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T. /外星恋人 03 (AU/连载)

#AU    宇航员盾✖外星人冬  

#HE 最老套的幸福HE  

#ooc预警  人物性格不完全符合原著


  • Summary:NASA宇航员Steve Rogers代表人类首征海王星,却在这颗神秘的星球上发现了一只漂亮而危险的外星人......


前文链接

01   02


——————————————————


E.T./外星恋人

 

03

 

1

 

“这可不是什么违规实验。”

 

AlexanderPierce抬眼看向面前的金发男人,蓝色眼睛里的怒气仿佛要溢出眼眶将他吞噬一般,但他仍然微笑着,语气悠然得像早晨电梯相遇时的寒暄。

 

“根据第AZQ3789号文件,这个实验明显对类人生物进行了非人道主义的虐待型行为。如果把相关细节上诉到裁审组,这个实验会被立刻中止。”Steve眉头压得很低,显得那双眼睛眸色更深了。

 

“首先要适用这个文件,它需要是类人生物,不是吗?”Pierce淡淡地回道,“不是长得像人就叫类人生物的,Captain,我想你应该清楚规则。它(it)在这两个月内没有体现出作为人的神智与情感系统,甚至还进行了屠杀——当时在场的19名研究员全部丧命,全国人都看到了,包括总统先生……它只是个凶残的、没有理智的野兽。”

 

“鬼话连篇。”Natasha在后面成群的研究员中间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楚,Pierce并没有理会她,依旧看向Steve。

 

“可是他救了我的命。”他那样坚定地看向Pierce,坚持将对方称为野兽的外星人称为“he”,明显没有为他的说辞所动摇。

 

“这之中的巧合我们还在研究,并且Romanoff调查员和Dr. Banner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它当时是主观想救你的命。”Pierce站起身,挥了挥手让身后的安保将枪放下,“裁审组和总统先生都来亲自考察过它,总统先生亲自同意的这次实验。如果你还有疑问,我们这边有当时总统先生考察时的录像,你可以自己见识一下。”

 

Steve站在原地,低下头没有言语,紧绷的肌肉分明的躯体像座沉默的火山。Pierce微笑了一下,“一切正常,各位继续进行实验。Cap,我想你昏迷太久,过于紧张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了。这一个月你就完成对外的采访工作,好好享受名声和鲜花吧。”

 

他的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盯着那深灰色的光滑地面,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开始虚幻。可以自己孤身站在海王星上步步前行都未曾胆怯的Captain America第一次感到自己原来如此无力。AlexanderPierce将一切都安排得毫无破绽,而他知道真相,却依旧百口莫辩。

 

他救不了他。

 

Pierce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实验室,黑压压的安保人员们跟着他走了出去,实验室一下变得空旷了起来。身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们像是无视了Steve的存在,继续有条不紊地各自准备实验。他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了一个诡异的世界,里面全是虚无冷漠的纯白幽灵和行尸走肉,只有他的血液还在真实地沸腾,为了只属于活人的人性与同情心。

 

“走吧,Steve。”他的背被轻柔地拍了拍,女人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说道,“会有办法的。”

 

“他不是怪物。”Steve偏过头,静静地看着Natasha,像是平淡的陈述,眼里却是坚冰般的冷硬,“他们才是。”

 

Natasha认真地看着他,

 

“我知道,Steve,你是对的。”

 

 

2

 

Steve坐在资料室内置全息投影暗房里的沙发上,手搁在膝膝盖上,出神地看着半空中。Natasha从他背后的门走进来,“你确定要看吗?”她趴在沙发靠背上,“我必须得提醒你,这可能会吓到你……这个视频里的他和你认识的那个截然不同。那真的是一只血腥野兽。”

 

“你看过这段记录吗?”

 

“我不仅看过记录。我当时在场,这段记录确实没有任何造假。”Natasha低下头看着Steve,“说实话,我当时都有点被吓到了。”

 

“那你为什么会支持我的看法?”Steve侧过头,对上女人那双绿色的眼睛,“你亲眼看着他……屠杀了那么多人。”

 

“眼睛。”Natasha与他对视着,仿佛要直接看到眼底,“Cap,眼睛不会作假。他有一双干净的眼睛。”

 

翠绿色的眼眸里全是信任,自己最熟悉的搭档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感觉让他稍微好受了一些。他们眼神交汇了几秒,Steve别开了目光,“开始吧。我准备好了。”

 

Natasha站直身体,朝门外的资料室喊了一句,“Banner,可以了。”

 

机械门被电脑操控关上了,灯光熄灭,房间变得一片黑暗。Steve身旁的沙发微陷下去,他握紧了拳头压在自己的膝盖上,心脏跳动疯狂地冲撞胸腔,他真害怕Natasha这会儿会嘲笑他在这寂静的暗室里大得过分的心跳声。

 

“全息投影已启动,身份确认……完成。记录锁定,Record 20350918,还有三秒开始播放。”冰冷的机械女声开始报数,

 

“三……二……一……播放开始。”

 

漆黑一片的室内突然变得明亮雪白,他的眼前出现了那间实验室的隔离房,Steve此时就坐在沙发上,坐在隔离房巨大的落地观察窗对面。一排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们整齐地站在一旁,门口还有一些举着相机的记者。

 

“非常感谢你们为祖国和全世界作出的巨大贡献,Pierce先生。我们也衷心希望我们的英雄Captain America能够早日康复。”

 

沉稳的男声突然从沙发背后传来,Steve转过头,看到头发银白却神采奕奕的总统先生Bernie Sanders,准确地说是他的影像,走了过来,旁边并肩走着Alexander Pierce,身后跟随着20名裁审组成员。

 

“您过奖了,总统先生,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这也是把您今天邀请到这里的原因。”

 

Sanders微皱着眉,他慢慢踱步到隔离室的落地玻璃窗前,手背在身后,凑近了几寸,仔细观察着被牢固地束缚在金属椅上的外星人,那只生物长得与人类无异,棕色的头发被痛苦的冷汗打湿,眼睛低垂着,看起来精疲力竭。

 

“他看起来跟照片上不太一样,他身上覆盖的那些透明晶体呢?”Sanders转过头看向旁边的Pierce,“而且你们向我申请的实验应该还没开始,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痛苦?”

 

“为了研究员的安全,我们向它注射了抑制剂,抑制了他体内产生外层晶体以及毒素的细胞正常运作,也让它情绪更镇定,这可能会产生一些疼痛反应,不过一个周期的注射之后就会稳定了。”Pierce在一旁解释道。

 

“注射了抑制剂之后,他对于人类来说安全吗?”Sanders细细观察着隔离室里的生物,他看上去其实更像个俊美的人类男子,而不是人类想象中的外星人——这让活体实验很难以进行下去。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没有出现危险,但我们无法保证。”Pierce谨慎地回复道,“如果您允许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今天的常规检测了。”

 

“噢,请你们照常研究吧,我们需要再进一步观察。”Sanders颔首。

 

几位身着防护服的研究员得到Pierce的授意,将仪器推进了隔离室。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又将厚重的隔离门锁好,然后开始各自摆弄仪器,其中一名研究员走上前去,准备解开外星人的束缚器,将他与仪器连接。

 

“开始了,Steve。”Natasha坐在一旁的沙发轻声提醒道,“注意。”

 

她话音刚落时,研究员刚好把外星人身上最后一道腰上的束缚解开。在金属椅上刚刚还奄奄一息的外星人却突然抬起来头,左手猛地抬起劈向那个研究员的脖颈。电光火石之间,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颗人类的头颅就带着鲜红喷射而出的血液撞上了隔离室透亮的玻璃窗,在窗上流下一滩狰狞的血红液体,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那个外星生物的脚边,尸体还抽搐了几下才彻底安静。

 

Steve心里一震,他看到那个外星人的左手连带着手臂都覆上了坚硬璀璨的晶体。他低着头,棕色略长的发丝遮住了眼睛,看起来在思考着什么。

 

研究室内鸦雀无声,人们怔怔地看着那玻璃观察窗内的一切,似乎还不能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直到一个女人发出的尖叫像是沸腾的第一个气泡,整间实验室都充满了恐惧与慌张的吼叫。几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迅速围在Sanders总统周围,警惕地看着周围。

 

“封锁观察室,释放气化抑制剂。”Pierce在人群中大声地向一旁控制台的研究员喊道,对方看着观察室里面外星人静止的动作,有些迟疑地看向他,“应该先让研究员们出来吧,局长……”

 

Pierce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大步走到了控制台边,一把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

 

白色的雾气从隔离房的四角散开,瞬间充斥了房间,视线变得模糊起来。Steve却能在那逐渐浓密的白雾中依稀看到那个身影,晶莹无机质折射出耀眼光芒的左臂,还有不断喷射飞溅的鲜红血液和隐约的人体残肢。

 

当雾气彻底遮盖了所有视线,实验室内所有人都停下了慌张的动作,如同顷刻间被石化的雕塑,看向了白茫茫一片的隔离室。

 

一双沾着妖艳红色鲜血的手突然拍在玻璃窗上,周围的雾气微散,一个趴在观察窗上的人类轮廓逐渐清晰。

 

Steve看见了一双眼睛,不复曾经纯净的灰蓝色。眼底一片血红,混沌、茫然,仿佛被吸去心魂的双目无神。

 

从这个手上还沾着热腾腾的鲜血、凶残的野兽眼中,他却看到了惊慌和恐惧。

 

 

3

 

Natasha看着Steve双眼呆滞并且一言不发地从资料室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像是丢了魂般地坐在了沙发上,终于是忍不住出声了。

 

“我知道亲眼看到这个可能对你的打击很大……Steve,那是事实,或许你要换个方法去接受……”

 

“他是被陷害的,Nat.”垂着头沉思的Steve突然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话,“那里面有什么问题。”

 

“什么?”Natasha微蹙了眉,“我当时确实在那里,那不是虚拟图像,也不是别人假扮的。”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Steve,“你是说……”

 

“你说过,他的眼睛。”Steve微微点了点头,“他的眼神不对劲,那不是清醒的眼睛。他们可能用药了。”

 

“为了做这个研究,牺牲研究员的生命演一场戏?”Natasha冷笑道,“还真可能是Alexander Pierce的做法。”

 

“他是无辜的。我一定要救出他来。”Steve紧抿着唇,“问题是应该怎么证明?或者说给Pierce压力,迫使他放他出来。”

 

门口传来几声叩门声,紧接着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呃……我打扰到你们聊天了吗?”Banner站在门口,感受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人锐利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寒颤。

 

“Banner?”Natasha挑了下眉,“怎么了,你不是去做组织分析了吗?”

 

“噢,我有一位同事,是在核心实验室涉及Winter Soldier的主体实验部分的。”Banner走进办公室,随后跟来一个黑发碧眼的高挑男人,“我想他或许可以帮到Cap.”

 

“幸会,Captain America.我是Loki Laufeyson.”男人微笑着走到Steve对面的沙发旁坐下。

 

“关于这个实验,我想你会需要我的信息。”

 

Steve与他对视着,男人狡黠的眼睛和那看上去有些虚伪的笑容,让他的内心不由得警惕了起来,“如果你愿意,不妨说说看。”

 

Loki保持着那看上去真诚的微笑,“他平时很温顺,不会伤人。那天他被注射的不是抑制剂,是催化药物。简单来说,那会让他轻易丧失理智,靠杀戮来发泄自己的痛感。”

 

“这个我们猜到了,所以你来是打算作证吗?”Natasha瞟了一眼Loki。

 

“那倒不至于,”Loki摊了摊手,“我不至于为了正义感,自己丢了自己的工作。”

 

他顿了顿,又看向了Steve,此刻对方正皱着眉一脸迷惑地看着他。

 

“但是我有主意,也确实可以靠我的能力来帮你。”Loki道,“全看你能不能这么做。”

 

“什么主意?”Steve看着明显想卖关子的Loki,无奈地问道。

 

“你的鲜花与名声不只是虚名,也可以干点正事的。”Loki意味深长地一笑。

 

 ——————————————————————————


最近的更新速度和质量都骤降,开学了事情太多辽!课又多还要辩论的本虚假现充已经昏厥了。

我还是会努力周更的!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打字机(误)说不定一周阔以双更!

我只是一个通宵码字的小秃头

 


评论(1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