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心固然

【盾冬】E.T. /外星恋人 02 (AU/连载)

#AU    宇航员盾✖外星人冬  

#HE 最老套的幸福HE  

#ooc预警  人物性格不完全符合原著


  • Summary:NASA宇航员Steve Rogers代表人类首征海王星,却在这颗神秘的星球上发现了一只漂亮而危险的外星人......


前文链接

01

——————————————



E.T. /外星恋人

 

02

 

 

1

 

仿佛沉入深冬的北冰洋,在苍白的浮冰过滤下的光线带着银色的波纹打在眼前,刺痛的寒意从皮肤毛孔钻进骨缝,刺激着每一条神经,直到他失去所有温度。

 

他的大脑里混乱得像被一个打蛋机在里面不断搅拌,昏昏沉沉仿佛做了很长的梦,身体却又有灵魂脱壳般的清醒感。他感到自己的口中被灌下了什么温热的东西,灼热的像岩浆一样要把他的血液烧到沸腾,浑身的温度突然上升,身体像个快爆炸的锅炉。他听到一些声音,像是在说话,但他却并没有办法真正理解他们在说什么。他感受到了周身的空气不断变化,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但他却无法分辨出那些目光到底代表了什么。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与混沌,像是回到了那个纯净到光线全都失踪的宇宙,但银色浅淡光芒却又磨人地在眼底若隐若现,遥远又虚幻。他努力地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模糊的光点,可它们却像夏夜结束前的萤火虫,消散在空气中。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眼睛,澄澈的灰蓝眸色将他淹没。

 

他伸出手,声嘶力竭地喊叫了一句什么,可周身只有下坠的可怕失重感,还有那双逐渐远离他的眼眸,此时正溢出着晶莹的碎钻。

 

他猜那是泪水。

 

2

 

Steve猛地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他几乎是窒息的,仿佛他沉睡太久已经忘记了如何呼吸。

 

在下一秒他便大口的开始狼狈地吸取氧气,同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圆柱形培养室般的玻璃罩中,手脚被束缚在看起来牢固并且是特殊设计过的金属镣铐里,所幸他平时的训练已经让他习惯密闭与受限的活动空间,Steve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不适,只不过这种环境给他极大的不安感——这更像是给一个危险生物的牢笼,而非给一个人类的居所。

 

他深呼吸了几次,平息自己刚刚苏醒的慌张,试图回忆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但是他的大脑就像年久失修的老器械,生锈的齿轮喀嚓地吃力旋转,Steve只能模模糊糊地想起一部分破碎的场景——宇宙航行,海王星,钻石海,还有一个美丽的未知生物和极寒的温度……但这足以大致拼凑出他为什么在这里了,即便他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他接触了外星生物,昏迷然后被带回了地球。至于为什么会昏迷,那个外星人又去哪里了,这一切他现在都没有能力得知。

 

Steve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长得像间病房却又像个实验室。密封无窗的空间无法判断昼夜,外面奇怪的仪器围绕着他,上面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监测数据和实时曲线图,他这才感觉到那金属镣铐里应该是有细针插入了他的血管。玻璃罩的隔音效果很好,并且他可以想象这又多结实。他听不到外面的任何杂音,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在玻璃罩中流窜着。

 

房间侧面的门突然间被猛力地推开了,门廊外刺眼的光线照射进室内。Steve没法听到声响,但根据那个幅度来看,那扇可怜的门定然是发出了一声巨响。一个穿着黑色皮大衣的男人冲了进来,随后还跟随着几名医护人员。男人皮肤黝黑,左眼带着眼罩,右眼的眼神锋利地看向玻璃罩中,与Steve对视了几秒,看起来警惕却又焦虑。他走到Steve身边的仪器前,按了几个按钮,然后站在了玻璃罩面前。

 

“姓名。”双手背在身后,他眼神冰冷地看着Steve,语气严厉,声音从玻璃罩内置的扬声器传出,。

 

“你说什么?”Steve皱起了眉,“这怎么回事?”

 

“你的姓名,回答我!”男人看起来有些焦虑和不耐烦,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Steve Rogers。”

 

“序列号。”

 

“KS192074。”

 

“上一次执行的任务。”

 

“未来号计划,人类探索海王星的第一步。”

 

男人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旁边的仪器前,又按了几个按钮,随后罩着Steve的厚重玻璃外壳被打开,细细的针尖随着手脚上镣铐的抬起而被抽离,在Steve的皮肤上渗出细小的血珠。后面的医护人员急忙推着轮椅上前来,将Steve缓缓从玻璃皿中扶出来。长期的昏迷让他肌肉僵硬得像块锈铁,失去了原本的功能,几乎是靠着别人的力量才勉强坐上轮椅。Steve皱着眉,困惑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对方叹了口气,还是先开口了。

 

“好久不见,Cap.虽然你昏迷的这两个月里,我天天都看得到你的脸。”

 

“我想寒暄还是等会儿吧,Fury部长。”Steve说,“一个昏迷的宇航员为什么被当成试验品一样被关押,刚刚你又为什么要问我这些问题,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了,Captain。”Fury摇了摇头,“我现在唯一告诉你的是,这与你带回来的那个外星人有关系。”

 

“你立了大功,同时也是搞了个大麻烦。”

 

 

2

 

Steve坐在轮椅上,看着对面穿着白色实验服的Banner从他身上拿开那些奇怪而繁琐的仪器,然后向他旁边的Fury慎重地点了点头。

 

“都是正常的,部长。”Banner说,“和实验病房的仪器检测数据一致。”

 

“但我们不得不这么谨慎。”Fury紧锁的眉头稍微松动了,“毕竟那来自外星的东西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出什么鬼事情,上次的事故是最大的警告。”

 

“事故?什么事故?”Steve转头看向Fury,对方不置可否地一耸肩,转头站在他背后的Natasha。红发的女人正倚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她无奈地摇摇头,“给我们一点空间,部长。我们来跟他解释。”

 

“如你所见,Cap,现在是全程目击者的陈述时间了。”Fury走向门边,“Natasha,我希望在Cap见到WinterSoldier之前能够做好所有心理准备。”

 

Steve沉默地看着Fury关上门,他已经放弃了一个一个问题地去问他们——谁是Winter Soldier,又要做什么心理准备。他的疑问太多,缺失的一大段记忆和两个月的时间令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疑惑堵在他的喉咙里,他甚至都不知道先问什么才比较对。并且,在知悉整件事之前,这些问题他可能都不会知道答案。

 

Natasha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Banner略显忧虑地坐在旁边不自觉地摆弄他的微型电脑。她把手肘搁在膝盖上,压下头保持和Steve平视的视线,沉声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身体很正常。脑子一片混乱。”

 

“OK.那你确实很正常了。”Natasha挑了下眉,将手里的咖啡纸杯搁在桌上,“整件事情你记得多少?”

 

“我看到了一个外星人,然后我碰到了他的手——我是说隔着防护服,之后我好像晕倒了。”Steve平静地回答道。

 

“那你相当于什么都不记得。不过谢天谢地,你没有完全失忆,我不需要为你补习你二十多年来的记忆。”Natasha坐直了身体,认真地看着他,“那么从现在开始,我要讲一个有些奇怪的故事了。有些细节解释起来很麻烦,我希望你不要现在问我。”

 

 

3

 

说这个故事奇怪应该是非常中肯的评价了。这个故事很长,但概括地说,是一个外星人对他实施了英雄救美的故事。

 

据Natasha所说,当时她和Banner在飞船上的外部空间定点系统全面失灵,从他的宇航服上的监视器传输回飞船的图像也无法看得出他到底在哪里,只知道他触碰了那个外星人之后昏迷了。无法确定他的位置,这样的情况下走出去找肯定是极其不明智的。当Natasha和Banner在抢修机器的时候,热感系统发出了警报。监视器上,一个通体覆着钻石晶体的人形生物抱着身穿厚重宇航服的男子,正站在航天器的门口,看起来很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的器械。

 

Natasha和Banner穿好防护服打开舱门时,那个外星人小心翼翼地将Steve搁在面前的地上,尽力不去触碰他们。但当他们抱起Steve离开的时候,他又看起来不肯走,倔强地跟在他们身后。最后Banner拿来了收集大型生物的隔离舱,他很乖顺地自己走了进去,跟着他们进了飞船,回了地球。

 

“很奇怪,是不是?”Natasha一摊手,“没有星际大战,没有逃亡,一只自投罗网的外星人,看起来也没有毁灭地球的打算。”

 

“为什么我会昏迷?”Steve问道。

 

“他身上有很多危险的秘密……我想外表皮那层钻石带毒、并且还无视我们的防护服算是其中一个。但喝下他的血液似乎可以解毒,甚至还可以将正常人的所有能力体魄都增强,起码在你身上体现出来至少增强了四倍。”

 

“我?”Steve皱起了眉头,“我喝了他的血液?”

 

“好吧,Banner本来不想冒这个险。是他在飞船上这样要求我们的。当然他不会说话,但他很聪明,做动作什么的我们可以基本知道对方想做什么。”Natasha看向一旁的Banner,一头卷发乱蓬蓬的博士点了点头,接过Natasha 的话说道,“当时情况很紧急,Nat觉得他没有恶意,甚至想救你,所以才这样做的。”

 

“他当时看起来像只发现主人倒地的焦急的小狗。”Natasha轻笑了一下,“他似乎知道自己血液有解毒的能力,割破自己的手腕,我们当时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放什么病毒出来。”

 

Steve动了动自己的手腕,握住轮椅的金属扶手稍微发力,却发现那看起来坚硬的扶手立刻就弯曲下去变了形,他尴尬地抬眼看了一下两人,又试图把这段扶手扳回原位。金属杆发出断裂的悲惨哀鸣,哐当一声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现在你已经试验过了,Steve。”Natasha站起身,“差不多这个故事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他现在在哪里?Fury说的事故是什么?”

 

“实验室。在你昏迷的两个月里,他们一直在对他进行研究,并且研制出了药物让他基本保持可接触的人类形态。他的攻击力强得惊人,他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Winter Soldier。至于事故……”Natasha理顺了自己的红发,看向Steve,眼神突然沉了下来。

 

“他杀了人。”

 

 

5

 

在听到那个外星生物杀了人的时候,Steve不得不说他是震惊的。那种感觉不关乎恐惧,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他心里的那只生物更像是只纯洁而不谙世事的小鹿,那双纯粹的眼睛带着懵懂好奇与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更何况这个外星人还救了他,虽然也是让他昏迷的罪魁祸首,但那并不是他故意的。Steve甚至无法想象他会伤害一只蚂蚁。

 

“你见到他之后就会明白为什么了。”Natasha冷着脸站在门口对他说。

 

是的,他想他明白了。

 

任何生物面对莫名其妙的恶意与伤害,逃跑、反抗都不过是生存的本能。所谓恶魔是另一个恶魔逼出来的。

 

他看见那只原本美丽到一尘不染的晶莹生物被关在隔离房中,体表覆盖的华丽钻石晶体全部褪去,呈现人类的模样,更准确的说,一个狼狈不堪、饱受折磨的人类模样。

 

他穿着宽松的实验服,被死死地绑在金属床上,头上架着环状的器械。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一片狼藉,有许多或深或浅的刀口伤痕,许多看上去还是新划的,正涌出着水蓝色的血液。


他看上去极其痛苦,棕色的发丝被汗水浸得湿透贴在额前,灰蓝色的澄澈双眼被逼得通红,放空地看着天花板。他突然皱紧了眉头,浑身的肌肉紧张得暴起,喉咙里似乎在发出声嘶力竭地尖叫与嘶吼。隔离房的隔音太好,从外面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可那刺入骨髓的尖刀般的吼叫声却仿佛直接刺进了Steve的心脏,令他的心仿佛被绞紧捏碎一般,他快要喘不过气。

 

Steve就站在隔离房的玻璃窗对面,里面那个与人类无异的生物正经受着无法想象却显而易见的痛苦,他身体猛力地抽搐,他在尖叫,而外面二十几名研究人员脸色漠然地观察记录着,仿佛他就是一只实验小白鼠,或者说是一串科学数据,没有痛觉,更没有感情。

 

Steve不知道那半分钟是怎么过去的,它漫长得像半个小时,像他第一场约会前的整个下午。但每一秒钟,那个外星人脸上的表情都让他感到感同身受的痛苦。可他知道他什么都不可以做,这是实验,是科学,而此时这个外星人只不过是科学院的实验资产,他不过是个宇航员,他没有那么大的权限干涉这些。

 

“第98次脑部读取失败。进行愈合实验与数据记录。”旁边的研究员声音如同无感情的机器人,冷漠地指示着。

 

“伤口愈合实验?”Steve转过头,看向Banner。

 

“他有很强大的自动愈合能力,他们想测试他的极限在哪里。”Banner皱着眉解释道,“每天的伤害等级逐步提高。真是一群魔鬼…….”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Steve没有听他所完。他看见一个研究员穿着防护服,手上拿着一把锐利的钢管刀向里面走去。被束缚在金属床上的外星人正偏过头去看着那把泛着冷光的武器,刚刚的痛苦使他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精力。他双眼无神地看着研究员拿着凶器向他一步步走过来,眼角突然渗出一颗晶莹的晶体,直直地坠向地面。

 

Steve突然想起了梦里的那张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冲出去,他的大脑还没思考,脚步已经停在了隔离室里。Steve一把扯过那个研究员持刀的手,用肘狠狠一击,脚下猛力提到膝盖弯,对方发出一声惨叫跪倒在地,金属利刃在地上发出撞击声。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做这种粗暴的事情。一路直升的优等生Steve从未想过自己会做出这样违背规则的事情,但他确实做了,并且毫无悔意。他跨过研究员趴在地上的身体,直直地向隔离室正中的那张铁床走去。

 

这个距离可以更清楚地看清那身上残忍的伤口,割伤、鞭痕、被捅穿的手臂,浅绿色的实验服上都沾着斑驳的蓝色血迹。愧疚将他淹没,Steve突然想,如果当初他不去碰他,不把他带回地球,他就不会这样了。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像潭泉水。那个外星人就那样躺在那里,偏着头安静地看着他,神色温柔而平静,像是感受到了安全。他突然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一颗颗碎钻石一般的晶体从眼角渗出,然后一颗接一颗地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像夏风吹过后一串风铃的轻响。

 

他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那样安静地哭着,却一句告状的话都说不出来。

 

Steve看着他,心脏像被掏出来被鞭挞一般。如果痛感可以实体化,他想他的心脏上一定会有像外星人身上一样狼狈的伤口。他对床上的外星人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转过身去,面对的是一群黑衣的安保黑洞洞的枪口。

 

“这样的实验是违规的,你们自己不清楚吗?”Steve冷静地站在原地,目光穿过面前密集的安保人员,看向背后的研究员们,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

 

“这个实验谁授权的?”他声音冰冷而有力,仿佛不是个被无数枪口对准的人。

 

整间实验室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如同雕塑一样僵在原地。

 

“我再问一遍,谁授权的?”他抬高声音,海蓝的眼睛如刀锋扫过全场,却发现没有一个研究员敢抬起头来迎接他的目光。

 

“是我。”

 

门口突然走进一个金棕发的中年人,他西装革履,脸上的皱纹很明显,神色淡然地走进来。他很和蔼地向Steve微笑了一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Captain。”

 

“Pierce局长。”Steve皱起了眉,警惕地朝他点了点头表示致意。

 

“虽然我很想庆祝一下你的苏醒,但一醒来就闹成这样,我想你需要给我解释一下。”Alexander Pierce微笑着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并没有示意让身后的安保放下枪支,Steve抿紧了唇,眉头锁得更深了。

 

“不,局长。我想是你需要先给我解释一下。或者不需要解释。”

 

“请您立刻停止这个违规的实验,释放他。”


————————————


评论(26)

热度(126)