看不见的灵魂主宰着,而现在想想自己不禁觉得滑稽。

 

他在这个瞬间恢复神智,突然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看到那只淋得浑身湿透的金毛犬时,他为什么就那么自然地想到Steve,想到他会不会也像它一样可怜兮兮地等着他…….他为什么可以肯定Steve会这样做?又为什么会为了一件不肯定的事情毁了这个晚上?

 

信号灯转绿,透过挡风玻璃将他的周身覆上一层诡谲的光。时间太晚,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他迟疑地踩下油门,任由汽车在街道上放纵地呼啸而过。他在等待,在忐忑,心脏狂乱蹦跳到就好像第一次上台演奏前时一样。

 

当车拐到公寓前的那条路上,昏黄的车灯照射到街角。他远远就看到公寓门前的泡桐下一团模糊的人影,心头猛地抽搐一下。他从未觉得这四五百米的距离这么遥远,每贴近一步都让他这样紧张到想要颤抖。

 

当轿车一个急刹停在路边,他几乎是无法等待地跑了下车,冲到那个人面前。他看见Steve怔怔地站起身来,那头金发湿漉漉得和那只大狗一模一样,一双蓝眼睛错愕地看着他,

 

“Bucky……你怎么……”

 

Steve的话没能说出口,他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人冲进了他的怀里,紧接着那张柔软滚烫的唇就盖住了他冰凉的嘴唇,开始近乎粗暴地确认他的存在。Steve开始忘记最开始的惊诧,他环着Bucky的腰,一手按着他的头,加深着这个吻,唇舌黏腻地纠缠深入,他们却还不知足,仿佛想融进对方的身体里

 

秋夜的细雨很凉,但是他们在街边拥抱、接吻,像是一团火。

 

等Bucky气喘吁吁地松开他的唇,灰蓝色的眼睛内疚地看着他,轻声说着,

 

“抱歉,Steve,我真的很抱歉……我让你一直等着。”

 

他看见Steve露出有些惊喜的神色,金发还黏在脸侧,滴着雨水。他笑着又将Bucky搂得更紧了,Bucky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那坚实的胸腔里的回响,

 

“可是你回来了,Bucky。”

 

他说完之后又有些慌张地把Bucky推开一些,Bucky不明所以地看着他,Steve皱着眉看着他,

 

“呃……对不起,Bucky,我衣服全湿了,把你身上也弄湿了。”

 

Bucky愣怔地看着他傻乎乎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然后大笑了起来,他勾着他的脖子,再次吻上了他的嘴唇,只不过这次没有刚刚的急躁,而是游刃有余地舔舐过他的口腔,与他交换着仅有的空气。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上,他们紧贴着能那样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温度的变化,感受到他们有多渴望对方。

 

“Steve,你知道吗?”他眨了眨那双湿润的眼睛,眼角的细纹俏皮地弯起,

 

“我不介意你把我弄得更湿一些。”

 

——————————


一个复更,失去手感卡得无比僵硬,没有节奏了……想坑的欲望日渐强烈

2018-10-19 #盾冬  

评论(21)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